当前位置:首页> 分析故事 >苍天泪洒 郭刚堂单骑摩托万里寻子
  • 苍天泪洒 郭刚堂单骑摩托万里寻子

  •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家寻宝贝

      

    姓    名:郭新振(郭振

    性    别:男

    出生日期:1995年4月4日

    失踪时身高:90cm

    失踪时间:1997年9月21日

    失踪人所在省:山东省

    失踪地点:山东省聊城市开发区李太屯

    失踪者特征描述:郭新振丢失时,身高约90厘米,穿带蓝边的黄色毛衣、蓝裤子、小球鞋。左脚脚面曾被烫伤,留有明显的疤痕。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孩子脚上的疤痕现在仍然会非常明显。

    苦命的孩子:

           你在他乡还好吗?你的养父母他们待你好吗?你周围的小朋友他们欺负你吗?你在他们家要乖要懂事,有什么委屈自己要多长个心眼,不要与小朋友闹矛盾。奶奶常教育爸爸吃亏是福。孩子,你不在爸妈身边,也要记住吃亏是福。
           都怪爸爸妈妈没有尽到监护好你的责任,让你两岁多的时候就与父母天各一方。
           爸爸妈妈没有能耐,找了你十几年还是没有找到你。爸爸是窝囊废。但是孩子,爸爸,妈妈和咱家所有亲戚朋友都不会放弃找你的。我坚信有一天,我们回团聚的。
           孩子,你现在已经14岁了。如果养父母让你上学的话,你现在应该读初中了。虽然爸妈寻你的信心与日俱增,但你也要积极地找家。你左脚的脚面与脚趾之间有烫伤,是开水烫的,如果你的养父母不给你做手术应该还有明显的疤痕。
           你还记得爸爸开拖拉机带你出去玩吗?你还记得“聊城新闻”,“东昌新闻”吗?你还记得百货大楼吗?你啊记得咱们在聊城市开发区太屯住吗?.......要是你能想起这些,一定要找回咱们家。

            但是孩子,不管你的养父母待你如何,你也不能忘记他们的养育之恩。就算咱们父子相认了,你也要尽你做儿子的孝道。毕竟人家养育了你。爸爸找你不图别的,就是想让我们忘记过去,不再受骨肉相思之苦,不再过心如刀绞,度日如年的日子。
           还子,你被拐后,你妈妈有给你生了两个弟弟,你别怨爸妈。没办法,你姥姥就得知你被拐后一病不起,在临终的时候嘱咐你妈一定要把你找回来,一定要多生两个孩子。为了等你,好好地活下去。

           孩子,你回来吧,给家里报个平安,告诉爸妈你没事,你过的挺好的。                                                             山东聊城 郭振爸爸                                                                2009年6月10日

        博主后记:12年前,刚刚两岁的郭振在老家山东聊城被人贩子拐走,从此这个不幸家庭的每个成员日日以泪洗面,郭振的爸爸更是常年奔走于全国各地寻找爱子。上面的文字是他于2009年6月10日写给宝贝儿子郭振和人贩子的两封信。人海茫茫,天各一方。这两封不知道该寄往何处的信笺,希望能唤起人贩子和收买儿童者的良知,期待我们的郭振早日回家!

         在写完这两封信之后,郭振爸爸骑着摩托上路,开始他的又一次寻子之路。转自http://beijing-lawyers.blog.sohu.com/119002679.html)

    其他资料

         郭刚堂经常带儿子去公园,所以郭新振应该知道“公园”,以及“西板桥广场”。除此之外,“百货大楼”、“武松打虎”、“东昌新闻”、“聊城新闻”……应该在郭新振脑海中留有记忆。孩子应记的家里有拖拉机爸爸拉沙子,记的百货大楼西侧武松打虎,还知道有五哥,还记的家中父母的名字。 1997年9月21日,下午6时,郭振(又名郭新振,小名小六)在家门口玩耍时被拐骗,该拐骗犯为一女姓,20多岁,身高1.65左右,眼较大,眉较浓,耳垂上穿过孔,未带耳坠。

     陌生女人 拐走我儿
        1997年9月21日上午,李太屯村来了一个陌生女子(姓名不详,以下姑且称之为小A)。
        小A年龄不大,20多岁的样子,身高约1.65米,扎独辫,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眉毛较浓,耳垂有孔,但未戴耳坠。
        还有一个细节是,小A穿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说普通话。
        上述情况是在郭新振失踪后,综合十几名目击者的讲述获得的信息。
        那么,小A究竟是什么人?
        这要从一名叫李相花(化名)的妇女说起。她原籍江苏,后嫁到高唐,当时租住在李太屯,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
        1997年9月21日早晨,李相花和小A在聊城城区的一个早市上相遇,遂把她带到家中。
        两人究竟是怎么认识的,不得而知。不过据郭刚堂说,李相花的精神有些异于常人。
        小A来到李太屯村的当天,便带领李相花的女儿频繁接触本村两三岁的男童。
        18时许,她们来到郭刚堂家附近。
        此时,郭新振正在家门口玩,。
        小A凑上前去,用手绢给郭新振擦了一把脸。随后,李相花的女儿、郭新振跟随小A向村西头东环路(现在的光岳路)走去。
        这一幕被一名四岁的小女孩看到了,她当时正在和郭新振玩。

        两岁孩子 这些记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儿子踪影,郭刚堂慌了。
        于是,他立即跑到村支部,通过高音喇叭发布寻子信息。
        邻居们开始向他家聚拢,同时也带来了他最为担心的消息——儿子郭新振被一个20多岁的女子带走了,这个女子就是小A。
        据目击者讲,小A带着两个孩子走到东环路与东昌路交叉口(现开发区转盘南),把李相花的女儿撵回去,只带着郭新振走了……
        那么,两岁半的郭新振对家庭会有哪些记忆呢?
        当时郭刚堂跑运输,所以当有人问郭新振:“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他会回答:“我爸爸开拖拉机拉沙子。”
        另外,郭刚堂经常带儿子去公园,所以郭新振应该知道“公园”,以及“西板桥广场”。
        除此之外,“百货大楼”、“武松打虎”、“东昌新闻”、“聊城新闻”……应该在郭新振脑海中留有记忆。

        郭刚堂还介绍说,郭新振丢失时,身高约90厘米,穿带蓝边的黄色毛衣、蓝裤子、小球鞋。
        一个最为关键的印记是,郭新振左脚脚面曾被烫伤,留有明显的疤痕。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孩子脚上的疤痕现在仍然会非常明显。

        寻子脚步 踏遍全国
        看到家里的邻居越聚越多,郭刚堂突然跪地哭求众人:“我的孩子丢了,求求大伙帮我找找他吧!”
        与此同时,他们报了警。当晚,李太屯村组织几百人赶赴聊城及周边地区的车站、路口围堵人贩子,展开撒网式堵截。
        根据目击者的供述,警方立即控制了李相花,并在她家搜出小A留下的一些物品——一本《袖珍中国交通图册》,一件浅粉色高领薄毛衣,还有唇膏、脂粉盒、口琴、玩具汽车、糖块等。毛衣上还有一些头发。
        后来,郭刚堂将上述物品从公安部门拿回家,至今还保留着。
        十余天过去了,几百人走遍了聊城及周边地市,如泰安、莱芜、济宁、德州、淄博、青岛、济南、邯郸、邢台……一无所获。

        但郭刚堂一直坚信,儿子一定能够找回来。于是,只要听到一点线索,他就立刻组织人赶过去。
        一个月后,他瘦了45斤;两个月后,他的头发花白了;当时他还不到30岁。
        1998年的一天,他悄悄收拾行李,准备再次外出。这一次,他暗暗下定决定,如果找不回来儿子,他也不回家了。
        为了能让他稳定下来,亲友把他安排到聊城城区一家大型企业工作,但仍然没有阻止他寻子的步伐,“挣点钱就请假出去找”。
        2000年,郭刚堂离岗,但他仍然重复以往的生活——挣钱、寻子。
        12年过去了,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中国。为此花去的费
    超过了20万。他亲眼看到的女性人贩子有200多个,可惜没有小A。
        骗子骚扰 险遭殴打
        寻子路上充满了艰辛,还有可恨的骗子。
        在儿子丢失一个月后,郭刚堂就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我知道你儿子的下落,他被莘县张寨乡街上一个叫张继成的人收养了。”
        当晚,郭刚堂带领亲友赶赴张寨乡,发现确实有张继成这个人,可是已经去世三年。
        第二天,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棉纺厂附近的一户人家,但他提出条件,要想知道确切地址,需要拿4000元线索费。郭刚堂自然满口答应。
        随后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县石佛镇。这一次,与郭刚堂同行的是聊城警察,骗子虽被抓获,但郭刚堂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
    来。
        为找儿子,他屡次遇险。
        1998年春天,他听说临沂市沂水卷烟厂附近有一户人家抱养了一个小男孩。
        一般情况下,郭刚堂只要听到有人买卖、抱养孩子,或某地破获拐卖儿童案件,他都要立即去打探消息。
        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匆匆赶到沂水。在路上,他遇到一个男子,遂上前打探消息。
        不巧的是,这名男子正是抱养孩子的男主人的哥哥,他故意指给郭刚堂错误的方向。
        事情并没有结束,就在郭刚堂在一个小餐馆吃饭的时候,包括这名男子在内的一帮人带着武器向他扑来。
        见势不妙,郭刚堂撒腿就跑。足足跑了五六公里,鞋子都跑掉了,才摆脱了险境。

        危险,郭刚堂不怕。两个月后,他再次去了沂水,结果证实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儿子。
        携子寻子 坚定希望
        12年过去了,在寻子路上,郭刚堂结识了很多与他同病相怜的人。
        目前,他们搜集彼此的资料,如果听说哪里有拐卖孩子的信息,首先由距离最近的那个人去打探消息,然后再通知情况相似的人去寻找。
        “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大家联合起来,不仅能掌握更多的信息,还能节省一部分费用。”郭刚堂说。
        2008年春天,他还加入了“宝贝回家寻子网”,这是一个公益网站,热情的志愿者让他找到了家一样的感觉。
        不仅如此,郭刚堂还把自己的二儿子带上了寻亲路。
        “儿子丢了之后,第二年年底我们又生了一个儿子。”郭刚堂说,二儿子四岁半的时候,就开始跟他踏上了寻亲路,他们第一站去的是天
    津塘沽。
        郭刚堂说:“如果不是老大郭新振丢了,我们就不会要老二,所以即使我这辈子找不回儿子,也要把这种寻亲的意念潜移默化地传给老二,让他把哥哥找回来。”
        现在,郭刚堂的二儿子已经读小学五年级了,课余他会经常上网浏览网页,搜寻哥哥的信息。
        而郭刚堂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费用寻子,开始给一家工艺葫芦厂家推销产品,“我寻子的脚步走到哪儿,就把产品卖到哪儿,这样才能维持我的正常花费”。
        郭刚堂坦言,截至目前他仍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他永不言弃。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资料。

    我们在这等您

    您可加接待群QQ:1840533加入志愿者行列,或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宝贝回家志愿者为寻亲者提供免费服务,重点帮助16岁以下失踪儿童


    --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