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分析故事 >日子和碎语
  • 日子和碎语



  •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声不响,就像屋顶洇出的水,不知不觉,等到抬头注意到时,已经扩成了一大片,难以挽回。

    忽然之间,又蹿进了这样的冬天里,寒风与凉意交织在一起,钻来钻去,牢记和遗忘也并肩而行。看着太阳每天升起,落下,张着大大咧咧的嘴,偶尔洒几滴泪,吐几口云霞,也是漫不经心,随性而发的模样。影子和光逃来躲去,追追赶赶,一年,就这样过去。该来的日子,又这样到来。

    我听得到树叶的声响,感觉得到寒风和凉意,每天早起出门,晚课归宿,总是要紧紧衣衫,抖一抖,一步一步踩在石板上,看着脚步声被风声吃掉。但是我看不到日子的脚印,在朔望交替方面,我总是一个善于遗忘的人,每每都是经人提醒,才能猛然翻醒,却也懒于期待。毕竟不是一种主动的长久盼望,只是忽然飘下来了,迫到了眼前,才匆匆接着,没有精心的梳洗打扮,便也不盼着从轿子里出来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反而宁愿安安静静的,最好鞭炮不要,高头大马不要,敲锣打鼓都不要。自己一个人踱进小巷子里,等着朝阳从瓦檐跃到苔藓上,泛一阵新光,然后就拐到山墙后,细长的夕照在路上铺一层,静悄悄落下去,把这一天度过就好。可是不能。不过这种不能,却是一种十足的幸运。

    昨天傍晚,便已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奔波再远,离家再久,毕竟有人记着。即便他们忘了,手机还是会按照设置准时唱起生日歌,提醒他们,有个儿子,有个弟弟,是在二十多年前的明天出生的。于是,平平淡淡,却又从未缺席的祝福,就如约而至。我一向觉得平淡的长久才是最深刻的真诚,但却往往在平淡长久之中忘记该如何用激动来表现自己的情感,于是也就以平实回应,没有什么声泪泣下的感激和感动,就笑一笑,心里暖一暖,就足够。溪涧相击,其声虽远而水浅;大江入海,其声虽默而水深。盖同此理。

    DNZVV和奇婶儿的也不缺席。对于DNZ,我是无话可说的,本就是烂熟的东坡肉,味已入到极深,颜色也恰到好处。酒到极醇,直饮便好。往后都在北京,虽然可能还是需要几小时车程,但总好过几千公里。两个人往后还是要勾搭下去的,日子还长,慢慢计较。VV呢,说起来,我是对不住你的,一个组母,你盼了四年也没能如愿,实在不是我不努力,奈何天意不作美。不过我也习惯了,日子,一个人过是过,两个人过是过,有你们念着过也是过,总不会耽搁了地球的行程的。你也要一头扎进社会的漩涡中了,未来的路还长。我记得高中给你摘抄过一句话,意思是“人生路很长,大家也都很忙,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但看起来,你和WH是要打破这个道理了。不管往后如何,你还是要相信自己,随心从事,但也勿忘相亲,总有人挂着你。我这个老组长呢,就如今早所言,于人声寂静处,于纷乱嘈杂处,都有。奇婶儿这么有心,为表答谢,以后不叫你大婶儿了改叫小婶儿。你没有叫我失望,祝你脱单,你就脱了,那么此处祝你考研顺利,你不实现也不成。婶儿虽然看起来小,但本事高得很,心里也有主意得很。就像一个梳着辫子倔强的小姑娘,是偏要逃过午睡,走出门去闯世界的。自然,小婶儿心里也生着许多烦恼,像一个个小苍蝇,嗡嗡嗡,使人厌烦,但夏天总要过去,这些小烦恼总会消失。况且有你LDN相伴。压力总会过去,快乐终究要来。

    LW你的也到了。下午收到取快递的通知便猜到是你。你打破记录了,我觉得我已经够啰嗦,但面对着你这7页纸,我还是惭愧得紧,也有压力,下次若给你写,怕是没有10页打不住。当然,丝毫没有嫌你啰嗦的意思。在繁复的学习中,能写出这么多,很感动。能想见你的境遇。,带着一丝兴奋和期待却又不敢多想。好在就要过去了。你的比喻也没什么不合适。我们都在坚持。坚持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在这四周压来的世界中寻找一个出口。不是在挣扎,也不是在战斗,就是在生活,一天又一天,靠吃饭维持着饱腹和健康;靠学习带来充实和希望。饭吃得再好也难免生病,但总会康复并继续生活下去。学习再努力也可能碰到难题,但总会过去并翻开新的篇章。人在不同的境遇下的想法是不同的,并且想法本身也大多不是一成不变的。换句话说,人都处在犹豫之中。所以,不以一事定形,不以一言定人,不以一时定心。在这不定之中,找到值得确定的,乐,莫大于此。

    还有许多祝福的人。WZL,也算是老友,很感激你还记着。我这个人不太记这些日子,所以也常常将别人的生日抛诸脑后,却也不是冷漠。只是心力有限。做不了太阳,普照众人,只是个小火炉而已,靠的近的,便觉着暖意,离得远的,就难以顾及。但绝不是这小火炉自己长了腿,专意抛开,要躲谁躲地远远的。我很感激。世间众生芸芸,天南海北,能被人记着,是极大的幸运。

    至于我自己,没有扫尽喷子荡清耳目的志向,却也绝无参禅打坐皈依佛门的意图。90后的斗士里没有我这一号人,90后的出家人里,也是觅不到我的影子的。近来看到一句话说“别院属美人,穷途属名士”,我自知难成名士,所以不至“穷途”就善莫大焉。又有一句话是“欲长生只在呼吸求之,欲长乐只在和平求之”,日子过去便让它过去,我不求长生,但求长乐,所以“忧时不纵酒,怒时不作札”,平骄矜而去懦怯,存长志而留生气,胸藏丘壑,兴寄烟霞,平和度日,就很知足。

    最后,还是要谢过心中念我的诸位,大家爱说万事胜意,我便爱心反弹,也希望大家万事胜意,并愿有真率而长相知。

    谨以此文,生日小慨并回寄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