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分析故事 >峰哥故事:一杯敬过往,一杯敬兄弟——《传奇再现》番外
  • 峰哥故事:一杯敬过往,一杯敬兄弟——《传奇再现》番外

  •             (伪戒)

    千禧年左右,是张世峰刚来石家庄的第三个年头,这一年他虚岁二十六岁。

      初春,石家庄某花钱就能上职高内,张世峰站在校长室里,正极力哀求道:“大哥,大哥,你消消气,咱先别报警,你家孩子的医药费,我全包了……!”

    “去你妈的,我缺你这点钱吗?我家孩子那么老实,平时都不怎么说话,你弟弟就因为一个小姑娘,上来就给我儿子三刀,差点没扎小睾.丸上!”一个肥胖中年,腋下夹着皮包指着张世峰就骂:“这要给我儿子扎废了我家他妈的还能有后吗?你别JB在这儿跟我墨迹了,我肯定报案你弟弟不够16周岁了吗?艹你妈的,我就拘他!”

    “大哥,大哥,你听我说,我弟弟岁数小,不懂事儿……!”

    “都多大了,还他妈不懂事儿?你家没大人啊都死绝了啊教是吗?行,那就让他上看守所里好好学学规矩!”  

    “……!”张世峰咬牙听着对的话,强忍着怒气,继续解释道:“大哥,我父母没的早,一直就是我带着我弟弟生活,平时我也挺忙,没工夫管他……你可怜可怜我们……别报案了,这孩子这么小,进去就废了!”

    “废了也JB是活该,就这B孩子,在社会上也早晚得让人打死!”肥胖中年指着门口的小忠骂道:“艹你妈的,你瞅啥啊?就你这个B样的活该没爹没妈……!”

    “啪!”

      小忠看着肥胖中年,一咬牙直接就弹开了一指多长的卡簧刀,二话不说上去就要捅。

    “哎哎,哎……!”校长吓的扑棱一声坐起。

    “你他妈消停点!”张世峰伸手直接搂住了弟弟。

    “你骂我爸妈一个?!”张世忠已经要失去了理智。

    “哎,你个小B崽子,你还拿刀?!”肥胖中年抄起凳子就要打,而小忠拿刀就要捅他。

    “啪!”

      张世峰慌乱之下,直接用手就攥住了小忠的大卡簧的刀刃,鲜血顺着掌心就流了下来。

    “行行,小周,小周,你冷静冷静!”校长拦住了肥胖中年。

    “你嘚瑟,我他妈不管你了!”张世峰冲着小忠低吼道。

    “不怨我!那姑娘跟我处对象,他儿子找人打我三天,我都没还手,然后他又骂咱爸咱妈……我一下没忍住才捅的……!”【本文由伪戒微信公众号wjgzs517独家首发】小忠哭着冲世峰喊道。

      张世峰看着委屈的弟弟,上去就是两脚,直接抢下他的大卡簧,指着他喊道:“你捅人了,你就有错!”

      小忠裤子上泛着脚印,咬着牙,一声不吭。

    “刷!”

      张世峰猛然回头,右手攥着带血的刀,瞪着眼珠子看着肥胖中年:“我就这一个亲人,就这一个弟弟!大哥,你放我们哥俩一马,行吗?”

    “你他妈的……!”肥胖中年张嘴就要骂人。

    “踏踏!”

      张世峰猛然上前两步,左手架住肥胖中年的胳膊,右手紧紧的攥着刀说了一句:“大哥!你可怜可怜我们,我弟弟要出事儿,我也不活了!”

      肥胖中年看着张世峰瞪的溜圆的眼睛,忍不住退后半步,躲开了那闪亮的刀尖。

    ……

      当天晚上,某台球厅内,张世峰叫来了当时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叫财子,一个叫李大伟,俩人岁数都跟世峰差不多。

    “咣当!”

      财子伸手推上房门,主动问了一句:“小峰,咱弟弟的事儿,怎么说了?”

    “被捅的那个小孩家里有点关系在市里防暴队……!”张世峰长叹一声回应道:“人家说了,私了可以,但管我要二十万!”

    “净JB扯淡,就一轻伤,凭啥要二十万啊?”财子顿时破口大骂:“二十万都能干个好点的饭店了,这不明摆着黑你吗?”

    “小忠够16了,你不赔钱,就肯定得进去人家有关系,真给小忠扔个严管监,收拾个一年半载的,那我弟弟不完了吗?更何况,小忠这么小,进去了就有案底了,这学上不了,以后咋整啊?能干啥啊?”张世峰满面愁容。

    “我还有一万多块钱,你要用,就全拿去!”李大伟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

    “一万多够干啥的啊?”财子略显无语:“人家要二十万呢唉,要我说啊,咱们这些人就这个命了,二十万呐真不是小数!轻伤最多也就三年,蹲了就当提早锻炼了!

    “你别BB些没用的,世峰上火呢!”李大伟骂了一句。

      张世峰沉默着,没有吭声。

    “……小峰,你要真想凑钱,咱俩这个台球厅你就兑出去,钱全给你,我怎么都行!”财子也表了态。

    “这个店兑出去,也就能兑个不到两万!剩下的钱,我是真没地儿整去!”张世峰咬牙喝了一大口白酒。

    “我倒是有个活儿能挣个十五万!”财子沉吟半晌后,突然说了一句。

    “啥活儿?!”张世峰立马问道。

    “廊坊一个老板,要办个人,前段时间找我了,但我没干!”财子小声说道:“老板要对方两条腿!”

    “要办的是什么人?!”张世峰了一下后,咽了口唾沫又问。

    “也是一个大哥,开洗浴中心的,很有款,也有关系所以我没敢接这活儿!”财子抿着白酒,轻声说道。

      张世峰低头沉默着,一个劲儿的抽烟。

    “这活儿不能干,万一出事儿了咋整?”李大伟毫不犹豫的劝说道:“人家能开洗浴中心,身边肯定不缺兄弟!再说了,你就是真给他干了,人家这边有关系,肯定也得玩命抓你!”

      张世峰依旧眯着眼睛抽烟。

    “小峰,别干了……咱们找找亲戚凑凑!”李大伟继续劝说道。

    “我还哪儿有能给钱的亲戚!”张世峰眼圈通红的反问了一句。

      李大伟沉默。

    “你要想干,我陪你去,完事儿之后钱你先拿着用,以后有了再给我!”财子一边剥着盐水花生,一边冲世峰说了一句。

    “……别去了!”李大伟又劝了一句。

    “干,我干!”张世峰咬着牙回了一句:“干了,我拿我家房子抬点钱,就够了!

    “我跟你去!”财子表态。

    “你俩是不是疯了,别去了,真容易出事儿!”李大伟有点急的劝说道。

    “你JB要害怕,就别去了,我和小峰一样干!”财子皱眉骂道:“你瞅你那个怂样,小峰要不是有难了,我们能干这事儿吗?咱们都是一块玩到大的兄弟,你不帮忙,还净JB拆台!艹!”

    “你别去了,我俩去吧!”张世峰也冲李大伟劝了一句。

    “你们真要去啊?”

    “不去你给拿钱呐?”

    “……那……那我也去!”李大伟脸色憋的通红,咬牙说道:“咱们仨一块!”

    “算了吧我俩能行!

    “……我没有剁人腿儿的胆儿,还没有给你们望风的胆儿啊?!”李大伟闷了口酒,咬牙再次说道:“平时我整废品,你们哥俩没少帮我……尤其世峰,去年帮我收货……还被关进去了三个月。咱哥们都不容易,互相拉扯吧!”

    “谢了,大伟!”张世峰心里很暖和,因为他知道就李大伟这个性格,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亲人之外,也就财子和自己,能让他拿刀出去砍人去这次事儿他能跟着,是因为他真的拿自己当最好的朋友,发自内心的想帮帮自己。

    ……

      一天后,某洗浴中心门口,一个将近五十的中年,领着两个朋友刚走到凌志轿车前面,张世峰就和财子,拎了一把开山刀,拿了一把沙喷子冲了过去。

      双方碰面之后,张世峰几乎是闭着眼睛就冲中年的膝盖了一刀,而财子则是拿着沙喷子有点犹豫了因为这个枪虽然等同于他祖传的,不过他却一回都没开过,以前虽然也在社会上混混当当的,但却根本没达到敢上街拿枪崩人的程度,所以握着枪的手,在真见到人之后,就抖了起来,墨迹了半天也没开枪。

    “艹你妈的,来人,来人啊!”中年挨了张世峰两刀,掉头就往屋里跑。

      不到五秒,洗浴中心里面冲出来不下二十人,因为不巧的是,张世峰他们今天要办的这个老板过生日,他是出门送人的时候,才被干的!

      为了点救命的钱,张世峰非常寸的碰上了,江湖人聚会!

      将近二十人冲出来后,全部拿着板凳,灭火器,还有酒瓶子等物品,几乎一回合就将张世峰干倒而财子端着枪还没等反应过来,脑袋上就挨了一酒瓶子。

    “干!往死给我干”老板捂着双腿,坐在台阶上歇斯底里的喊着。

      不远处,正在望风,看摩托的李大伟,此刻攥着手里的刀,胳膊抖的跟触电了一样,双眼死死盯着浴池门口,亲眼看着张世峰和财子身体下方的血圈越来越大。

      沉默了不到五秒!

    “我艹你妈,别打我兄弟!艹你妈……!”李大伟拎着刀,闭着眼睛就冲了上去,在人群中一顿乱砍,虽然毫无目标,但周围的人在摸不清他套路的情况下,就本能的散开了。

    “亢!”

      财子满身是血的跪起来之后,在脑袋还嗡嗡直响的情况下开了第一枪,而这纯粹是他的本能,是被打急眼了,才扣动的扳机!

    “去你妈的!”张世峰慌乱之下,伸手扯住了一个人之后,,因为他的开山刀,早都不知道被打到哪儿去了。

    “噗嗤!”

    “噗嗤!”

    “……!”

      张世峰在脑袋完全被打懵的情况下,骑上左侧这人,低头就捅了三刀。

      人群瞬间寂静了下来!

      张世峰在捅完三刀之后,擦了擦眼睛上的血才发现,自己身下这人浑身抽搐,胸前红了一大片,口中喷着白沫子和血渍……

    “咕咚!”财子一看这个情况,伸手就拉了一下张世峰:“走……走……走了!”

    “艹你妈的,抓住他们!”

    “小崽子!”

    “小海!”老板扑棱一下窜起,直接就扑向了倒在地上的青年:“小海!!”

      张世峰被拉起来了之后,耳边听见的全是叫骂声。

    “走啊,别他妈着啊,走啊……!”财子再次喊了两声。

      张世峰闻声回过神来,转身就和李大伟一块奔着摩托跑去,而财子则是胡乱的又开了两枪,打散了对伙人群之后,迈步跟了上去。

    ……

      半小时后,台球厅内。

    “……我他妈就说别干,别干……这下好了……整死人了……我们全完了!”李大伟吓的哭了。

    “别喊了!事儿都出了,你嚎有什么用!”财子烦躁的骂道。

      张世峰坐在沙发上,沾血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着。

    “咱们得跑,必须得跑!”财子抽着烟说道。

    “我……我跑了……我弟弟怎么办?”张世峰目光依旧有些发愣的回应道,因为他之前从未摊上过这种事儿,这种人命官司。

    “先放大伟表弟儿,先放儿,咱们得走,出去躲一段!”财子咬牙说道:“那个人肯定被你扎死了,我亲眼看见,你往他胸口怼了三刀!”

    “往哪儿跑啊……去哪儿啊……你们啊,就不我的!”李大伟依旧在哭着。

    “你憋回去!!”财子焦躁的吼着。

      当天晚上,财子亲自找给他们活的那个老板拿了钱,随后又找了个熟人,以低价把台球厅兑了出去,签了协议。第二天三人凑吧凑吧,一共整了十八万多,才把小忠的赔偿交了,最后三人兜里仅剩不到一千元,坐上了南下的火车,而小忠则是交给了李大伟的表弟照顾。

    ……

      在南方跑路的这段时间,三个人干过服务员,在火车站扛过包,过的非常艰难而财子和张世峰适应的都很快,但唯独李大伟还没有从案子里走出来,晚上三个人坐在一块喝酒,他十回有九回得哭,说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得一直当黑户过日子,一旦被抓住,肯定得被判死。

      原本,张世峰和财子想着,先在南方稳定下来,然后找个机会把小忠接过来,就准备在这儿安家了,生活几年。但没想到三人跑了不到五个月的时候,南方这个城市,正好上了02年世界杯前后严打,警方在调查暂住证的时候,李大伟以为他们是过来抓自己的,所以二话没说从窗户跳出去就跑而他这一跑,警察彻底就惊了,张世峰和财子被逼无奈,反锁了出租房的防盗门,也从窗户跳下来了,并且张世峰跑的时候是拎着枪的,被警察看见了。

      跳到了胡同内之后,财子高声喊了一句:“分……分开跑……跑出去,给大伟表弟打传呼!”

      话音落,二人就在胡同内分开了而张世峰还没等跑十步远,就看见了李大伟蹲在一个灯箱后面,浑身颤抖的冲自己问道:“能……还能跑出去吗?我看见有三台警车都在这边查!”

    “查暂住证的你跑什么啊?!”张世峰低声训斥了一句。

    “我……我以为他是抓我们的……!”

    “抓你的还会分散查吗?!”张世峰咬牙拽起李大伟:“你在这儿蹲着干啥,跑啊!”

    “我腿没劲儿!”

    “……艹!”张世峰无语的架起李大伟,迈步就要往胡同外钻。

    “站住,别动,警察!”

    “把枪放下!”

    “双手举起来!”

      一阵呼喊声,在胡同口泛起,张世峰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选择投降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进去了,被判死了,那小忠也完了,所以他一咬牙,抬脚就奔着胡同拐角处跑。

    “世峰……别跑……!”

    “亢,亢亢!”

      李大伟刚要说话,警察就已经鸣枪示警,但见二人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后,抬手两枪就打了过来。

    “咕咚!”

      李大伟身体一沉,踉跄着就冲进了胡同。

    “跑啊!”

    “我……我中枪了……世峰我中枪了……他们开枪了,我们……怎么办……!”李大伟捂着腿儿,浑身打颤的不停的叨咕着。

    “忍着点!”

    “我真……害怕……咱们自首吧……我真……!”

      张世峰看着李大伟,盯着他的表情,听着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突然说了一句:躲在拐角,我把他们引开,你听到枪声就跑!

    “世峰你别开枪警察!

    “听我的,行吗?!”张世峰低吼了一句:“别墨迹了!”

    “……好……好,我躲起来!”

    “你把这个拿着!”张世峰说话间就把沙喷子递给了李大伟。

    “你拿啥?”

    “我还有一把,小财买的!你躲起来,快点!”张世峰催促了一句:“躲在垃圾箱后面,听到枪声再出来!”

    “好,好,世峰……我真害怕……你别怨我……!”

    “……!”张世峰听到这话后,眼圈莫名泛红,但还是咬牙推了他一把:“快过去!”

      话音落,李大伟哆哆嗦嗦的蹲在垃圾箱后面,亲眼看见张世峰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将近一分半钟过后,胡同内。

    “小心点,他们手里有枪,我看见了!”

    “慢点搜,他们肯定对这儿地形不熟悉,那边有两条死胡同!”

    “踏踏!”

      警察一边交谈,一边步伐缓慢的就持枪进入了胡同深处而李大伟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头皮都麻了起来,心里也早都忘了自己这儿有枪,他现在就想着,如果警察看见自己,那他就投降了。

    “那边,你去那边看看!”

    “好!”

      几个警察进了胡同之后,看见有两个口,就要分开搜索。

    “亢,亢亢!”

      就在这时,警察要过去的那个胡同口内,突然有人打了三枪。

    “那边有人,有人!”

    “呼啦啦!”

      几个警察二话没说,迈步就要往胡同口跑。

    “跑,跑啊!”

      一声熟悉的喊声传来,李大伟脑袋一震,突然想起了张世峰跟他说的那句:“听见枪声就跑!”

    “刷!”

      李大伟看见警察都往胡同那边去了之后,就咬牙奔着警察来的方向跑去,但刚跑没两步,其他听到枪声的警察,正好堵在了李大伟面前。

      李大伟看见警察之后,当场懵了。

    “小心,他有枪!”

    “刚才开枪了!”

      新赶来的这批警察,在突然看见李大伟拿枪跑出来,并且也听到了刚才的枪声后,本能的就都抬起了胳膊。【本文由伪戒微信公众号wjgzs517独家首发】

    “我……我……!”李大伟了一下后,满脸惊惧的就抬起了手他想投降,但却早都忘了自己手里是拿着枪的,而且这个动作在警察眼里也是另一个意思。

    “亢亢亢!”

      三声枪响泛起,李大伟噗咚一声跪倒在地,脑袋僵硬的看了一眼自己身前的三个枪眼,口中一边淌血,一边呢喃道:“我……我……我都说了……不能干……干这个事儿……不能干……死了吧……!”

    “噗咚!”

      话音落,李大伟仰面倒在了地上,几个开枪的警察,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

    ……

      当天晚上。

      张世峰跑掉之后,给李大伟的表弟打了个传呼,原本想着约财子见面,但却没想到李大伟的表弟却跟张世峰说道:“……财子没给我打传呼啊,但我昨天听说一个事儿!”

    “听说什么?”

    “我听一朋友跟我说,你们捅的那个小子,昨天在路漫漫KTV喝酒!”

    “别扯淡,那个都他妈死了,你是不是又抽大了!”张世峰骂了一句。

    “死个JB啊!那个人有癫痫,一剧烈运动就犯病!你们捅的天,他喝酒了,犯病了!你那几刀确实扎上了,但捅的是脾,根本没啥事儿!他也不是吐血了,而是一抽风给舌头咬破了……你看着像死了,其实没多大事儿。”表弟话语简洁的解释道:“我刚开始也为是死了,但我昨天过去一看,人家活蹦乱跳的在儿喝酒呢!他家有钱,给整北J治的病,前天刚回来!”

      张世峰听完这话,整个人宛若行尸走肉的站在磁卡电话厅内,完全懵了。

    “人没死,事儿就好办多了,最多一个重伤呗!我思,你们仨先回来吧,老这么跑着也不是回事儿啊!”表弟劝了一句后又问:“我大哥呢他跟你在一块呢吗?

      张世峰闻声噗咚一声跪地,脑袋顶在电话庭内哭的鼻涕眼泪横流。

    ……

      一月后,张世峰和财子自首。

      财子进了看守所之后,主动揽了绝大部分的事儿,声称活是他找的,作案工具也是他提供的,而世峰和李大伟只是从犯。

    6年之后。

      坐了两年半牢的张世峰,由于提前出狱,并且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个贵人,所以已经在事业上有了起色但他在出狱之后想见财子无数次,都对方在里面拒绝了。

      还是一个初春的季节,财子蹲了六年之后出狱,回到家在亲戚的帮助下,又把从前的那个台球厅盘了下来,而张世峰则是通过朋友,才找到了他。

      六年过去,台球厅没怎么变样,但曾经的三兄弟则是少了一人。

      当天晚上,财子用兜里仅剩的三百块钱,请张世峰吃了一顿火锅,二人在喝一斤半的白酒之后,才袒露了心声。

    “……为啥在里面不见我?”张世峰脸色红润的问道。

    “呵呵!”财子咧嘴一笑。

    “行,你不说就算了!”张世峰点了点头,伸手从皮包里拿出一张二十万的存折摆在桌上,咬牙说了一句:“当初要没有你,我小弟就完了你刚出来,需要钱,所以这个你拿着!财子,咱们是过命的交情,我的,就是你的!台球厅别干了,来我公司,咱哥俩一块干点事儿!

      财子拿起存折扫了一眼,笑着说了一句:“世峰啊,警察检查暂住证那天,我害怕了,也着急了,钻进胡同里啊,也不知怎么的,绕来绕去,就跑到了你前面!”

      张世峰听到这话,当场脸色煞白。

    “你给大伟枪,我看见了你开枪往警察那边打,我看见了大伟傻了吧唧的冲出去,被警察打死,我也看见了!”财子嘴唇颤抖,眯着眼睛,流着眼泪继续说道:“他死的时候……我又看见了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血,满地的血!”

      张世峰眼珠子通红,嘴唇抿着,一声不吭。

    “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做。咱们哥几个,都以为被捅的那个死了,所以你害怕被抓,你怕被判死!”财子咬着牙,看着存折补充道:“我也知道,你的害怕不是为自己,因为你没了,小忠也完了……没人管了唉,这些我都知道,所以进去之后,我就把事儿扛了!

      张世峰举着瓶子,闭着眼睛,流着泪,闷了半瓶白酒。

    “……世峰,我要没看到,你怎么说,我怎么信!但该死不死的是,我看见了……我他妈忘不了啊……你明白吗?!”财子抬头看向张世峰:“这顿酒喝完,我还是财子,但你是张老板。咱们兄弟一场,我祝你越来越好,但我是真不想玩了,一个台球厅,养活我,养活老婆子就够了……以后,别见面了。”

      张世峰咣当一声放下酒瓶子,一边哭着,一边喊道:“财子啊!!我当年要有现在这个岁数,我是不会那么干的……我错了……我对不起他……真的对不起……我不是人,不是人……!”

      一边说着,峰哥一边抽着自己的耳光他后悔,无比后悔,可是已经发生的,谁也改变不了。

    “刷!”财子将存折推了回去,轻声说道:“给大伟家里吧,咱们三个的事儿,我到死都不会跟别人的,我就烂在肚子里了。

    ……

      三月之后,张世峰不顾几个合伙人反对,强行把李大伟的表弟安排到了公司。

      而这个表弟人送外号“冰D战士丹哥!”

      再过两年,张世峰退股另立一摊,开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酒店。

      每年炎热的夏季,只要他在家,那李大伟的所有亲戚家就都跟过年一样,因为张世峰会送去很多东西。

      他们感激峰哥,认为李大伟交了一个够意思的朋友,而张世峰也想用自己的一生去偿还那个错误哪怕这个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一个辈子也偿还不了。


    ps:暂定每周一篇,兄弟们,你们最期待谁的番外,留言告诉我


    往期回顾:

    1、伪戒铁粉团:铁粉第二期招募:伪戒微信群开放了!别让戒大等你太久!

    2、伪戒互动:伪戒:哭过很多次,我比较变态,尝试新题材就是要继续刺激自己

    3、完结应援活动:《传奇再现》完结应援活动,我们送伪戒一份完结感动!

    4、完结福利:兄弟齐聚!伪戒请你免费看《传奇再现》大结局!(内附:番外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