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我还能陪你到天亮by桐花飞舞

楼主:小说热门之大白书坊 时间:2021-01-18 09:09:57



    “女士,这是您要的蛋糕,您拿好。”


    蛋糕师将刚做好的蛋糕打包递了过来。乔语接过,打了车直接回家。


    今天是她老公顾非寒的生日,结婚两年。这还是她第一次亲手为他做蛋糕,虽然样子丑了点。但是心意却是满满的。他应该会喜欢吧!


    “少夫人。”


    女管家见她回来,连忙迎上来,乔语点头。顺口问一句:“非寒在家么?”


    “少爷他……在家……”


    管家支支吾吾,乔语察觉到她的脸色不对,直接推门进去。刚进屋她就发现了不对劲。女士外套,衬衫,丝袜散落一地。从客厅门口一直蔓延到沙发上。


    就在那些衣服旁边。一个脱得只剩下贴身*的美艳女子坐在她老公的腿上。正一件件地帮他脱衣服,若不是被她误打误撞地。这两人今天恐怕是要滚到床上去。


    乔语手上的蛋糕没拿稳,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非寒。你们……”


    她的脸色惨白得近乎透明,顾非寒却没有要理她的意思,倒是那没骨头地靠在他身上的美艳女子抬起了头:“呦。这是谁啊,冒冒失失地闯进来,不知道非礼勿视么?”


    乔语看着她的脸,惊讶地瞪大眼睛。


    这女人,估计稍微关注点八卦的都认识。


    罗萱,顾非寒旗下的影视演员,前些日子因为一部古装戏一炮而红,现在在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


    最近几天,有些八卦杂志拍到这女明星和顾非寒走得很近,还传闻两人在拍拖,她原本以为只是捕风捉影,却不料……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


    乔语气急,上前想要教训她,可抬起的手还没来得及落下,便被顾非寒扣住。


    他的力道极大,几乎掐断她的手腕,她疼得脸色扭曲,他却直接拽着她进了书房,随手将书桌上的一份文件摔到她胸口:“既然你看见了,多余的话也不必说了,签字。”


    乔语低头,离婚协议书五个黑体字赫然映入眼帘,刺痛了她的双眼。


    “为什么?”她的声音沙哑得几乎发不出来,“我们不是还好好的么?为什么突然……”


    “因为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顾非寒无情冷笑,“乔氏即将破产,你这个失势的大小姐,对我已经没有用处。”


    乔语接过他递过来的报纸,头版头条便是乔氏股票大跌的新闻,她用力地攥紧了手中的离婚协议,心痛如刀绞:“所以……当初你娶我,真的只是为了乔家的权势?”


    他冷笑一声,俯身靠近,将她按在书桌上,森然的笑容如毒蛇缠上她的脖子:“否则,你觉得还有什么?”


    乔语的脸色越见苍白,贝齿咬紧唇瓣,默然不语。


    顾非寒甩开她,转身欲走,乔语却忽然冲了过去,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他:“我不相信,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非寒,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是不是……”


    “我对你的感情,早在两年前你和你那位好父亲联手算计我的时候,就已经磨灭干净。”


    他冷漠地扒开她抱着他的手,抬步出门,“乖乖签字,我还会考虑给你一笔赡养费,要是等到上了法庭,你什么都得不到。”






    乔语跌坐在地,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


    两年之前的那一次,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真的不清楚。


    只知道那是家里办的一个宴会,父亲请了顾非寒过来,再然后。她喝多了些,回房间休息却发现顾非寒也在。他似乎被人下了药。扑过来就将她吃干抹净。


    第二天早上就有一堆记者涌了进来,拍下了她们之间的事,父亲用舆论逼迫他娶她。婚事虽成,他却再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她用尽了办法。却依旧再也无法让他们的感情回到最初。


    “我不签。不离婚!”


    她完全不配合,将手中地离婚协议狠狠地摔了出去。


    但是顾非寒铁了心,她最终还是是被他赶了出来。无处可去的她只能往娘家跑。


    可到了那儿才发现家里也是一团乱。父亲和继母正在吵架。年仅十岁的弟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爸。阿姨……”


    乔语进门,喊住正在争吵的二人。继母偏头看见是她,冲过来便给了她一巴掌:“你还有脸回来,你把家里害成这样。还回来干什么?”


    乔语捂着被打红的脸,低着头不敢吭声。


    “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继母冷笑地指着她,那眼神,像是在看生死仇人,“你的男人和别人联手挖了坑给你爸跳,害得乔氏公司近乎破产,要不是你没用,我们家又怎么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对不起。”


    “事到如今,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必须让顾非寒收手,否则……否则我就打死你。”


    乔语不吭声,那女人硬是揪着她的头发将她强按在沙发上:“你听到没有?”


    头皮疼得厉害,幼年时被虐待的记忆涌上脑海,乔语下意识地想要反抗,却推不开这疯婆子,只能求救地看向旁边的父亲:“爸……”


    “女儿,爸求求你,你再回去求求顾非寒,怎么说你都是他的妻子,他多少会顾忌着你。”


    乔正南跪倒下来,哀求地磕头,乔语摇头想说自己没有这个本事,继母揪着她头发的手又用力地拽紧了些,几乎要将她头皮都扯掉下来,乔语只能点头:“我尽力。”


    恶毒继母冷笑着松手:“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家里的事你要是办不成,我就去你那儿闹,大家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她在家里几乎待不下去,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便被他们连推带赶地送了出去,乔语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回到顾非寒的山中别墅时,天色已经暗了。


    佣人告诉她,少爷在楼上,乔语想去找他,进门却碰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着杂志罗萱。


    看见乔语走过,罗萱立刻搁下手中的杂志,笑得挑衅:“是乔小姐,你不是走了么,还回来做什么?”


    乔语咬牙,额角的青筋一根根地突出来:“我是走是留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罗小姐,希望你搞清楚,我才是这里的女主人,是顾非寒的合法妻子,你现在坐的地方,是我的家。”






    “可我听非寒说,你们早就已经签了离婚协议,都离婚了还赖在前夫家里以女主人自居。这脸皮真的不是一般的厚。”罗萱冷笑一声,信手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听说你们乔家破产了。乔小姐继续赖在这儿,是想多讹点赡养费吧!”


    “我不需要跟你解释。”


    乔语不想留下来被她羞辱。拂袖欲走。罗萱却忽然起了身,上来拦住她的去路。


    “怎么不关我的事,从今天开始。我会住在这里,非寒答应过我,再过两个月。我们就会结婚。他说会给我准备一场轰动全城的世纪婚礼,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听说当初你们结婚只是草草领了个证,连婚宴都没办。还真是可怜呢!”


    乔语咬着牙不吭声。


    “其实这些日子他都一直跟我在一起。体贴入微。那天我半夜发烧,他还特意冒雨出去给我买药。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感动,他还告诉我。跟你结婚只是权宜之计,只要他的目的达到,便会立刻甩了你。”


    罗萱刺眼的笑容印在眼中。心里的伤疤被人一个个揭开,乔语只觉得怒从心起。


    “你走,立刻从我家滚出去!”


    她一把拽过眼前笑得得意的女人,想要将人拉出去,罗萱却忽然扬起手,狠狠地甩了她一记耳光。


    乔语猝不及防,被她打得跌坐在地,罗萱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这一巴掌是告诉你,谁才是这个家真正的女主人。”


    “你……”


    乔语气得脸色铁青,撑着身子,艰难地站起来,眸光被恨意浸染:“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贱女人,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


    “放心吧,你死了我的报应还没来,老天爷这么忙,哪里有空管我们这点小事?乔语,你若是识相……”


    她话未说完,外间忽然有脚步声传来,罗萱瞧她一眼,嗤笑着端起旁边茶几上的咖啡杯,故意地泼了自己一身,又扯乱自己的头发,转身跑了出去。


    乔语惊讶于她的突然的奇怪反应,抬头,便看顾非寒从楼梯上下来,罗萱这么跑出去,正好与他撞上。


    “非寒……”


    罗萱直接扑入他的怀中,哭得委屈无比。


    顾非寒蹙眉,冷眼扫过咬着唇站在不远处的乔语,脸色骤然阴沉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罗萱用力抱紧了他,眼泪一颗接一颗地往下落:“我只是让她帮我去倒杯水,她却说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非要撵我走,我不肯离开,她就动手打我,还泼了我一身咖啡,非寒,我刚才真的不知道她是你的妻子。”


    “不是这样的。”


    乔语摇着头想要解释,顾非寒一记冷厉地眼神扫过去,讥诮冷笑,“不是这样的?乔语,你当我没听见刚才你让她滚出去么?”


    “非寒,我真的没有,是她先……”






    “滚,我不想看见你。”


    顾呵斥着打断了她的话,冷漠而决绝的态度。根本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乔语鼻尖一酸,眼眶中有滚烫的液体溢出来。


    这件事,真的不是她的错。罗萱一次次地挑衅刺激,她气不过才顶了一句。可是这些她都没法解释。她的丈夫现在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罗萱。


    “为什么无论我做什么你都看不见?两年的婚姻,就一定要闹到离婚收藏么?非寒,你为什么就不肯给我一次机会?”


    乔语握紧了拳。歇斯底里地怒吼,吼完之后,她又后悔了。伸手去握住顾非寒的手。将姿态放到最低,卑微哀求:“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如她。我改还不行么?”


    顾非寒沉默。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时之间。四下里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清晰可辨,乔语越发用力地攥紧了他的手。心跳加速。


    “非寒……”


    罗萱抬了头,泪眼婆娑地轻唤他的名字。声音中透出无限的委屈。


    顾非寒像是触电一般,蓦地将自己的手从乔语手中抽了回来,冷漠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乔语心下一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张了嘴想要说话,却被他无情打断:“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今晚就给我从这儿滚出去,离婚协议你不愿意签就算了,我会通知律师,我们法庭见。”


    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褪尽,巴掌大的小脸白得近乎透明。


    “非寒,你真的……”


    她哽咽着几乎说不出话,他却是拦着罗萱转身就走,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多施舍给她。


    乔语被他从家里赶出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大雨,她没有带伞,很快便将她浇得浑身湿透。


    她有些想笑,眼泪却在瞬间滚了出来。


    她喜欢顾非寒,从大学第一次遇见就喜欢,那个时候她在校外被几个*围住,是他出来英雄救美。


    如同童话故事中写的那般,他们相识相爱,最初的时候,一切都很美好。


    但这一切却在他知道她是乔正南的女儿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先是躲着她避而不见,后来他好不容易同意跟她结婚,却是因为被人下药设计。


    从那次之后,顾非寒再也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无论她怎么努力,他们好像再也回不到从前。


    她不知道这中间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更加不知道那个爱她护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的顾非寒为何会变得如斯冷漠无情,离婚,她是不情愿的,可不离……她又能如何?


    “为什么,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关注本公众号在后台私我喔】


热门小说推送小客服

长按识别上面二维码,关注我们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