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渴望被爱的人,终究会失去所有的爱……

楼主:呼呼哈哈的咸鱼 时间:2020-07-03 09:21:14

杨酥是在工作的第二年,知道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竟也不觉得意外,杨酥努力的回想小时候的点滴,原来之前和父亲的疏远不是没有道理。


童年的杨酥过的并不是很快乐,父母在外工作,家里只有她和年迈的奶奶。小时候的杨酥性格大大咧咧,特别不讨她奶奶喜欢。她常常觉得奶奶重男轻女,所以才会不喜欢她,原来并不是。


青春期的杨酥因为缺少大人的管教,叛逆的不像话,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在外打工,家里人没支持也没反对。 


整个家和杨酥最亲的便是外婆,出门在外,总不忘给外婆打电话嘘寒问暖,也只有在外婆面前,杨酥有别人看不到的一面。


刚出去工作的第一年,被亲戚介绍到了一家餐馆当服务员,每天工作量不大,工作之余便是泡网吧,工资全搭在了虚拟世界上。尽管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够用,但还是会留点寄给外婆。


第二年,有个老乡也到了这家餐馆,因为是同村人,可以互相照应,所以杨酥和她格外亲近。


也是从这位老乡口中,无意中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世。杨酥不是没想过质问自己的母亲,但话到嘴巴,便如何都开不了口。


那天夜里,杨酥翻来覆去的直至天亮。一大早便起床,跟餐馆老板辞了职,拿了薪水便收拾行李离开了。她要去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继续混日子。


因为年龄不够,杨酥只好四处漂泊,在各种餐馆打工,好不容易熬到成年,才勉强找到酒店前台的工作。这期间,没和家人联系,就连最亲的外婆,去的电话也少得可怜。除了外婆,其他人好像也并不关心她在哪,做什么。


杨酥还有一个姐姐,叫杨欢,比杨酥大8岁。小的时候杨欢和父母十分亲近,这是杨酥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就连工作以后爸妈也是把杨欢接过去一起,可当初杨酥说要工作的时候,爸妈压根没提。杨酥觉得自己在家就是一个外人,父亲也就算了,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对自己爱搭不理,杨酥匪夷所思。


直至最近和外婆通电话,憋了好久的话终于问了出口,外婆的回答还是让杨酥震惊。


外婆说,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你爸由于没有生育能力,便把他大哥的孩子接过来养,这孩子就是你姐姐杨欢。后来你爸在外工作,你妈在家乱来,才有的你。现在你的这个爸爸天生胆小懦弱,也没责怪你妈。生完你以后,就带着你妈出去工作了,把你丢给了你奶奶。至于你的亲生父亲,在你出生后没几年,得病走了。


挂了电话,杨酥久久不能平复,她难过,大哭,在狭窄的出租房内黯然神伤。原来,关于她的身世,除了自己,几乎人尽皆知。


那通电话以后,杨酥一直浑浑噩噩的,工作上也时长出错,没少挨主管的骂。在网吧包夜成了家常便饭,那时候的杨酥迷上了一款网络游戏,玩起来便不分白天黑夜。


在连续包夜的第二个晚上,杨酥认识了游戏里的沈伊。


杨酥觉得每次和沈伊聊天都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他们是网络上的精神伴侣,互诉衷肠,久了杨酥便对沈伊有了依赖感。


是杨酥先提出见面的,沈伊在离杨酥不远的城市,在一家酒店当经理,比杨酥大10岁。


跟沈伊见面的那一天,正好是杨酥19岁生日,沈伊特地带杨酥去吃了生日餐,顺利和她上了床。


沈伊进入的那一瞬间,杨酥痛的直哆嗦,下意识的抱紧伏在她身上慢动作的沈伊。那一刻杨酥是幸福的,她想:是该有个人好好疼爱她了。


没过不久,杨酥便搬去了沈伊的城市,她过去的时候,沈伊已经打点好了一切,就连工作也安排在了他上班的酒店继续当前台。


房子租的是一室一厅,过两条马路就能到工作的酒店,虽然不大,但环境很好,杨酥用了两个上午的时间,重新布置了一番,安心的住下了。


沈伊来的不是很频繁,留宿更是少得可怜,但杨酥还是特别开心,会早早的准备好一大桌饭菜。杨酥在沈伊面前表现得特别乖,她生怕自己做的不好,沈伊会突然不要她。


这天,杨酥早早的起床,去市场买了沈伊爱吃的菜,整整三大袋。昨晚沈伊发信息说要过来吃饭,杨酥兴奋的一晚上没睡好,毕竟离上次相聚,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就在准备洗菜的时候,门铃响了。杨酥飞奔过去开门,眼前的人着实让杨酥吓了一跳。


门外的人,杨酥见过,在沈伊的钱包里,照片上一家三口笑的很幸福。


杨酥此刻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门外的女人先客气的打了招呼:我能进去坐坐吗?


杨酥愣愣的说:好。


女人进屋,毫不避讳的打量屋内的陈设,过了几秒,便转过头上下打量杨酥。


杨酥站在门口,低着头不知所措,手紧紧的抓着围裙,仿佛希望身上的物件能带给她力量。


没过一会,那女人便自顾自的坐下说:你也坐吧。


杨酥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边上,等待着女人的嘲讽和辱骂。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女人平静的问。


杨酥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毫无保留。她想自己太紧张了,说话直哆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人也问完了,中间没有一句过分的话,至始至终都很平静。杨酥忍不住抬头看这个女人。


现在外面的温度很低,但她只穿了一件大衣,妆容精致,坐在那里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气质。


杨酥想,这样的女人她可能永远的比不上吧。


你在做饭吗?女人突然开口问。


杨酥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后忙点头。


面前的人突然笑了说:我还没吃饭,能留下来吃饭吗?


杨酥:啊?……好……便起身去了厨房。


杨酥边做饭边偷偷观察在客厅的不速之客,她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杨酥满脑袋的疑问,想着沈伊到底去哪了。


做完饭,杨酥正犹豫着该不该叫睡得正香的女人,沙发上的人便自觉的醒了。


看着面前默默吃饭的女人,杨酥毫无胃口,思绪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想要开口,又觉得不合时宜。


吃完饭,女人没有多做停留,要走的时候,她靠着门慵懒又随意的说:沈伊是不会跟我离婚的,他在之前就有很多的女人,跟你也只是逢场作戏,我看你和之前的那些货色不太一样,并不想为难你,以后你就好自为之吧。


送走女人,杨酥在沙发上瘫坐了好久,直到屋内一片漆黑。她现在思绪混乱,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或许她潜意识里便意识到这一天迟早是要来临的,当沈伊来的次数越来越少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


可杨酥偏偏自欺欺人,她有多渴望被爱,就有多会安慰自己。直到女人的出现,才毁灭了杨酥一直以为沈伊终究会娶她的幻想。


直到天亮,杨酥都没换个姿势,一夜无眠,眼泪都已流干。


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杨酥彻底失去了唯一的依靠。


杨酥恨啊!为了沈伊,杨酥付出了一切,就连外婆去世,也因为沈伊一句多陪陪他的话而放弃见外婆最后一面的机会。


杨酥更恨自己,在这段关系中,她几近疯狂,拼了命的迎合沈伊,卑微的不像话,最后却被那女人轻描淡写的否定。


麻木的起身,杨酥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药片。这个念头她一直都有,工作以后这药片便随身带着,这么久以来杨酥都在绝望中挣扎着,她常常抱着一丝希望苟延残喘,她也不是不怕死。


但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她想,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吧,从出生开始就是个错误,那就让这个错误现在结束。


杨酥希望来生,能给渴望被爱的人带来爱,不像她一样……


扫码我就亲你一口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