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1945年的潮水庙

楼主:指尖隆回 时间:2020-10-17 11:53:37

  自从5月27日我在《酷文》中发布了【不要让孩子责怪我们的愚昧】一文因反响很大,进而促使我加紧编写《1945年的潮水庙》。这篇文章我一直想写却因为想说的太多,总不知该从何下笔,在近半年时间的整理编写后我还是决定在7.1党的生日匆忙完笔,但总觉还有很多没有表达完整……

    现在我们有很多人,因为平静得太久,温暖平坦的路走得太远,就忘记自己出发的地方。在扑天盖地西方“民主自由”的洗脑下,常质疑我们的党和国家,常忘记自己是在先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安逸环境下存在……。写这篇本土真实的《1945年的潮水庙》,就是让大家知道和牢记在当时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下,全国无数例像“潮水庙”一样而无辜死难的先辈!

我出生在邵阳隆回县这个小城市,童幼生活在长扶公社(现在的雨山镇)旺冲7组外公外婆家,与潮水庙仅一溪相隔。从小听外公外婆讲述日寇在潮水庙犯下滔天罪行。那时由于年幼不懂事没很好的记载!只记得当时外公外婆正值中年,早早托儿带女逃到离事发地20多里的南松。后来我翻阅了《隆回志》,参考《邵阳新闻在线 》 原文等、走访多方人士的讲述整理而成这篇文章。

1945年农历3月12日傍晚,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正陆续地回家休息,突然自东边宝庆方向一阵闷响,瞬间枪声四起,尘土飞扬,一股逃窜的日本强盗,手持火把,气势汹汹地闯进了潮水庙一带。一时鸡飞狗叫,牛嘶马啼,鬼哭狼嚎。人们趁黑拖儿带女,四处躲藏。日本强盗在这里犯下滔天罪行实行了“烧光、杀光、抢光”写下了日本侵略者血债累累的一页。

    日寇盘踞了潮水庙,修碉堡、挖工事、运物资,在邻近百里四处抓苦力。自1945年农历3月12日到4月15日,共抓了400余人,农历3月下旬的一天,一队鬼子在滩头一带打掳回潮水庙,路经花密山,急需夫子挑担,鬼子四处张望,发现对面山坡有老人挖土,就立马将老人抓来,强迫他挑担子。老人哭诉哀求说:“我叫刘祚汉,已有68岁,体弱多病,实在不能挑担……”凶狠的鬼子没等他说完,就在老人腰上砸了一枪托,强词夺理咆哮着:“别罗嗦,60岁就挑60斤,……100岁就挑100斤!”沉重的担子压得老人步履艰难,一时迈不开脚步。后面的鬼子一边吆喝一边用枪托劈头猛打,老人顿时脑浆迸裂,惨死于途中。

   鬼子侵占潮水庙后不到10天,用抓来的同胞分别在磨石大院背后的岩鸡岭,旺冲对面的富龙山修筑了两个土碉堡。完工后小鬼子请最高长官左田本山观赏验收。左田本山率众头目十余人,还带上从外地抓来的两美女邵伍金、邵伍银(工头的妻子),一路龊语淫秽,百般调戏,来到岩鸡岭顶。待查看碉堡底层时,一脚踏上直通观望台的楼梯,谁知左田本山身材特别高大,被一截树桩顶破点头皮,便汪汪直叫。硬说是工头蒋金南、蒋金北故意留此树桩来伤害他,蒋氏兄弟连忙跪地求饶,语未落音,左田本山抽出洋刀将蒋金北杀死,蒋金南上前与鬼子拼命,被众鬼子捆绑,扔到左田本山跟前。丧尽天良的左田本山,指使两名小鬼子,用刀将其身体上的肌肉一块一块地活剐。邵伍金和邵伍银见各自的丈夫遭此残杀,一齐扭打左田本山,没几下就被鬼子捆住,将她们从近百米高的坝滩上抛下,粉身碎骨。

    第二天,满腹怒气的左田本山叫工程科的川子一郎前去检查我外公外婆的村庄(旺冲富头山)修筑的土碉堡。工头宋和元、宋和喜(外地抓来的),将工程建设情况逐一指点给他看。来到碉堡前的哨所,川子一郎在听取宋氏兄弟的讲述时一不留神踩着防御偷袭的滚木机关,滚木将川子一郎的脚压伤,他顿时大声尖叫。前来陪同查看的小鬼子一口咬定是宋氏兄弟故意诱导,于是将其二人乱刀杀死。

   小鬼子搀扶川子一郎回总部途中,经过潮水庙新石桥时,见刚抓来修筑碉堡的刘友生、陈三毛、曾庆发等9人在挖战壕,川子一郎余恨未了,“都是大大的坏,通通死了死了的!”鬼子得令冲进战壕,横七竖八将9名民夫全部杀死。

   日寇自1945年4月以来因战事失利,自觉末日来临,于是,大肆屠杀无辜百姓,屠杀的手段一次比一次残忍,企图将抓来的民夫和当地的百姓斩尽杀绝。景色秀丽的潮水庙背后的枞树山,竟然成了日寇活埋、残杀百姓的坟地!

   农历四月初五,鬼子以挖防空洞为名,逼迫野塘村的罗吉毛、磨石大院的曾庆利等33人,在潮水庙背后的枞树山挖筑长方形土坑,他们从清早挖到日头偏西,鬼子查看后已挖有丈许深时,骗其中18人下去躲飞机轰炸,等18人下去后,就强迫剩余的15人砍来树木、树枝往上面盖压,等将土坑口封死时,鬼子打上雪白的刺刀,持枪威逼砍树的15名民夫填土活埋,刘新潮正要举棒反抗,却给鬼子当场击毙,栽倒在树枝上。一时,被埋的、填土的30多名民夫,无法反抗,他们只得异口同声地咒骂:“日本狗强盗不得好死!”在这不足20平方米的地方,竟然活埋了18人,残杀了15人。

   时隔3天,日寇败走时,又将旺冲曾家曾仁春的祖母寿晚娘、同村的移二娘,推进只容两人的水凼里,从路边抬来大石块死死封住水凼口,致使她们窒息而死(后来据说我外祖婆也是这样惨死)、又将我的外祖公曾招德身躯异首砍死在祖山梁地窖里!(解放后我外公因有七兄弟而未能保护爹娘而心存内疚,多年带领妻儿逢年过节在地窖内祭奠,但很少有人知晓)。

   日本强盗在我潮水庙一带烧杀抢掠的一幕幕惨象,是日寇侵华铁的罪证,也是旧中国贫穷落后、民族被侮辱的见证。这血的教训至今在潮水庙,旺冲的父老乡亲记忆里仍历历在目,每一位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义愤填膺,惨痛的教训不能忘记,历史的悲剧不能重演!

   写到这里并不是要借此延续仇恨、煽动怒火,而是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号召人民共同珍爱和平、维护和平!不要让所谓的“公知”与西式伪“民主自由”颠复我们幸福的家园!!!!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