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我们为什么要崇拜真主

楼主:中街清真大寺服务号 时间:2021-06-10 08:28:39

 亲爱的朋友们,不知道你们想过这个问题没有:在我们的父母还没结婚的几十年之前,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你和我?答案当然很简单:那时候世界怎么会有我们呢?我们还没有生下来!那么,第二个问题又产生了:既然在几十年前我们原本是不存在的,那么,我们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又是谁使我们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长大成人呢?是谁使我们从一颗只有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得见的受精卵、一滴水,变成一个小胎儿,变成一个会吃会哭会说话的“人”?是我们的父母?他们有没有能力做到这些?而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明白这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尽管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父母生育下来的,但赋予我们形体和血肉、思想和生命的,却绝不是他们。父母只是使我们的生命得以产生的一个中介,一个必须的条件而已,他们自身去对胎儿的生产过程没有丝毫参与的能力!我们的父母,并不是我们的生命的创造者和赋予者,当我们在母腹中时候,他们没有能力决定我们的性别男女、智力高低、相貌美丑,他们根本就无法干预我们的成长过程——那么,又是谁赋予我们生命,又是谁使我们从无到有,从一点滴水变成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有思考能力的“人”呢?又是谁使我们的心脏形成,并且第一次跳动?一颗肉眼无法辩论的精子,可以变成一头几吨重的大象或者鲸鱼;一粒沙子大小的种子,可以变成一棵数人合抱、高耸入云的大树……这一切都绝不是我们人所能做到的。尽管,我们能够播种、浇水、施肥、选种,但是我们却绝没有使庄稼作物按照我们的意愿发芽,生长、开花、结果的能力,除了为地里的作物提供一些外部的生长条件,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尽管,今天的科技已经非常发达,我们人类已经能够制造出核武器和航天飞机,但是即使把全人类的能力结合起来,我们也造不出一个微不足道的苍蝇,造不出自然界中构造最简单的一个氢原子——我们所谓的“科学技术”,说白了,只不过是在自然界原有的物质基础上,利用其物理、化学特性进行一番加工制造而已。人类并没有创造物质基础的能力。人不是物质的创造者,相反,人却是物质的享受者。如果我们停止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的空气呼吸,大脑缺氧五分钟,那么,我们就死亡了。人的生存是离不开空气的——如果空气论价出售,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也活不了几天。我们所呼吸的空气,是谁给予我们的?是总统?主席?还是科学家?商人?统统都不是。我们的教科书上说:人是从类人猿进化来的,是“劳动创造了人”。如果这一说法是成立的,那么,我们所呼吸的空气又是从哪里来的,它又是由什么东西进化而来的呢?我们知道,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古就有的,也不是永恒存在的:宇宙的历史至今将近150亿年,地球的寿命近35亿年(到遥远的将来,地球、太阳、月亮都要归于毁灭,因为万事万物都脱离不了这一个规律:有始就有终)。在地球被产生的那一天起,空气就存在于这个地球上了。它不是从来就有的,也不是从什么其它东西进化来的,而是和地球一起从无到有被产生的。同样,在人类被产生的那一天起,人就是人,人类并不是由“类人猿”这一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进化而来的:如果说人是由猴子进化来的,那么它们是大家举手同意约好了在同一天进化为人类的呢?还是慢慢地、不由自主地、三三两两地进化成为人类的?如果答案是前者,那么这显然是谎诞不经的;如果是后者,那么今天为什么没有猴子进化成人?在人类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有史以来,为什么就从来没有猿猴三两成群进化成人,并陆续加人到人类的队伍中来?有人说:人身上的器官是通过漫长的对自己环境的适应进化来的。那么,请问,在我们的肺还没有进化成肺的时候,我们的祖先是靠什么呼吸的呢?在我们的肠胃还没有进化成肠胃的时候,我们的祖先是靠什么消化食物的呢?如果人类真的是由猴子进化来的话,在我们的祖先在进化到非人非猿的中间阶段的时候,他们就该全部灭绝了——在非人非猿的中间阶段里,他们既失去了猿猴敏捷的爬树的本领,又不具备制造长矛弓箭的能力,在原始森林里他们只有等着被豺狼虎豹吃掉。“劳动创造了人”这一说法既没有考古上的佐证,又于情于理于逻辑一窍不通,等于是睁着眼睛梦呓。按照物质守恒定律和能量守恒定律,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物质和能量既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而只会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但是这个世界在50亿年前却根本就不存在,那么,这个世界到底是从何而来的?这些问题,唯物主义是无法为我们提供什么答案的。作为穆斯林,我们确信:这个物质世界的背后,存在着一个至高无上的创造者、调养者、主宰者,造物主的存在毫无可疑。这个造物主,在英语里被称为“god”,阿拉伯人叫“安拉”,波斯人叫“胡达”,今天的中国人叫“上天”、“老天爷”,商周以前我们的祖先叫他为“上帝”、“昊天上帝”,明清之后的中国穆斯林则叫作“真主”,犹太人称之为“耶和华”——这种种称呼各异,所指的都是同一个主宰。造物主创造了天地万物,并赋予万物以其内在的规律和特性,所有物质都逃不脱其化学性质和物理性质,任何事物都在遵循着某种天赋的自然规律、自然法则。日月星体的运行、人的生老病死、社会的兴衰发展无一例外。造物主从一男一女上创造了人类,并使人类成为大地的治理者、大地上最大的获益者,人类理应遵循天道而恪尽人事,敬天爱人,孝敬父母、善待妻儿、和睦邻居、接济贫困、戒恶扬善,从而为人类自身谋取自由和幸福、和平和安宁。造物主从一滴精水造化了你我,赋予我们生命,并通过男女两性的差别和互补,而使我们成为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并且他无偿地提供我们生存所必需的阳光、空气、水土、温度,以及供我们食用和骑乘的动植物,以及地底下的煤、油、金、银、铅、铁……等等无尽的宝藏,并赋予我们知识、智慧和思想,并且指引我们真理和正道。造物主确是无所不能的,他是最普慈特慈的,离开了造物主无所不在的恩惠,我们还能够存在于这个美好的世界吗?没有空气,我们就会窒息而死,没有水,我们就无法生存,没有阳光,我们就找不到食物,没有金银煤矿,就没有现代工业,因此也就谈不上什么“科学技术”了,而这些东西却恰恰是我们人类所必需、又没有能力创造的。人是生来脆弱的,人本来一无所有。是母亲孕育了我们,是父母生下了我们,并且供养我们,使我们获得食物衣服,并供我们上学读书。我们理所当然地要感谢他们,并且孝敬他们━那么,对于赋予我们生命,并且无偿地供给我们一切必需品的造物主,我们难道不是更应该要感谢他,并且,敬畏他、崇拜他吗?

谁都知道,人活着绝不只是为了吃喝拉撒。只要是正常的人,他就应该有丰富的精神生活,有崇高的精神追求——只有这样,人才能直面人生的苦难和坎坷,在患难困惑中,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人才能不致迷失自我,人才能有活下去的顽强勇气。然而,还是有很多人说:“我什么也不信。”这是一种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生态度,让我们想想:即使是盲人,他也得有一根探路的拐杖,假如我们什么也不信,那么,我们跟扔掉拐杖的盲人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还有人说:“我信什么都无所谓,你信你的玉皇大帝,我信我的观音菩萨(佛教);你信你的主耶酥(基督教),我信我的奎师那(印度教)……这都无所谓。”这是典型的宗教多元论,这种观点演绎出来的就是道德多元论,而道德多元论最终导致的是价值观的混乱和社会的堕落。信仰是一件极其高尚、极其严肃的事情,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呢?偶像是人加工制造出来的,每个人都可以制造出许许多多的偶像,让人们去崇拜自己所加工制造出来的偶像,这不是很荒唐吗?偶像本身是依赖人才得以存在的,以常理推论,如果它们有理智的话,它们应该崇拜我们人类才对呀!或许有人会反驳说:“你们穆斯林所崇拜的真主、安拉,难道不也是你们制造出来的偶像吗?”不!亲爱的朋友,我们所崇拜的造物主绝不是所谓的偶像:偶像是人制造或想像出来的拟人化的“神”,而造物主却是创造我们,并给予我们生命和给养的创造者,他绝不是圣经里描写的那个拿着一捧泥巴“仿照着自己的形象”,捏呀捏地就造出人类的那个“超人”(神)━创造者的属性和被造物的属性怎样可能会是相同的、相似的呢?偶像是人凭着自己有限的想象力组合出来的,其原型只能来自我们的所见所闻,比如龙,就是由蛇身、鸡爪、鹿角、牛头组合起来的;玉皇大帝、观音菩萨直接就是人的形象,连一点点让人想象的空间都没有;圣经里的“神”耶和华也是这样的:在旧约里他是个性格怪僻、暴烈、出尔反尔、喜怒无常的老酋长的形象,在新约里直接就变成了木匠的儿子耶酥,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暴死了三天——亲爱的朋友,造物主绝不是由我们这些人想象出来的,他是超乎我们有限的想象范围的创造者,他与他所创造的被造物绝无任何可比拟的地方,我们人所能想像的都不是安拉,“他是天地的创造者,他以你们的同类为你们的妻子;使你们的牲畜同类相配;他借此使你们繁衍。任何物都不似像他。他确是全聪的,确是全明的。”(古兰经4211)偶像可以有无数个,但造物主却只有一个。假如天地间有两个主宰,那么他们之间必定优胜劣汰。假如他们各据自己的那部分权力,那么天地必定早就毁灭了,如果他们之间民主协商,那么,他们就不是造物主,而是美国的国会议员了。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如果他承认造物主的存在,那么就不会妄说:“造物主不是独一的。”偶像总是具有“人”的属性:玉皇大帝娶了王母娘娘为妻,观音菩萨具备生育能力,基督教的神耶和华也会娶妻生子或不娶妻却能生子(《圣经.旧约.创世纪》里说:“神的儿子们见地上的女子美貌,就娶为妻子,生下的儿子们就是上古的英雄伟人。”)圣经里“三位一体”的主耶酥同样具有生殖的功能,只不过是弃之不用罢了。而造物主却绝不是人或“超人”,作为被造物的“人”是有局限性的,造物主却没有局限性。他没有妻子,也没有儿女,他没有伙伴,也没有匹敌,天地间的一切都是他所创造和调养的,他是极隐微而又极显著的。他是无始的,又是无终的,他是自足的,是无求于人类和世界的。“你说:安拉,他是独一的,他是万物所仰赖的,他不生,也不被生,没有任何物可做他的匹敌。”(古兰 112章)

三造物主是独一的,他是全世界的主宰,他并不仅仅隶属于阿拉伯人或中国的回族人,也并不仅仅只是穆斯林的主,他是全人类的主,包括亚洲人、非洲人、欧洲人、美洲人、白人、黑人、黄种人、穷人、富人、男人、女人、老人、儿童。所有人,所有民族,都应该崇拜他。都应该信仰他。因为我们都了他的被造物,我们来自于他,我们也必定归向于他。“你说:难道你们和我们争论安拉吗?其实,他是我们的主,也是你们的主,我们将受我们行为的报酬,你们也将受你们行为的报酬;我们只是忠于他的。”(2139)造物主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调养者,是人类的创造者和掌管者。显而易见,他不是一个人,因为人不可能创造出人,正如一条椅子不会创造出另一条椅子,一个杯子不可能创造出另一个杯子一样。造物主更不会具有“男”、“女”的性别,因为“男”和“女”是人类才有的属性,而造物主不是他的被造物,他怎么可能会有性别呢?他既不会娶妻生子,也不会嫁人,他既不会有父母,也不会有子女,因为娶妻生子、嫁人、父母、儿女……这些都是人类社会才会有的现象。而造物主不是古人想象中的拟人化的神仙。我们之所以用第三人称代词“他”来称呼造物主,只不过是因为造物主相对于你我来说,“他”属于第三者;而当我们虔诚地向造物主祈祷的时候,“他”相对于我们自身来说,则属于第二者,所以我们在祈祷时则称造物主为“你”,如此而已。造物主既不是人,也不是人格化的神仙、神灵,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我们说,造物主的本体是不可知的。蚂蚁不可能窥知山的高大雄峻,鱼虾不可能测知大海的宽广深邃,人类不可能丈量宇宙的边际——遑论创造了这浩渺宇宙的造物之主呢?!探索造物主的本体无益于人类,因为这已在人类理智的极限之外,但是我们却可以从天地万物和我们自身的种种神奇现象中观察、感悟到造物主的种种迹象。绚丽的海底世界,鲜为人知的动物世界,以及我们自身的复杂、奇巧的生理结构,无不在向我们昭示造物主的神奇造化。“天地的创造,昼夜的轮流,在有理智的人看来,此中确有许多迹象。他们站着、坐着、躺着记念真主,并思维天地的创造:我们的主啊!你没有徒然地创造这个世界……”(3190)“昼夜与日月,都是他的迹象。你们不要向日月叩头,你们应当向创造那些迹象的真主叩头,如果你们是崇拜他的话。……你们看大地是干枯的,当我降下雨水的时候,它便活动而膨胀起来,这也是他的迹象,能使大地复活者,也能使死人复活,他对于万事,确是全能的。”(413839)“我将在四方和他们自身中,把我的许多迹象昭示他们,直到他们明白古兰经确是真理,难道你的主能见证万物还不够吗?”(4153)同样是人,我们却要被分成男女两性,并且两性间的生理结构差异如此之大,且又妙用巧合,男女相生;同样是人,我们却被分成不同的人种,不同的长相,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语言,以致于我们可以相互认识,相互交流、学习。人身上的内脏,构造繁杂,功用各异。当我们坐着、躺着、睡着、走着的时候,我们的五脏六腑一秒也没有停止过它们有条不紊的工作:胃在按时地蠕动,用胃液分解其中的食物,然后又把这些加工过的食物送到肠里,由肠壁吸收食物中的各种养分,肝脏又把各种养分变成血液,送入心脏,而心脏则无时无刻地在有节律的把血液泵入动脉输送到全身……而这些复杂的工作,并不是在我们自己的大脑有意识的指挥下进行的,甚至我们自己完全有可能对自己的内脏一无所知!是谁让我们心脏第一次跳动?是谁使我们的肺第一次呼吸氧气的?是科学家?是我们的父母?是我们自己?是达尔文或者马克思?统统都不是。除了伟大的造物主,还有谁值得我们全心全意地感谢他、赞美他、敬畏他、崇拜他?!人类认知的终极是认识到人类认知领域的渺小,认识到造物主的伟大及其知识的浩渺无边。人类智力活动所能达到的极限就是造物主对人类的启示——古兰经。人类的理性到此为止,再也无法超越。人类知识的极致就是道德的完美和人格的升华,就是敬主、拜主。“他的智慧赋予他所意欲的人,谁禀赋智慧,谁确已获得了许多福利。惟有理智的人,才会觉悟。”(2269<BR

 

大千世界,知识的浩渺,其构造的繁多驳杂和精密细致,只能使我们感慨于造物主的伟大,否认主的人,其心是被蒙蔽的,故此他们少于感悟和理性。由于人的先天性的局限,人对世界的认知渠道极其有限,我们不能用肉眼看见时间,也不能用手去触摸时间,但日出日落,月缺月圆、花开花谢、四季轮回、青丝白发,我们还是能够感知到时光的匆匆流逝;我们的肉眼看不见细菌、病毒,也看不见白天的星星月亮,但常识告诉我们这些事物都是存在的;造物主的存在是无可置疑的,尽管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但我们的观察、感悟却足以告诉我们,造物主的本体是不可知的,但是他的恩惠无处不在,他的仁慈无处不在,他的知觉无处不在,他的创造无处不在,他的奇迹无时无刻无处不在——只不过是我们由于熟视无睹而很少去感觉罢。造物主是超绝万物的,因为作为被为被造物的时间、空间、物质都是有局限性的,而造物主没有局限性,作为有局限性的人无法在有局限性的时间和空间里通过知觉去感知没有局限性的造物主,但这并非是永远的。我们在白昼看不见天上的星星,因为太阳强烈的光亮使我们无法看见阳光微弱的星光。而夜晚到来时,我们就可以看见星星了。同样,在今生我们看不见造物主,而当后世到来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将被复活、被集合,信道而且行善的们将喜悦和被喜悦地进入流泉淙淙的乐园,当幔帐被揭去的时候,我们将见到全世界的主宰,正如在十五的夜晚见到圆满的月亮。万物都是造物主所创造的,我们目所能见的事物都不是造物主。我们所能想象得出来的事物都不像似于造物主,那么,造物主又在什么地方呢?我们说,“在……地方”,这本来就是针对于被造物而言的,造物主不是我们目所能见的物体,从原则上来说,我们无法说造物主在哪一个地方,但古兰经中提到了造物主的宝座:“你们的主确是真主,他曾在六日内创造了天地,然后升上宝座,处理万事。”(103)“真主建立诸天,而不用你们所能看见的支柱。随后他端坐在宝座上,制服日月,使其各自运行到一个定期。”(132)“他的宝座原在水上。”(117)古兰经是人类理智所能到达的极限,对此,我们不作解释。因为人类的理智确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对所有的一切都予以探索。我们不探索造物主的本体,我们也不探索灵魂问题,因为灵魂是造物主的秘密。除此之外,再没有人类不可涉足的领域。伊斯兰的信仰是理性的,其中不允许有任何的迷信和盲从。世界上的一切都来自于造物主的创造,有人问:“那么造物主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们说,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造物主的被造物,被造物是有局限性的,它们的后面必然有一个没有局限性的造物主,而造物主是没有局限性的,因此他是无始无终的,他是永恒的存在。造物主是没有局限性的,因此他是全能的,当他创造一件事物的时候,“说有就有了”——宇宙大爆炸学说尽管至今仍然仅仅是一个科学“学说”,但这一学说却恰好为造物主的全能作了最好的注脚:宇宙的起源是极其微小的一个点的爆炸,其时间甚至不足零点零零几秒,然后迅速扩大,成为一个浩瀚无边、不断膨胀的时空。造物主的本体是不可知的,但造物主的一些德性却是可知的,因为造物主赋予了人类以独特的理智,人类可利用其理智进行思考,从而得知造物主的一些基本德性。

我们经常会碰到一些人提出这样的问题:“造物主为什么创造这个世界呢?又为什么什么人类呢?”我们说,造物主之所以创造这个世界,之所以创造人类,乃是因为他的仁慈,他本着真理创造这一切,这本身就是他对世界、对人类的仁慈和怜悯。纳粹分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屠杀掉近600万手无寸铁的犹太人的时候,我们说:这是残忍的罪恶,当日本人在南京血刃30万中国无辜平民的时候,我们说,这是丧心病狂的罪恶;同样,当美国人在广岛、长畸投入原子弹,导致数十万甚至近百万日本平民惨死、致残的时候,我们也会义正言辞地说:这是一场反人类的大屠杀。我们不会说这些罪恶的战争贩子们是仁慈的,而当我们读到历史书上关于萨拉丁解放巴勒斯坦时释放了几乎所有的敌人时,我们就会由衷地说:萨拉丁的确是一个仁慈的人。“仁慈”这个词的含义,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是非常明显的,善待生命、珍惜生命、减轻别人的痛苦,这就是仁慈。而世界上最仁慈的就是造物主,他创造了宇宙、天体,并从死物中生出活物,并为所有的生物都提供了生存的各种基本条件,他制定了生物间的食物链,并使生物间达成一种微妙的平衡、和谐。他创造了人类,并使我们获得生命所必需的各种条件。从阳光、空气、水、温度、食物、矿产到我们精神情感上的满足和丰富……造物主的仁慈,从空间上来说是普及到了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从时间上来说,则是永恒的。造物主是普慈特慈的。他的本来德性就是创造和调养,因此他创造并调养了这个世界以及人类。造物主是仁慈的,他的仁慈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离开造物主的仁慈,这个世界就无法存在,无法运转,人缺氧5分钟就会死亡,动植物缺水几天就会马上渴死、干死,如果地球、月亮运转的方向有那么一点点的出轨,那么这个地球就会粉身碎骨。造物主的仁慈遍及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他供给好人一切生活必需的东西,他也供给坏人一切生活必需的东西。阳光、空气、水、温度、空间……无论好人、坏人都能够享受得着。好人能够活到其寿限,坏人也能够活到其注定的寿限——因为造物主是仁慈的,他给坏人一定的寿限,是为了给他们一个回头的机会。如是造物主不是宽恕的,不是仁慈的,如果人一旦犯错、犯罪,造物主就给予毁灭,那么,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类存在吗?世界上没有一个成年人在其一生中没有犯过罪的,除了那些受造物主所保护的逝去的先知们。信仰造物主,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敬天爱人,这才是人生真正的大彻大悟。我们来自于何处?我们将归向于谁?生与死、祸和福、贫与富、得与失,喜与悲、聚与散……当一个人把一切都看清楚、想透彻之后,他的人生就会多出一份从容,多出一份宽容和慈悯,对待生活的态度就会变得积极向上、乐观旷达。有人说:“既然造物主是仁慈的,那么他在给了我们生命的同时,为什么又残忍地使我们的亲人们死去呢?”的确,我们以及我们存身的这个世界,都来自于造物主,今生是造物主对我们的恩赐,同时,今生的生死祸福、悲欢聚散也是造物主对我们的考验。今生是短暂的,在经历今生几十年的生涯之后,每一个人都必然要经历死亡,因为死亡是造物主为我们注定的铁的规律,谁也不可能逃避。让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长生不老,永远不死,那么,从几百万年前算起,这个世界上将会有多少人?恐怕这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都被古人们挤得水泄不通了。后来的人们还有没有立锥之地?让我们想一想,假如没有死亡,那么我们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所以说,生和死都是造物主对人类的恩赐。没有死就不会有生,没有死亡就不会有生命。我们每一个人在经历了今生的生死祸福之后都必然要经历死亡,就像农夫经过一辈子劳作之后,就必须利用黑夜来睡眠休养一样。穆斯林把死亡看作是“长眠”,“他使你们在夜间死亡,他知道你们在白昼的行为。然后,他使你们在白昼复活,以便你们活到已定的寿限。然后,你们只归于他,他要将你们的行为告诉你们。”(660)“人们到了死亡的时候,安拉将他们的灵魂取去;尚未到死期的人们,当他们睡眠的时候,安拉也将他们的灵魂取去,他已判决其死亡者,他扣留他们的灵魂;否则,便将他们的灵魂取回,至一定期。对于能思维的民众,此中确有许多迹象。”(3942)有人说:“既然造物主是仁慈的,那么他为什么不使每个人都变得富裕起来?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的人花天酒地、挥霍无度;有的人却穷得吃不上饭,贫病交加、饥寒交迫?”其实,人和人之间的差异也是造物主对人类的一种恩典。古兰经说:“人类啊!我从一男一女上创造你们,我把你们分成为不同的群体,是为了使你们互相认识。在真主看来,你们中最尊贵者,是你们当中最敬畏者。真主确是全知的,确是彻知的。”(4913)我们想一想,如果造物主让我们每一个人都长得一模一样,人人都是同一张面孔,人人都是同一种性格,人人都同一音调,人人都一样富有,甚至人人都同一种性别,而不再需要男女两性结合繁衍下一代,那么人和人之间还怎么交往?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亲情和爱情吗?造物主使我们人人各不相同,借此而使我们互相认识,互相友爱,其支点恰恰是“差异”两字。贫富也是如此,造物主把每个人都创造成独特的个体,并且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境遇、不同的选择。因此贫富的差异其存在是必然的,造物主的意欲使一部分富有,使另一部分贫穷,是为了让人类在互助中友爱:富人通过对穷人的帮助,而获得人格的升华,获得社会对他的认可,从而获得造物主的喜悦,获得心灵的充实和安宁,获得后世永远的幸福。而穷人则通过富人的帮助,从而获得生活的基本保障,获得造物主的恩惠,从而逾越阶级的等差,享受到伊斯兰的安宁,体味到世间人情的温馨,而不至于因为贫困而失去做人的尊严。财富原来是一个中性的东西,如果顺从造物主的常道,财富就是人类获得今生、后世的幸福的中介,但是当人类违背造物主的常道的时候,恩典就变成了惩罚,财富会带来灾难;富人若依仗自己的富有,傲慢地对待穷人,就会激起穷人的妒恨,失去生存空间的安全;如果富人依仗自己的富有不知自重而胡作非为,那么他就会招致罪恶和天谴;穷人如果经受不住的贫穷的考验,经受不住财富的诱惑,那么他就会犯罪作恶。如果我们人人顺从仁慈的造物主,有着坚定的信仰,那么,人世间的贫富差异恰恰就是我们获得今生的天堂与后世的永久幸福的媒介。

造物主是全知的,他的智慧包融天地间的一切事物。他的知识是没有极限的。我们总是说:“人是万物之灵。”的确,在这个世界上,人的思维活动是最复杂的。人会加工制造出种种器具:铜鼎铁戈、汽车、飞机,甚至人还能够写作书籍,人类还拥有思想、拥有汗牛充栋的各种理论和主张——这一切显然是其他任何物种都无所比拟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因为常识而获得一个印象:似乎除了人类,世界上再也没有谁能够拥有发达的思维和丰富的知识了。然而,我们想过没有:我们的智慧是怎样获得的?是谁给予我们思想和知识?我们的脑颅中容纳着无数的神经细胞,而这些细胞的活动都会神奇地形成我们的智力——而事实上,这一堆白花花的脑浆,也只不过是些碳水化合物和矿物质而已。同样的碳水化合物经过不同方式的排列组合,就形成了千姿百态的生命,就形成了人类奇妙的精神世界。难道这本身不就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吗?人类躯体的本质,归根到底仅仅只是一些碳水化合物的特殊组合,就物质性而言,我们与脚下的泥土无异,在浩渺的宇宙中,人类微不足道,在创造了这个宇宙的造物主面前,人类又是何等的卑微和渺小!人类的智慧是极其有限的,人类的知识就整个世界而言,又何异于大海中的一滴水珠,人类的认知范围又是何等的狭小——我们的眼睛看不见微光,也看不见强光,我们的耳朵听不见超声波也听不见次声波,我们又何曾无所不知?“天地万物,都赞颂安拉超绝万物,他确是万能的,确是至睿的。天地的国权归他所有;他能使人生,能使人死;他对于万事,是全能的。他是前无始后无终的,是极显著的,极隐微的。他是全知万物的。”(571-3

 

 

 

造物主是全能的。他是万物的创造者,赋形者,调养者。时间和空间,具体的物质,抽象的知识,都是他创造的。大到宇宙和日月星辰,小到细菌病毒,动物的生死病死。当他创造一件事物的时候,他只要说“有”就有了。因为时间也是他的被造物,他创造一件事物的时候,甚至可以不需要时间,宇宙时空的产生只是他的一句话,一瞬间就产生了,并在几分钟内迅速扩大,直到120多亿年后的今天这样子。他本着真理而创造一切,他的创造是为所欲的的。人无法获知其奥秘。造物主在创造天地万物的同时,也赋予了万物以内在的属性和规律。日月星辰的运转各遵循一条轨道,潮涨潮落,四季轮回各有其节律,凡是物质都有其化学属性和物理属性,事物的发展总有其内在的的逻辑和法则,历中有历史的发展规律,经济有经济周期和市场规律。什么事物都不可能逾越造物主赋予它的常道,正如古兰经说的:“你不会发现真主的常道有任何变更。”造物主在创造天地万物的同时,对万物加以精密的注定:野兔子和羊吃草,狼吃羊和野兔,老虎吃狼,老虎死后,被蝇蛆和细菌吞吃,尸体腐烂后又给草作肥料。自然界的生物链、食物链在没有受到人类破坏的时候,它们总是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中,一旦被人类破坏了其中一个环节,这种天然的平衡就被破坏了:狼被人类打死完了以后,野兔子和羊就疯狂地得到了繁殖,随后草原的植被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当植被破坏达到一定程度时,草原就失去了自然的蓄水功能,沙漠化开始了,动物无法栖息,只能迁徒到别的地方。最后原来生气勃勃的草原就成为生命无法存在的沙漠。造物主的被造是不可变更的。“人定胜天”和“改造自然”的呓语和狂傲,只能给人带来深重的灾难。人类如果认识不到造物主的伟大和自身的渺小,认识不到造物主的全能和自身的局限性,最后的结局只能导致自我毁灭。造物主是全能的,整个人类的历史走向和每个人的生老病死,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人类只有遵循造物主的常道——伊斯兰,敬主爱人,止恶行善、才能获得社会的和谐、个人的幸福。违背这一条正道的人,只能是亏折的,“凡你们所遭受的灾难,都是由于你们所作的罪恶;他恕饶你们的许多罪过。你们在大地上绝不能逃避天谴,除真主外,你们没有任何保护者和援助者。”(古兰经)人无法逃避造物主为其注定的死亡,那些妄想长生不老的人们,秦始皇,李世民,不全都早已化为一把黄土了吗?人类是渺小的,除了造物主的尊严和本体,在地上的一切都是要毁灭的。我们来自于造物主,我们必定也将归向于他。他是独一的创造者、调养者、主宰者、他是至高无上的,早在商周之前,我们的先民就把他称为“昊天上帝”:“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奠”。(《诗经.皇矣》)他是赋予者,万物的因在和外形都是他所赋予的。每一个人的生命、灵魂、气质、情感和外貌长相、肤色、以及说话的语调,都是造物主所赋予的。“人啊!什么东西引诱你背离了你的仁慈的主呢?他曾创造了你,然后,使你们健全,然后,使你们匀称。他意欲什么形式,就依什么形式创造你。”(826-8)宇宙万物的生成和运转,人的生老病死和祸福得失,都是在造物主的掌握之中,谁也无法逃脱。纵观人的一生,所谓的“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云云,其实是幼稚的狂傲,人生的很多事情都是人无法预料和把握的。面对人生的风雨坎坷,除了执著的信仰和人格的自我升华。我们别无选择。宏观上来说,人类所遭受的灾难,都是由于自身的狂傲和罪恶。当一个人获取财富和权力的时候,如果他把这一切归功于自己的能力和努力的话,那么他就会自我膨胀,就会目空一切,骄横霸道,自高自大,甚至自我爆炸,自我毁灭,最终害人害己;如果他把自己所获取的这一切都归因于造物主的恩赐,那么他就会以谦卑温和的态度对待别人,他就不会在财富和权利面前失去理智和自知力。一只在地上爬动的蚂蚁,相对于人来说,它的渺小是无法形容的;一个人如果身处大山之中,相对于大山而言,人的渺小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而一座大山相对于地球而言,又是微不足道的;而地球在整个银河系,又算得了什么呢?在创造宇宙的造物主面前,每一个人都是渺小的——只有体悟到这一点的人,才能拥有一个伟大的灵魂,才能拥有宽广的、博大的胸怀,才能拥有一颗纯洁、火热的慈爱之心。才能拥有崇高的人格、高尚的品质。他才会以一颗平实宽厚的真诚的心,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造物主是全能的,他依真理而随心所欲地创造一切事物,他是全世界的创造者、主宰者,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他的创造物,一切权力归于他。因此他是无求的。他依定量而供给我们一切给养,而人类作为造物理学的被造物,则是原本就一无所有的。他是无偿的给予者,而我们则是接受者,我们无法给予造物主任何物质和精神上东西。他不需要粮食和蔬菜,因为造物主不是人,更不是动、植物;他不需要金币、银元和纸币,因为造物主并不是一个消费者,不是商店里的顾客,他也不需要房屋,因为造物主并不是人,不需要睡眠、休息、挡风避雨。造物主是独一的、无求的。他是创造者,而人类则是他的被造物。人类需要娶妻生子,需要感情的满足,因为人类只被注定软弱的,而造物主则不是人类,他既无需要娶妻生子,也不会收养儿子,更没有必要像基督教《圣经》里所描写的那样,自己变成自己的儿子,用被活活钉死十字架这一血淋淋的方式来拯救人类。造物主是永在、自在的,他无求于人类,人类崇拜他、感谢他、敬畏他、赞美他、或者不崇拜他、不感谢他、不敬畏他、不赞美他,这在造物主来说都是一样的。他既不会因为人类的崇拜而增加一丝毫,也不会因为人类的悖逆而减少一丝毫。也许有人会问:“既然造物主是无求于人类的,那他为什么又要求我们只崇拜他呢?我们崇拜他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说:人崇拜造物主,那是出于人的需要,而不是造物主的需要。这就像人对空气、水、阳光的需求一样;空气离开人的呼吸,它仍然是空气,既不会因为没有人呼吸它而减少一丝毫;水离开人的喝饮,它仍然是水,不会因为没有人喝它而减少一丝毫;即使大地空无一人,太阳也仍然会照耀着大地,一如既往。但是人一旦离开空气、水和阳光,他就无法生存。人对造物主的崇拜并不会给造物主增加一丝毫东西。但是人如果不崇拜造物主的话,他就会成为一个蒙昧的人,一个不明事理的人,一个放纵狂妄的人,一个甘受金钱、权力、私欲奴役的人,他的心将被蒙上黑暗,他将明知故犯地陷于迷误和歧途。正如古兰经所言,一个人如果说不崇拜造物主,马上就会有一个恶魔扑在他的身上。崇拜是人的天性,人如果不崇拜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他就会转而愚蠢地崇拜那些被造物。观察一下,在我们的身边的人和事,我们就会发现形形色色的偶像崇拜:做生意的市侩们崇拜财神爷,上海、宁波这些商业城市,待头大大小小的店铺里都供奉着赵公元帅、关公菩萨;名寺古刹大雄宝殿里香火异常兴旺,泥塑木雕的佛像前总是有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地叩拜、祈祷、求签;衣着时髦的少男少女们,疯狂地追捧着刘德华、沙宝亮,歌星们每一场拙劣的表演都会赢来追星族如潮的嘶喊……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也不崇拜的成年人是没有的。可许有人会问:“那么无神论者呢?无神论者也会崇拜什么吗?”我们说,那些自称什么也不信的无神论者其实都是偶像崇拜者。唯物主义的创始人崇拜“生产力”(金钱),他们把人类社会的一切的一切都归结为对“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争夺;阶级斗争论者迷信于“国家机器”,以为权力可以解决一切;斯大林、金日成们则拼命为人民的利益制造个人崇拜的狂热氛围。以至于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六七亿中国人集体对着领袖画像早请示、晚报告,跳“忠”字舞——当你面对天安门前人山人海、声嘶力竭山呼“万岁”的狂热镜头时,你还会说这些无神论者什么都不崇拜吗?!我们经常会碰到一些人说:“我什么也不信,我只相信科学。”科学是什么?科学是人类对自然界和人类生活各个学科领域的探索研究,在这个探索研究的过程中,人们不断地纠正着自己先前的错误认识,如果谁以为“科学”是无所不能的,是绝对正确的,那么,他又何异于那些对着人造的观音菩萨顶礼膜拜的偶像崇拜者呢?人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信仰,他就会陷于癫狂。人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方向,他就会走上迷误的歧途。人如果不崇拜至高无上的、独一的造物主,他就会陷于蒙昧的万丈深渊——在真理之外,除了谬妄,还会有什么呢?“信仰绝地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谁不信恶魔而信真主,谁确已把握住坚实的把柄。真主是全聪的,是全知的。真主是信道的人的保佑者,使他们从重重黑暗走入光明;不信道的人的保佑者是恶魔,使他们从光明走入重重黑暗——这些人,是火狱的居民,他们将永远地居住在那里。”(2256-257

八造物主是至高无上的,是创造一切,维护万物的、永生不灭、无始无终的主宰者。他全知一切事物,他是最公正的判决者,他为人类所设定的法则就是:行善者必得善报,作恶者自受其害,任何人都不会受到一丝毫的冤屈。“一个负罪者,不再负别人的罪;一个负重罪者,如果叫别人来替他分担罪恶,即么,即使是他的近亲也无法替他担负一丝毫。你只能警告在秘密中敬畏真主,并谨守拜功者。洗涤自身者,只为自己而洗涤。真主是唯一的归宿。”(3518)任何人都无法逃避造物主的清算和还报,哪怕他钻进高大的保垒或钻到地底下,哪怕他让人把自己的尸骨烧成灰撒进大海,造物主必定以他的所作所为还报于他。有人会说:“在我们死了以后还会有报应吗?那真是太荒唐了!”是的,在我们死亡之后的遥远的将来,造物主必定复活我们,根据我们在今生的所作所为清算和还报。难道我们不应该想一想,在我们在母腹中变成团肉之前,我们曾经是什么?是一颗无法用肉眼看见的受精卵,是一滴水。在这一滴水形成之前,我们是什么呢?是空气,是二氧化碳和水分子。造物主能够从无创造有,而赋予了我们生命,赋予我们高大的形体,那么当我们已经成为人之后,老死变成一堆矿物质和水、空气,他再用这一堆矿物质、水和空气使我们重新复原成活着时的形态,这难道不是比从无到有创造我们更容易吗?伊斯兰告诉我们,生命是永恒的。我们不相信死无报应。而理性和常识也告诉我们,在造物主所制定的常道中,物质是不灭的。任何一件东西,当从一种存在状态转换到另一种存在状态的时候,其质量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同时,我们也知道,时间和空间的结构并不是永远一成不变的。时间既可以加快其速度,也可以扭曲。当150亿年前宇宙由一个微乎其微的点,以突然的瞬间爆炸,然后不断地扩张到达其终点时,时间和空间的结构将发生变化。时光将倒流,宇宙将塌陷;那么,既然如此,末日的到来,人的复活,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整个宇宙都可以从无到有地被创造,那么,后世的天堂、火狱又有什么可否定的呢?当末日到来,当时空的状态被改变,后世乐园中永远的平安、幸福,以火狱中永无休止的痛苦报应,又有什么不可想象的呢?从信仰的角度来说,造物主的公正,注定后世报应的必然性。如果没有后世,怎么能够体现造物主的绝对的、仁慈和公正?从人类对社会正义和道德以及人生价值的执著追求来说,末日清算和后世报应是合理的必然存在。如果生命不是永恒的,人死如灯灭,一死百了,既没有世界末日的复活和清算,也没有后世的公平报应,那么人类还要追求社会正义、追求道德升华、追求人生价值干什么呢?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又何必要谴责和惩罚作恶的人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弱肉强食、醉生梦死,自私自利,岂非理所当然,无可非议?我们这个社会为什么道德沦丧、人心险恶、盗匪猖獗、人人自危?因为我们的社会大众没有对造物主的感恩和敬畏,因为我们这个社会近大半个世纪来宣扬的就是庸俗肤浅的现世主义、物质主义。当我们从内心坚定地作证“没有崇拜的,只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的这一刻起,我们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我”━一个有良心、有信仰、有道德、懂得自爱自尊的穆斯林,一个顺服于造物主及其常道的、人类中的最善良最优秀者。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生命财产、知识、健康、幸福,归根到底都是造物主(安拉乎、胡达、上帝、上天,真主)所给予我们的。如果没有造物主所给予的阳光、空气和水土,那么瓜果蔬菜、玉米土豆根本无法长成;如果没有造物主所给予的泥土和石块,我们就不可能凭空制造出砖头、水泥,建筑高楼大厦;如果没有造物主所给予的金银煤矿和石油,哪儿会有汽车飞机?如果我们不感谢造物主,那么,这对我们来说是不是最大的忘恩负义?一个对造物主没有丝毫感恩之心的人,从本质上来说,是不会有道德可言的,这就像虐待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的人,就绝不可能对别人有爱的可言一样。如果一个人,认识了造物主,却仍对造物主没有丝毫敬畏之心,那么,这个人就是不值得我们信赖的。对造物主的感恩和敬畏,是人之所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有信仰有道德的人的根本所在。古人说:“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就是说,圣人如果不记念造物主,就会变成狂妄无知的人,狂妄无知的人,如果能能记念造物主,他就会变成圣人。我们往往以为只有坏人才会去做坏事,好人是不会做坏事的。但事实上,却并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简单。当一个好人长期见惯了坏人坏事,或者当一个人面临着强烈的诱惑的时候,或者当一个好人心里感到不平衡的时候,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他往往就会去做坏事,关在监狱里的刑事犯,偷、抢、烧、杀、贪污腐化、吸毒贩毒的,这里面就全都是天生的坏人?孬种?不是的,人的一生中总是会经过许多许多的歧路,总是要面对许多许多个抉择,如果我们没有对造物主的虔诚信仰,如果我们的背后没有一个完整的、强大的价值体系作为支撑,那么我们就很容易由于一念之差而走上作恶、犯罪的迷途。人性是软弱的,在一个到处遍布着铺满鲜花的陷井的世界里,要独善其身,就必须要有执著的信仰——这个信仰就是伊斯兰:顺从造物主的教诲,从而获取个人、家庭和社会的平安、安宁、和平、文明、自由、幸福。这就是“伊斯兰”的一词的阿拉伯语本义。作为穆斯林,我们确信,古兰经是造物主降示给全人类的最后一部天启经典,是对全人类的警告和喜讯。是医治人类社会病态和心理病态的良方。是造物主对全人类的仁慈、教诲和拯救。当一个人确信穆罕默德是造物主派遣给人类的最后一位使者和先知,确信古兰经是他为我们带来的人类历史上最后一部天启经典,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决心洗心革面、决定过一种圣洁高尚的生活,意味着我们已成为感恩于造物主、敬畏于造物主、并顺从造物主积极进取的“顺从者”━穆斯林。这就意味着我们已获得了新生,我们过去的罪恶已一笔勾销,只要我们从此以后敬主爱人,努力行善,那么,等待我们的将不仅仅是今生的幸福,而且更有后世的永远的喜悦和安宁。清高伟大的造物主在他天启的古兰经中说:“凡信道的男女,我誓必使他们过一种幸福的生活,我誓必以他们所行的最大善功还报他们。”“信道且行善的人们,我必定勾销他们的罪恶和痛苦,我必定以他们行为的最优美的报酬赏赐他们。”(古兰经297)造物主是最仁慈的,他是最宽恕的。一个人,不论他以前做过什么事情,不论曾经无知地犯下过什么样的滔天罪恶,只要他在认识到真理之后,就痛下决心,真诚地向造物主悔过自新,那么,造物主就必定掩盖他的丑恶往事,必定勾销他的种种劣迹,必定宽恕他,赦免他、并涤净他的心灵。“我的过分自害的众仆呀!你们对真主的恩惠不要绝望,真主必定赦宥一切罪过,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有刑罚来临你们,而你们获得援助之前,你们应当归依你们的主。在刑罚不知不觉地忽然降临你们以前,你们应当遵从你们的主降示给你们的最美的训辞。”(3953)人生来就是软弱的,世界上没有不犯错的人,除了那些过去年代中被造物主所拣选和保护的先知、使者,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干罪的成年人,如果造物主不是仁慈的、宽恕的,那么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人类的存在了。我们要获得新生,就只有这一条道路:感谢造物主,敬畏造物主,顺服于造物主,时时刻刻警惕防范种种明显的和隐微的罪恶;真诚地忏悔,力行善功,从而获得造物主的喜悦和今生后世的平安与幸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个纯洁的人,才能过一种纯洁的、没有罪恶和痛苦的、真正意义上的人的生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心灵的真正解放,从而获得道德的完善和人格的升华;只有当我们的社会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成为穆斯林,我们才能获得人和人之间真正的“阿丹子孙皆兄弟”的手足之情。获得作为人所应当有的尊严。我们才能以一个堂堂正正的“人”的面目,生活在一个真正的人的社会━这个社会充满人对人的信任,充满人对人的关怀,在这个社会里人人活得安详、坦然。每一个人都不用担心上街被偷、买东西被宰,交友被骗、回家被抢。人人都有足够的社会安全感,人人活得舒坦无忧。“信道而且行善,并谨守拜功,完纳天课的人,将在他们的主那里享受报酬,他们将来没有恐惧,没有忧愁。”(2278)造物主是真实的存在,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发自内心地崇拜他、敬畏他。崇拜造物主,就意味着我们选择了一条全新的人生道路,意味着灵魂的自我拯救,自我改造。意味着我们将以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们的思维方式、价值准则以及于我们的言行,将发生本质的变化,对生活、对家庭、对社会、对前途充满热忱和希望。造物主是仁慈的、宽恕的、是公平的、慷慨的,他接受信道的忏悔和祈祷,他将在今生、后世无量地赐福每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应当敬畏真主,真主确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你们不要像那些忘记真主,故真主使他们忘记自身的人们一样;这等人,确是悖逆的。火狱的居民与乐园的居民不是平等的。乐园的居民,确是成功的。假若我把这部古兰经降示一座山,你必定看见那座山因畏惧真主而成为柔和的,崩溃的。这些比喻,是我为众人而设的,以便他们觉悟。他是真主,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他是全知幽玄的,他是普慈的、永慈的。他是真主,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他是君主。他是圣洁的,是健全的,是保佑的,是见证的,是万能的,是尊严的,是伟大的。赞颂真主,超绝万物,他是超乎他们所用以配他的。他是真主,是创造者,是赋形者。他有许多极美的称号,凡在天地间的,都赞他,他是万能的,是至睿的。”(5918-24)。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