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分析故事 >给客户的宝宝捐出自己的肝,身为兼职保姆的她,真的是天使~
  • 给客户的宝宝捐出自己的肝,身为兼职保姆的她,真的是天使~

  • 今天故事的主角是22岁的Kiersten Miles,一个如天使般的女孩。

    Kiersten是新泽西的一名大学生,主修特殊教育。

    在去年夏天,Kiersten想趁着暑假打工挣点钱,于是她询问周围的朋友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来介绍。

    在听了便利店打工、餐厅服务员等工作后,Kiersten选择去附近一户姓Rosko的人家当照看孩子的保姆。Rosko家有3个小孩,照顾他们刚好和自己教育孩子的专业有些相通。

    不过,在去之前,一位认识Rosko家的朋友告诉Kiersten,Rosko家3个孩子中最小的那一个身体不太好,照顾起来可能有些麻烦...

    因为对小孩子的热爱,Kiersten仍然去了。

    Rosko家的孩子们非常可爱。

    7岁的Mattea活泼,5岁的Trey淘气,每天都让家里热热闹闹的,Rosko夫妇也非常友善,很好说话。

    唯一让Kiersten有些担心的,是满9个月没多久的小婴儿 Talia。

    Talia确实身体不太好,经常病怏怏的样子...她安静,容易感到疲惫,不爱说话,而且经常露出她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应该有的愁苦表情..

    除此外,Kiersten还发现Talia的皮肤特别发黄,眼白有一部分还是灰色...

    到底是什么病才会这样呢?

    Kiersten询问Rosko夫妇,他们告诉她一个从没听过的名字:

    胆道闭锁(Biliary atresia )

    胆道闭锁是一种出现在婴儿中的罕见的肝脏类疾病,大约18000个孩子中会有一个得此病。这个病是由于婴儿的胆管被破坏,使胆汁流出肝脏受到阻滞,胆汁淤积造成肝脏受损。

    这种病唯一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进行肝脏移植。医生告诉Rosko夫妇,如果Talia不进行肝脏移植,她活不过2岁..

    实际上,在Kiersten过来当保姆的前几天,Rosko夫妇才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将Talia的名字放到器官共用联合组织(United Network for Organ Sharing)的名单上,祈祷在Talia的2岁生日之前,能有好心并且合适的肝脏捐献者为女儿捐献一截肝脏...

    原来肝脏可以捐献?

    Kiersten从来没有听说过,但她经常献血...

    虽然照顾Talia不过才3个星期,但Kiersten觉得她和这个小女孩之间已经有了奇妙的情感联系。Talia会向她软软地撒娇,会安安静静地躺在她怀里....

    Kiersten不想看着这个小女孩儿死去。

    也许...

    我可以为她捐献一截肝脏?


    Kiersten上网查找肝脏移植的知识,明白了Talia面临的困难,以及自己O型血的血型可以捐给任一血型的受肝者这个特点...

    在思考了几天,Kiersten拿定了主意:自己愿意当Talia肝脏的捐献者。


    Rosko夫妇深受震动。

    他们原本只是想招一个保姆,但对于寻找捐献者,只能祈祷有合适的人出现。因为捐献人的稀少和病人数量的庞大,再加上血型等因素需要匹配,肝脏移植总是可遇不可求。根据器官共用联合组织的数据,每天大约有22人因为等不到器官移植而死去。

    不过Rosko夫妇仍然劝Kiersten与父母谈谈,好好考虑一下。毕竟“捐出一截肝脏和献血,到底是不同的。”

    原本,Kiersten也十分担心自己的母亲会不同意,毕竟这是‘切出身体的一部分’。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母亲非常支持,并且将她的决定自豪地告诉了身边的朋友们。

    于是,在经过几个月的医学检测后,Kiersten被成功确认为是Talia合适的肝脏捐献者。

    在今年1月,她们两人在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和费城儿童医院经过14个小时的手术后,肝脏移植成功!

    Talia的身体开始渐渐好转,

    在接下来的一年,她将慢慢减少药物的摄入,最终成为一个普通健康的女孩。

    Rosko夫妇非常感动:

    ‘她(Kiersten)将我们原先绝望的情况转变成了充满希望的情况。如果没有她,我们会一直等在这里,等待着能有一个快要死去的捐献者的到来,拯救Talia。我们原本会一直痛苦地看着我们的宝宝变得越来越虚弱。如果没有Kiersten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会怎样...说实话,我们根本不敢去想。’

    Kiersten目前仍然躺在病床上,对于这次手术的成功,她也非常激动:

    ‘我完全不后悔做这次捐献。不过就是进行几次血检,透视,和医生们说话,以及在医院里呆上不到一周。在我看来,和拯救一条生命相比,我做的只是很小的牺牲。’

    不过,Kiersten也不是不曾犹豫过...

    坐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她担心过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否鲁莽...她知道肝脏移植手术在她的人生中只能有一次,而这一次机会她已经使用了。如果未来还有人更需要肝脏移植呢?如果自己的孩子需要肝脏移植呢?

    Kiersten纠结过,但她仍然坚持了下来。未来的需要也许是虚无的,但Talia目前的处境是自己亲眼目睹的。

    如果未来自己的孩子也需要肝脏移植,

    她祈祷着,也许未来有人能像此刻的她一样,无私地捐出一截自己的肝脏。

    ref:

    http://www.today.com/parents/nanny-donates-part-liver-toddler-she-babysits-t107657

    http://www.nzherald.co.nz/lifestyle/news/article.cfm?c_id=6&objectid=11793984


    -------------------

    -阿玛兰妲:她担心的居然不是对自己的身体有影响,而是人的一生只能捐献一次肝脏


    张诗航00587:学的就是特殊教育,经常献血,这次又捐了肝脏。真·天使。


    选择狗带的cp粉:真的是把小孩当做自己的小孩


    我是你琳:善良的女孩子


    甜酒果172的女朋友:才认识三个星期就决定捐献,该有多善良啊


    一粒塵瑤:我弟弟也是,可是很不幸运,他没熬过一年


    松鼠嫣:年纪大了好容易感动哦~看哭了


    San吖:宝宝今天出生23天,有一半的时间在医院度过,各种检查打针吃药,最后医生高度怀疑胆闭,让我们接回来观察大便情况


    马小菊的窝:前年我们县有一个孩子就是肝道闭锁,县民自发给他们家捐款三十多万,在上海做了移植手术。现在宝宝已经很健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