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分析故事 >李尔王(26)
  • 李尔王(26)

  • 心情说说
    点击关注可弹出隐藏图片


    李尔王


    当我在学校的舞蹈室踩着音乐的节奏,练习着肚皮舞,用腹部推动着胸部向前、向上、向后、向下。同时用腹部推动胯部向上、向前,向下、向后,让身体前后摆动,呈现出波浪的起伏的时候,我放在旁边地板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我身旁,不时纠正我的舞蹈姿势的男性舞蹈老师,直起身子,向他歉意的微笑了一下,走到一旁,保持上身的直立,头部和脖颈轻微的弯曲,保持臀部的水平,缓慢的蹲下,拿起我的手机,接了起来。

    是解晏的电话,我接起电话之后,以疑问的语气“喂”了一声,他说:“今天等我下了班,回家接上妈妈和孩子,就直接来接你吧?”我才想起来

    今天是解晏爸爸的生日,我一边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对解晏家人的不上心,一边笑着对解晏说:“好,放了学我等你,对了,你不用带着妈妈和孩子到学校里来了,你就停在四季酒店旁边吧,我走过去就行了。”和解晏说完了正事,又闲聊了几句,我才挂了电话。

    舞蹈老师微笑了一下,问我:“家里有事吗?”我笑着摇了摇头,说:“不好意思,那就继续吧?”他给了递了一块干净的毛巾。说:“擦擦脸吧,已经跳了一个小时了,该休息休息了。”

    和舞蹈老师坐在了休息椅上,我穿着宽松的训练服,现在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感到了有点冷,所以披上了一块毛巾。舞蹈老师三十多岁,叫王瑞,是舞蹈社区的教练。学校是没有肚皮舞的教程的,也没有相关的社区,王瑞教的是社交舞。有一次和他跳舞的时候,他无意说起了肚皮舞,这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然后他就每天中午在我午休的时候,抽出时间单独辅导我肚皮舞了。王瑞虽然跳肚皮舞,但却没有一丝一毫阴柔的感觉,那些如果由女性来表现就妩媚之极的动作,由他来体现却是一种阳刚之美。

    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骆驼,腹肌受到的训练强度太大,现在有些撕裂般的疼痛,我很想揉一下肚子,当着王瑞的面却不好意思。他说:“是不是小腹痛?”我有点害羞的点了点头,他说:“来做做放松运动吧,然后今天就差不多了。”

    王瑞播放了一首很舒缓的音乐,让我闭上眼睛,慢慢呼吸,他动作轻柔的引导着我的动作。我放松意识,调匀了呼吸,感受他的双手在我身上游走,我的身体在他的指令下做出回应,他用缓慢低沉的声音命令着我诸如打开双臂,双肩环绕,挺胸收腹,移动胯部之类的动作。我感受他的双手放到了我的腰腹部位,他用双手卡住我的腰,在我耳后说:“感受腹肌的力量,保持紧张,现在放松,对,再紧张,扩大它的张力,放松……”


    和王瑞结束了训练之后,我准备去上课了,而王瑞则打算回家,原本他在学校就是属于外聘和兼职,除非有社团活动的时候才会来,可现在因为我的原因,他每天都来,我感觉还是蛮愧疚和感谢的,一直想请他吃饭,又觉得应该避嫌,应该等解晏有时间,让解晏以我男朋友的身份,一起请他吃饭。

    我现在的性格已经和以前非常不同了,没有那么清高孤傲,学着和师长和同学多接触,多来往,我的模样又显小,周围的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天真无邪的人,可以说我比十八岁的时候,更加像十八岁

    《新闻采访与写作》的教授何星传很年轻,也很英俊,是周围一众女同学崇拜和仰慕的对象。为了和女同学们打成一片,她们谈论何星传而春心荡漾的时候,我也会出于礼貌表露天真而可爱的微笑。其实并不完全出于伪装和做作,在学校的时候,我确实会忘记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只有回到家里的时候,我才会猛然意识到,我在过着截然没有关联的双面人生。

    何星传确实可以称得上才子,原本应该是一堂理论和数据以及各种技巧堆砌的乏味课程,他讲得妙趣横生,不止女学生们爱他,他在男学生中同样受欢迎,这就可以看出他的魅力了。我常常饶有兴趣的注视他的一举一动,但这绝非出于性欲。如果他发现了我探究的目光,我就微笑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我的视线,就算他固执的追随着我的视线,我也绝对不做回应。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排斥和老师同学这一类的人来往,但我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给出去,就连王瑞也没有我的号码,只能提前和我约好时间。这也让我在学校里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传闻,有说我是大毒枭的女儿的,,有说我是出自孤儿院的,对于这些传言,我一概不去理会,击碎流言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不同的流言出现,让它们相互矛盾,直到根本不成立。

    当下课之后,我抱着教材赶往下一个教室的时候,何星传追上了我,和我并肩走在一起,我侧过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带起了最甜美的微笑,我说:“教授好?”他凑近我的身体说:“外表真的有很大的欺骗性啊,而且你笑的时候,笑意不达眼底,你的眼神很犀利。”我笑着问他:“所以呢?”他说:“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吧,有空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不会让你失望。”我说:“我可真希望中国的教育制度向美国学习啊,因为美国的教授和学生上了床之后,他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他说:“这在中国也会受到很大惩罚啊。为什么要全面禁止大学教授睡女学生呢?因为当一个教授睡了一个女学生之后,他得到了远远不止性那么简单。可是,我不想睡你啊。”我笑了一下,飞快的报出了我的电话号码,也没有重复第二遍,然后就抛下他,和他远远拉开了距离。周末的时候,我和解晏去远足,他走路没有我快,耐力没有我好。

    下午六点三十,我走出了学校大门,解晏是五点三十就下班了,现在差不多到了学校了吧。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到哪里了,他说已经在四季酒店对面等我了。

    拉开车门,我坐到了副驾驶上,在妈妈怀里的儿子一见我就张开双手让我抱,女儿则委委屈屈的窝在万燕萍的怀里,吃着手指,泪眼朦胧。万燕萍对我打了个招呼,叫我表嫂,我笑着答应了一声。我想从坐在后排的妈妈手里接过儿子,妈妈却对我儿子说:“乖,好好让姥姥抱着,别压到你妈妈肚子。”解晏也转过头对儿子说:“小璋最乖,让姥姥抱着,等一下爸爸给你看我小时候珍藏的变形金刚。”两个孩子已经取名字了,儿子叫解璋,女儿叫吴安。

    我望着车窗外飞驰的景物,闭紧了嘴巴,一言不发,心中思虑万千,却没有任何一点头绪。我已经开始自我质疑起来了,大概只是自己看错了吧,天底下长得像的人也很多,何况滕获麟不是说李旭刚头发全白了吗

    顺路去取了早上订的蛋糕,又买了一些解晏父母喜欢吃的水果,又给两个孩子买了点零食。到了解晏家父母的楼下,我听得见解晏逗孩子还有和我妈说话的声音,但我的灵魂好像已经不在他们中间,我的脸色发黑,身体瘫软,几乎要萎顿到了地上。解晏对刚才的事情已经释怀,他认为我就是晕车,很想下车去吐而已。他把手里提着的水果拿给万燕萍提着,把我搂到了怀里,他说:“多可怜的老婆,坐这么一会儿车就这么难过。”我妈说:“她啊,从小就这样,淘人。”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懂,连贯起来,却是那么的让人感觉陌生,我突然不可忍受的想要呕吐,我弯着腰,跑到一个角落里,狂吐起来。解晏对万燕萍说:“燕萍,你带着孩子和你阿姨先上去,我照顾你表嫂。”

    解晏轻柔的拍着我的背,直到我吐到吐不出来为止,我直起了腰,解晏用纸巾给我擦干净了嘴,又递上一瓶水。我接过矿泉水,漱过口之后,我把剩下的半瓶水丢在了地上,钻进了解晏的怀里,我对他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