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周一 · 有奖连载 | 《是谁为你送花来》第三期

楼主:白马时光图书 时间:2021-06-10 14:29:25

白马时光图书

公众号ID:bmsgbook

关注



上期回顾:


怀臻看着好友,虽然方琦与她性格截然相反,可是最知她的,却还是她!

“方琦,付出的感情收不回来,但是会过期!”她笑着握住方琦的手。

方琦忽然叹口气:“连保鲜膜都会过期,这世界什么东西会不过期?”

怀臻知道老友又开始伤春悲秋,立即握紧她的手:“我们的友情啊!”

方琦展颜笑了:“友谊天长地久?你最会哄我开心!”

怀臻也笑了:“你不相信?”

方琦斜斜睨她一眼:“我敢不信吗?”

怀臻低下头,暗想,若是男人被这风情流转的眼波触到,杀伤力可是百分百!


翌日,怀臻这一组人,接到一个新项目。

市政府准备新建一座开放式的图书馆,面向所有的设计事务所和设计院招标。“鼎峰”需要同许多有实力的事务所设计一较高下。

曹彻带领怀臻、方琦、冯凉三位主力大将,同四五名设计师及绘图员在会议室开第一次碰头会,大家各抒己见。

方琦说:“我觉得时尚感最重要。”

“太活泼的话,缺少图书馆静穆的感觉!”冯凉说。

“功能区域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创新的。”曹彻道。


“我倒觉得我们先不要这么快提出设计方向,不如先把有史以来所有图书馆的资料调出来看看,看看哪些感觉比较好,还缺少哪些内容,然后再多参考一些国外有名的图书馆的设计,我们再来开会,谈谈个人的意见。”怀臻发表自己的意见。

“就按怀臻说的办吧,先多了解点资料再碰头!”曹彻一向觉得怀臻冷静理性,总是一针见血提出最有效的建议。

刚自会议室出来,忽然前台小姐在门口喊:“怀臻,怀臻,又有人给你送花来了,出来签收!”

大家都望着怀臻。


怀臻低下头,匆匆走到门口接待处,她想,不会又是一盆仙人球吧?

不,这次更令怀臻意外!是一大束开得正艳的油菜花,金灿灿,似一簇阳光,包裹在几张已经泛黄的英文报纸里,被一名浑身不自在的中年人抱在怀里。

看到怀臻,中年男子立即将花塞进怀臻手中。

“你们店里还经营油菜花?”怀臻简直觉得匪夷所思。

“不、不、不!我们可不卖这个!这花是一大早,别人送来,让我们代送的!”中年人极力否认他们会卖油菜花。

“什么人送的?”怀臻问。


“不知道,我出去送花了,没看见!”中年男子催着怀臻在送花单上签字。

怀臻不想为难他,签了字,抱着那一大捧触目惊心的、明晃晃的油菜花走进办公室。顿时,办公室哗然了!

“怀臻,怀臻谁送你的?”

“怀臻,原来你喜欢油菜花啊!”

“不对啊,夏天应该已经没有油菜花了!”

同事们七嘴八舌,办公室似一锅煮沸的开水,沸腾腾,闹哄哄。

方琦更是整个人贴在怀臻背上,无比好奇地打量这束油菜花:“会不会里面有炸弹?”


怀臻苦笑,只觉得自己仿佛捅了马蜂窝。她将花放在桌上,抽出插在花束中的一张金色小卡片。卡片上,只有短短一行字:把春天送给你!

怀臻静下心,用电脑搜索有关油菜花的资料。原来,高寒地区,春天来得特别晚,此刻油菜花开得正盛!

是什么人送这些怪异的花?昨天是丑陋的仙人球,今天是高原的油菜花!那样费心思,难道只是为了恶作剧?还是——

怀臻一向反应敏捷的脑袋,此刻像被人浇了糨糊,全都黏糊糊,仿佛思维都被凝固了,无法运转。


冯凉忽然站在座位上,阴阳怪气地说:“谢怀臻,这些花真配你这个人,仙人球、油菜花,哈哈哈,也许下一次就是韭菜花或者椰菜花。”

怀臻看也不看他一眼,她向来走自己的路,随别人怎么说。

“怀臻,也许是谁想让你出丑。”方琦忽然冒了一句。

“为什么啊?”怀臻茫然地看着方琦。

“你真笨!送花的人就是想让大家像冯凉那样嘲笑你啊,只配收这些不伦不类的花!”方琦用力拍一下怀臻脑袋。

“谁同我有如此深仇大恨?”怀臻摸摸被方琦打疼的头,“单是这油菜花,恐怕也是空运来的吧,否则怎么会如此新鲜娇艳?”


“也是,豆腐买成肉价钱!”方琦托着腮,“要对付你,不知道有多少方法,单是把你的汽车轮胎戳两个洞,也比花如此代价,送这种东西强吧!”

怀臻点点头:“可是,谁会送我这种花呢?”

“有何居心呢?”方琦干脆坐在怀臻的位置上,打量这些花。

怀臻捧起花,将面孔埋到花里,深深吸一口气,丝丝清甜带着油沁沁的芬芳扑鼻而来,春天的气息立即浸入五脏六腑。

怀臻闭上眼睛,仿佛看见碧蓝的青海湖边,在蓝天与碧湖之间绵延的金色油菜花田,灿烂得满天满地、一望无垠,仿佛吸饱了天地间最璀璨的阳光。


因着这特殊的花香,她心情竟然无比轻松起来,甚至有一点小小的喜悦,自心尖一点点蔓延开来……她觉得,能在夏天收到一束春天的花,哪怕只是一束油菜花,也是很浪漫很特别的一件礼物。

“怀臻,小心中毒哦!万一是你的仇人送来的呢!嘿嘿,可能在花里投放了吸入可致命的慢性毒药哦!”方琦故意吓唬怀臻。

“不,我倒觉得没有那样险恶,甚至,还有一点点浪漫!”怀臻忽然记起,大学时代读过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一部小说名字《惊险的浪漫》。


“我可不觉得臭烘烘的油菜花浪漫!像百合、玫瑰、天堂鸟、铃兰才是属于浪漫的花!”方琦瘪瘪嘴巴,“谢怀臻,你最近品位越来越差,当心影响到你的工作!”

怀臻笑起来,将花放在桌上:“放心,我不会把图书馆建在油菜花田中!”

小道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嘴巴除了吃饭,讲话自然占去大半时间。闲着不用,可憋坏那一群生活无聊的男男女女了。

午饭时候,连曹彻都走到谢怀臻身边促狭地笑:“听说你收了好大一束油菜花!”

 

第三天,谢怀臻又收到花了!

怀臻接过那捧看起来平平无奇到让人有点失望的香槟色玫瑰。那些玫瑰,竟然全部取材于薄薄的、淡雅的手揉纸。连满天星也是指甲盖大小的白色手揉纸细细揉捏而成。玫瑰的枝干、叶子都是纸做的,几乎可以乱真。

那卡片上只写了一句:送你,不凋谢的美。

她坐下来,捧起玫瑰,竟然有淡淡香气,隐隐散发而出……似一款非常冷僻的香水——地中海花园,不,也不是,地中海花园的味道更清冷,带一点点特立独行的苦。这个味道,淡淡的,甜味中带几分爽朗明亮,如秋日里可以坦荡迎视的阳光。


是!这是怀臻最喜欢的一款香水——尼罗河花园。这款香水表达的是连接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永恒时间观,代表生生不息!纸玫瑰,配上这独特的香味,竟然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每一朵都蕴藏着无穷的生命力。

方琦闻闻花,又闻闻怀臻:“跟你身上的香水味道一样,一定是个熟悉你的人!”

怀臻点点头:“我实在想不出,我认识的男人里有谁会如此心思细腻!”

“也许是个女人。”方琦凑到怀臻跟前,“其实,你作风爽朗大方,不拘小节,也很讨女人喜欢。”


是!女人最知道女人的心思!可是,不知为何,怀臻总觉得这是个男人。或许她私心希望着这是个男人。

“方琦,我没有那种嗜好。”怀臻正色说。

“也许对方有!怀臻,爱情没有性别之分!”方琦歪着头,不正经地说。

她最喜欢跟怀臻开玩笑。每次看她正经八百的样子,她就想笑!

谁也别想同谢怀臻开玩笑,她做人做事太过认真,稍微隐晦含蓄点的笑话,她都当作真人真事来听!

谢怀臻老老实实回答:“我永远无法爱上一个女人。”


“谢怀臻,去年生日,你跟我说,你爱我!”方琦故意怪叫,拉下面孔装生气。

“方琦,你知道我说的爱,与你说的爱不同。”怀臻有点解释不清楚,着急起来。

方琦忍不住狂笑,夸张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小妞,来,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找出送花的人来!”方琦坐回自己位置。

怀臻摇摇头胸有成竹:“不用!这个人费那样多心思,绝不会不让我知道他是谁就收手!我们只需等待!”

送花的人,若不是目的性很强,断然不会花如此多心思与精力。


对方已经打定主意,想从怀臻这里获得更多东西。

方琦笑起来:“这个游戏有点刺激了。”

怀臻笑了:“是啊,如果一下就知道谜底,反而没意思。”

“对,也许这个人便是上次你去领奖时,坐在你旁边,不断挖鼻孔的男人。”方琦又笑起来。

“喂!少拿恶心当有趣!”怀臻也笑出声,心情好得出奇,仿佛有一种轻飘飘的情绪,一直在胸中来回飘荡。

“你这招叫守株待兔?”方琦敲敲桌子。

怀臻摇摇头:“它若是兔子,我岂不是成了树?”


“你那样纤弱,一定是株柳树!”方琦忽然想到,在美国读书时,有一次起大风,怀臻太过瘦弱,捧着饭盒被风吹得跌倒在地。

多么奇怪,弱不禁风就是发明出来形容怀臻的吧。怀臻却在想——守株待兔也是发明出来形容男女关系的。

有一种树,总有兔子甘愿拼老命撞上来送死!方琦就是这样的树。

有一种树,遇到兔子撞上来,会不断躲闪,让对方想送死都有心无力。怀臻有时候便扮演这样的角色,根本不给追求者撞上来的机会。


有一种树,仿佛橡胶做成。他只是把兔子撞得七荤八素,却不让对方一死到底,最终,还是会醒过来,可是会有各种后遗症。要么患上脑震荡,走路东倒西歪,随便遇到一棵树,管它是否歪瓜裂枣,糊里糊涂撞死过去。要么满身伤痕,连爱的能力都丧失了,看见树便立即敬而远之、望而生畏、独醒终生。曹彻就是这样的树。

怀臻觉得自己就是只可怜的兔子,拼了全力撞上去,却始终要被逼迫醒过来。一次失败的恋情,不是不让人后怕的。

 

下班的时候,同事都长长松一口气。只有怀臻,暗自在心中叹口气。她缺乏朋友,生活乏善可陈,大多数时间,她都一个人。

女人的友情很奇怪,她们只爱和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的女人做朋友。不能把自己比下去,也不能糟到令自己掉价。这个尺度,只有女人最明白。

如今肯与怀臻说两句真心话的朋友越来越少。

怀臻买一条破了洞的牛仔裤,都有人说:“这条裤子,怕是我们一个月的薪水吧。”


渐渐地,怀臻也不太愿意约会这些女友。大多数时候,她宁可一个人看电影、逛街、吃饭,虽然寂寞一点,但胜在耳根清净。可时间长了,怀臻也觉得生活乏善可陈。如果可以,她愿意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六小时。

可是,偏巧最近刚刚忙完一个大项目,新的项目又刚开头,怀臻实在找不到理由留在办公室加班。

她走出公司,正是夕阳最美的时候。怀臻深深吸口气,将心底那丝寂寞的阴霾藏到身体更深一点的地方。


她开车到书城,每次觉得寂寞的时候,她都愿意挑几本好看的书,打发一下时光。在书城里逛了二十分钟,便不由自主又走到建筑类图书的书架前。

她自己都暗自好笑——她的爱好那样狭窄,除去工作,她仿佛对一切都不太感兴趣。

她站在一本画册前,埋头看起来。这是一本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画册,怀臻一翻开便被深深吸引。她蹲在地上,一页一页看起来。看到一些别致的图案和造型,她又忍不住从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用铅笔草草勾几笔,留个大致轮廓,或者思路。


这个本子,怀臻永不离身,每次看到能触发灵感的图案,或者突发奇想的时候,她总是会第一时间记录下来。这样,到了冥思苦想不得其法的时候,她可以将这个小本子拿出来,总能得到一些启发。怀臻家中,这样的小本子,足足装了一大箱,这些对于她来说,都是无价之宝。

等她再次从画册里抬起头,窗外天色已经尽黑。站立起身的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大脑充血,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她抓紧书架边沿,要过好几秒,才能睁开眼睛。


她浑然不知,在她身后的一个书架后,有一双眼睛,一直默默盯着她,一眨不眨。她看了多久书,那双眼就藏在暗处,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她多久。

那双眼睛的主人,看着她捶打着蹲麻木的腿,一瘸一拐消失在视线里,才从书架后走了出来。他忍不住腹诽:这女孩子真寂寞,像个苦行僧,难怪那人肯花那么多钱哄她开心。


第四章

开在纸巾上的玫瑰

 

下班时分,曹彻打电话来:“怀臻!”

“嗯?”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知道!”怀臻低下头。

今日,是曹彻同她第一次正式约会的纪念日。已经过去整整四年!

怀臻忽然有点鼻子发酸。

“一起吃晚饭好吗?”曹彻说。

“好啊!”怀臻点点头。

“老地方?”

“老地方!”

老地方,是怀臻同曹彻第一次约会时去的地方。就在那里,怀臻成了曹彻的女友。也是在那里,他们分手做回普通朋友……缘起缘灭都在同一个地方。

怀臻觉得,缘分同她开了个玩笑,兜兜转转,她始终站在原地……

 

老地方——真的是个叫“老地方”的中餐厅。规模很小,可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墙壁是淡淡米色,整个餐馆氛围好似一个家。

老板是个细心人,桌上永远摆放着时令鲜花,十分雅致。餐馆后面,有个小小留言板,上面贴着各种留言,还有老顾客的合影。

怀臻走过去一点,上面甚至还保留着怀臻与曹彻的一张合影,只是已经有些败色了。画面上,两个人,头碰头,傻傻笑着,十分幸福。若时间定格在那一刻多好。

怀臻刚坐下,曹彻也停好车进来。


老板殷勤地走过来:“两位好久没来了!”

“你这里,一点都没变!”曹彻笑着说。

“不然怎么敢叫老地方?”老板将菜单递给曹彻。

怀臻低下头,忽然想起一个词语——物是人非。不,不对!物没变,人还是那个人,可是感情变了!

曹彻点了几道怀臻爱吃的菜,他始终记得她的喜好。

“听说,这几天,你收了不少花!”曹彻笑着问。

“是啊,全都奇奇怪怪!”怀臻笑答。

“小心!”曹彻提醒道。

“我知道!”怀臻用手托住腮,灯光下,眼睛似深不见底的静潭,倒映星星点点的波光。

 

五年前,怀臻刚到“鼎峰”。他知道她父亲是谢常意,心底有一点点看不起这个身世显赫的富家女。可是,渐渐他发现,这个沉默的女孩,身上蕴含着一股特殊的倔强。

有一次半夜,他折返回办公室取东西,发现瘦弱的她,正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夜深人静,电脑屏幕幽蓝的灯光下,她聚精会神的大眼睛灿若星辰。

从此,他开始暗暗留意她,开始刻意留下来,跟她一起加班。他发现,这个少女思维灵动,简直是个天才。然而,最可贵的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天才,那种气质,更加令人折服。


于是,他爱上了她。开始处处照顾她,半夜送她回家,总是在她门口流连。渴望她开门,跟他再多说几句话。 

怀臻望着曹彻——他越发沉稳。

当年,她隐隐地知道,他待她同别的女同事不同。他照顾她更多,总是留下来陪她加班。

工作上,更是指点多多,几乎倾囊相助。晚上,他送她回家。关了门,她也知道,他还在门口,没有走!

直到——四年前的这一天。下班时,他问她:“加班吗?”

她说:“不!”

“一起吃晚饭好吗?”曹彻试探着说,怕她拒绝。

“好啊!”怀臻点点头,忽然放下心。

他终于开口了!

“去哪里?”怀臻问。

“老地方!”曹彻笑嘻嘻,满面春风!

“老地方?”怀臻惊异,她并没有同他单独出去吃过饭。


然后,他带她来到这里!谢怀臻第一次知道,原来真的有个餐馆叫“老地方”。于是,这里成了他们的老地方。

那晚,他喝了一点酒,胆子比往日大些。她也喝了点酒,面颊绯红,目光柔和得似天鹅绒。他看着她,那样专注,黑漆漆的眸子里,像燃了一团火。她心跳很快,可是充满期待。

他鼓起勇气说:“当我女朋友可以吗?”

她的心顿时漏跳一拍,然后她听见自己说:“连花也没收到,怎么答应你?”

他笑了,知道她不会拒绝他。胸腔中,有一股非凡的力量在推动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用老板写菜单的圆珠笔,在餐巾纸上,画了一朵玫瑰花。花的旁边写着:“曹彻喜欢谢怀臻!”


怀臻笑了,接过笔:“谢怀臻也喜欢曹彻!”

当时,怀臻就知道——不管事情如何发展,时光如何流逝,不管今后别人送她再美丽、再名贵、再奇异的花,她心里,最珍贵的,永远是这一朵。这一朵,画在纸巾上的玫瑰花。

菜端上来,色香味俱全。怀臻好胃口地吃了很多。

曹彻今日兴致也不错,说了很多笑话。

席间,两人又都喝了点酒,微微有些醺,一切都好像放慢了速度,悠悠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恍惚中,如同时光倒流,一切又都回来了。

怀臻白皙的面颊上,微微有些红晕,她的神态有一点点天真的娇憨,大眼睛似蓄了一汪水。


这个女人,曾经百分之百属于自己,她的娇憨、她的天真、她的任性、她的倔强、她的温柔、她的嗔怪,还有她眼睛里那一泓湿淋淋的水光。

忍不住,终于忍不住——似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在蛊惑他——曹彻伸出手,轻轻抚上怀臻的面颊。她的面颊火烫,似醇酒,在火炉上温得刚刚好,足够暖和一个人的身与心……曹彻从手心到心都醉了……

怀臻的面颊贴在曹彻手心——曹彻的手心,好凉,冰得似刚刚自寒潭中跃出的鲤鱼脊,令人胆寒……怀臻的面颊仿佛被极细的绣花针猛地扎了一下。下意识,她将头偏开——已经受过一次伤害,疼痛至今还留有余威。若再沦陷一次,恐怕真的会万劫不复!于是,怀臻只轻轻一闪。


曹彻的酒醒了!他的手僵在空中,不知如何是好,像一个摆错了位置的手势,顿时尴尬起来。他愣一愣,随即落落大方地说:“怀臻,你仍然让人心动!”

怀臻耸耸肩膀:“不好意思,自分手后,我已经不习惯异性接近!”

曹彻忽然开心起来——多好,怀臻仍然不属于任何人!两人都坦诚相对,反而化解了紧张的气氛。一切又融洽起来。然后,曹彻送怀臻到家门口。

下了车,怀臻对车上的曹彻挥挥手:“明天见!”

曹彻稳稳坐在车上,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还不走?”

“我看你房间灯亮了再走!”曹彻敲敲方向盘。

怀臻不觉心中一暖——

以前,他送她回家,总是看着她房间的灯亮了,才会放心离开。

“好!”怀臻转身,上楼,进门,开灯。

可是,曹彻并没有走!

怀臻走到窗帘前,她握紧拳头,忍住向下探视的冲动——曹彻望着窗口——那样熟悉,可是少了一张笑脸。

以前,每次送怀臻回家,她总是会忍不住在窗口目送曹彻,直到他的车开远了……也许——她真的已经放下!

曹彻发动车子,离开。寂静的夜里,引擎的声音那样清晰——他走了!以前,他总是在楼下流连,不看到自己,不会离开……也许——他真的放下了!


怀臻叹口气,转过身。灯光柔和地照在书桌正对面的墙上,小小镜框微微反着幽光。怀臻走近一点,那镜框中是一张铺平的餐巾纸,上面用圆珠笔画着一朵蓝色的玫瑰。玫瑰含苞,因为没有生命,故而永远留在将开未开的这一刻,似乎还有很多美丽的未来在等着它。

可是,怀臻知道,这玫瑰永远也没有绽开的一天。它在充满期待的瞬间已经萎谢。怀臻默默看着它,如今它不过是怀臻凭吊逝去爱情的一个死物。这是一段回忆,一个标本,一件遗物。只有过去,没有未来。

 

翌日,怀臻如常上班。电脑前,怀臻一贯地平和,没有人看出,她整晚都没有睡好。她似乎在期盼着什么,不时抬头看看门外——天都快黑透了!怀臻有一点焦躁,隐隐地,她觉得这神秘人已经开始控制她的心神。

忽然,电脑屏幕上,跳出一封陌生的邮件。怀臻随手点开。她张大口,来不及闭上——

那陌生的信息显示,对方昵称为——“送花人”!内容只有四个字:今天的花!

怀臻愣怔!突然,听到“砰”一声闷响。她吓一跳,只觉办公桌对着的一整面玻璃幕墙都在闪光。


尚未黑透的天空璀璨流光,正绽开一朵硕大的烟花,绚烂、华丽,缤纷得像个奢侈迷幻的梦境。烟花一朵接一朵,层层叠叠,可是,怀臻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烟花已经谢幕,徒留漆黑空洞如夜空般的屏幕。由繁盛到落寞,从喧哗到冷清——只是一瞬。

怀臻低头,又一封新邮件:“人因聚而欢乐,烟花因散而盛放,却都注定归于平静……你要永远的寂静,还是刹那的璀璨?”

“你是谁?”怀臻条件反射地敲下键盘,按下回车键。可是,没有回邮!她还是没有逮到他!怀臻呆呆看着屏幕——


人生的真相也许不过是一场梦境,它的底色是永恒如墨汁的夜空,只有烟花散开的一瞬间,你能看到别样的色彩与幻境。一旦烟花散去,那单一的底色更加漆黑乏味。是要一成不变的黑暗,还是变化后,更长久的死寂?这个难题,怀臻永远答不上来。

“怀臻,今天没有送花来吗?”快下班的时候,方琦在自己的位置上问。

“送了。”怀臻懒洋洋回答。

“我怎么没看见!”方琦“嗖”的一声,自座位上站起来,向怀臻桌上张望。

“什么都没有嘛!”方琦努力伸了伸脖子。

“你过来看吧!”怀臻向方琦招招手。

方琦赶紧走到隔壁。


此文书籍

当当

京东

点击二维码图片,长按可购买


公告栏


参加昨天留言活动的获奖者,是微信昵称为“知苡”的朋友,请获奖者留言(在公布你中奖的文章下留言邮寄信息,包括姓名、电话、地址),好寄小礼物给你!


有奖连载活动继续中——


参与方式:读过本书的孩子在文末一句推荐语;没读过的孩子坚持在连载的文章下方打卡(留言即可)。白马君每天都会从留言下方抽中一名小幸运者,次日即公布。


所有中奖的小伙伴们一定要记得邮寄信息3天内发送有效哦!!!


爱你们




 • end • 

编辑 | 小哼

图 | 网络


以图书发展影视 以影视促进图书

微博:白马时光图书

投稿:tg@bmsgmedia.com

招聘:hr@bmsgmedia.com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是谁为你送花来》购买页面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