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东方文韵 散文】邓宏珍 | 父亲和那些挥之不去的家事

楼主:东方文韵 时间:2021-07-31 09:42:36

【东方文韵  征稿启事】

【东方文韵  紧急通知】国际东方散文奖组委会紧急通知


父亲和那些挥之不去的家事

                    文|邓宏珍


清晰的世界变得模模糊糊朦朦胧胧,就连面对面我的脸,父亲也看不清楚。

 

 父亲住院了,眼底出血。共住了二十天,掐指算的日子,尤其是最后十多天,如坐牢一般。尽管我们都很小心,尽管我们都尽量大胆的让他自由,晚上没陪,他要求一个人在医院。这是违反护理八十一岁老人规定的。


盼望着盼望着,出院的日子到来了。大街上已经有万条垂下绿丝绦的诱人景色。出院前一天,父亲反反复复的交代,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明天来早点儿,明天来早点儿,办出院手续。


迫不及待的滴完液体,近中午赶到了家。我能看得出来,父亲深一脚浅一脚的踏步前进。虽然出院,还要静养,看什么还是模糊的。下意识地挎父亲的胳膊,他不高兴地推开我,说不让搀扶。父亲的确说过好多次,被搀扶着就真的感觉自己不中用了。


父亲豪迈般地跨进家门,母亲正颤颤巍巍的把白白光光软软乎乎的生面团往笼上放呢。父亲向母亲大人汇报过之后,回到西院。西院有他儿子救回的流浪狗。平日里,父亲从东院出门没几步,西院的狗就汪汪叫,迎接他的老主人,直到父亲走进家门,那狗才肯把汪汪的声音改为摇头摆尾上窜下蹦。


父亲期盼的床就在眼前,心急火燎的心算是抚平了。但父亲仍然站着,他不让我摸从医院带回的东西。、:“你不知道咋放,不要管。”父亲认真地把眼药放在一个小盘子里,把药盒放在床旁边的桌子一角,说是当样本。把随身听放在床头桌子上那个曾经维系着全家人吃喝,肩负着我们学费的长方形木质托盘,那托盘可是父亲亲手做的。毛巾放在枕头旁边,又张开手摊摊平。把大侄子买的智能手机从怀里掏出来,滑一下,看看天气信息。“脏衣服不要动。”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连脏衣服也不让摸。父亲终于惬意地躺在床上,想睡会儿,他说好累得慌。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墙上那个上世纪留下的相框:人数最多,色彩最丰富的要数五年前暑假照的全家福。三代人共十九口。两个大学在读,两个已经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新生。大家心里都明白,以后的日子再聚齐不容易了。2016年底,大侄子休完一个月的公假,工作出国了。两天后,二侄子飞到了家。这是他五年来回家过的第一个春节,2017年的春节。


接力棒也中。只读过两年小学的父亲言不由衷。


第一张全家福是1989年春节的那张彩照,地点东院的平房上,背景,冬日暖阳下斑驳的雪景,人物共十口。那年,我参加了工作,那年,大嫂生了大侄子,那年,二哥娶了二嫂。


两张二寸黑白照并排,是大哥和二哥。


大哥标准的国字脸,浓眉大眼,优秀的人民教师,曾经,被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指为是憨子的我的大哥,十八岁从教至今。二哥略长的茂密的黑发和着他稍微瘦长的脸,透出他的行动之迅速感,那欲张又合上的嘴唇,似乎要告诉你,他不仅功课好,其实也像时尚的文艺青年。


二哥相片的右上角有一小块重黑色,我能想起是二哥在高中时代跟挚友叫中治的合影,重黑色是中治哥衣服的颜色。这哪里能看得出血管瘤的痕迹?曾经乐天派的二哥,经历了连续两次高考,两次名列前茅,两次都收不到录取通知书的悲催。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父亲的儿子,就这样与高考无缘,就这样与大学无缘。那两年家里的空气啊,怎一个愁字了得!


两个赤肚子孩子站在板凳上,板凳是放在八仙桌子上的。这是我的大哥二哥。据说,拍照当时,二哥正好没憋住,撒了尿。照片经解说,可略窥一斑。因此,父亲的相好争相要求赠与此超级捣蛋皮的哥儿俩靓照。


赫然显示结婚留念的字样,时间58.5.1。其实,也是在父亲住院期间,我从他的手机里翻看到的,才知道父母结为伉俪的准确时间。母亲垂肩短发,偏分,高吊裤,绣花鞋。母亲那气质散发出几分高雅,左手扶在父亲的肩上。父亲列宁服,头发三七分,大腿翘着二腿。父母的胸前都别有像章。


之后,母亲接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之后,新婚燕尔的父母分居,一个工作,一个上学。之后,一个工作在三门峡,一个工作在洛阳。之后,父母先后回了老家。之后,母亲汗滴禾下土,腹中的宝贝夭折,又粗又长的大辫子变成了秃子,右眼失明,皮包骨头,成了连人民币都不认识的傻瓜。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父亲生日的漆黑夜晚,阴历九月十九天,父亲欲哭无泪地抱着自己曾经亭亭玉立的,英姿飒爽的新娘,挪动着五十米,五十米挪动着,来到生产队的饲养房里。父亲无助地厮守着他还没来得及呵护过的妻子,听着被风忽闪进来的雨飘过来的话语:看看她还有气儿没有,听听死了没有。


之后,秃头的母亲长出了黑发。之后,母亲告别了不会下蛋的鸡的光荣称号,母亲生出了大哥,母亲给了父亲一个家。之后,父母成为了五个孩子的爹妈。如今,父母成为了七个孩子的爷爷奶奶。

…….


院外的一阵犬吠打断了我的思绪,床上的父亲已安然入睡,望着他饱经沧桑的脸庞,莫名的忧伤袭上心头。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邓宏珍,古都洛阳人,已届不惑之年。喜爱文学,空余好信手随笔,多有零散文字自娱自乐。偶有短文见诸报刊,供读者一笑。

战略合作伙伴

顾问:东方散文杂志总编  憨仲

          海河文学杂志社主编 张莉莉

      香港两岸经贸杂志社主编 郭洪涛

主编 : 路曼曼 (wxzh689)

编委:   小说  宋永照

           散文    白冰

           诗歌    国哥

合作纸媒:东方散文 海河文学杂志社香港两岸经贸杂志社

投稿邮箱:2108332259@qq.com



点击“蓝色”关注

东方文韵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