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泗安古镇的地名文化

楼主:箬溪船长 时间:2020-11-15 14:07:45

        泗安镇地处长兴西部,西边紧邻安徽省宣城市广德县,辖区总面积234.9平方公里。镇域内,北西南三面为矮山丘陵地貌,包围着中部的泗安盆地,泗安塘由西向东穿境而过,河港两岸及东部地区属长泗平原。泗安境域发现的古人类遗址距今100万年,是浙江省目前最早发现有人类的地方;秦朝时,秦始皇在泗安境内设故鄣郡,是全国三十六郡之一;直到隋代,泗安区域属故鄣县(六朝时,东部地区属故鄣县分出的原乡县),唐初武德年间始并入长城县(今长兴县)。

        泗安镇区域在北宋前称“四安乡”(东部管埭一带属万安乡,后属谢公乡);南宋至明代改称“方山乡”;清代属方山区;民国时期改“泗安区”,集镇部分属泗安镇(含上中下泗安),乡村地区区划变更频繁,曾设置民治乡、广安乡(仙山乡)、管埭乡、长潮乡。泗安地区在1860—1864年间因“长毛”造反,惨遭毁灭性打击,原住民或亡于屠戮或死于瘟疫十存之一;同治年间,徽州、湖州及宁绍地区的商人和工匠纷至沓来,后又有河南信阳的光山、罗山、湖北英山、浙江温州平阳、安徽安庆和六安、苏北船民先后移居泗安镇农村地区,解放后又有新安江移民来此,使之成为典型的移民地区,目前方言以河南官话为主,辅之以长兴土话、闽南语、苏北话、建德话。其中的四安集镇部分在北宋初年为湖州府十六镇之一,南宋年间为湖州府六大古镇之一,向朝廷所缴商税仅次于乌程县的乌镇。明清之际为闻名全国的江南“米市”和山货集散重镇,向有“拉不完的广德、运不完的泗安”传世。民国年间镇上居民一度达万人,为长兴县第一大镇,但“抗战”初期因川军出川抵抗日寇入侵南京为“广德、泗安战役”的发生地,泗安古镇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房屋尽焚毁,几乎片瓦无存。解放以后随着水路运输的逐渐衰弱,商业重镇雄风不再,由于工业不兴,人口也不断迁出,目前城镇居民人口仅剩2000人左右。今日老镇已显衰老,近期将面临旧镇改造的历史新机遇,故将集镇的地名文化作一介绍,使远离泗安镇的诸多乡亲看到此文,能够聊解乡愁。        泗安集镇在民国之前一直称“四安镇”,得名于境内的“仙山”古名“四安山”,因仙山(又名尖山)突兀而起如笔卓立,四方平广,故名四安山,四安溪和四安镇皆由此而同名。四安镇镇区后向西发展,由下泗安的关梢头经中泗安达上泗安的三天门,集镇街道长达七华里,分称下四安、中四安、上四安(民国十九年间似分设过宜长、广吉、广安三镇),又因水路发达,民国时始改称“泗安镇”。另有一说,四安之得名,系隋朝设鹰扬府时,以其地保障吴兴、安吉、故鄣、宜兴而得名。还有两则关于泗安得名的讹传。一为如今广泛流传的的因四安古城设四门以保安吉、广德、长兴、宜兴之说;二为由“四安”更名为“泗安”,是刘伯温为破四安镇的风水加上了三点水。但传说亦可作为第三种说法,以增谈资。泗安集镇始于隋朝大业九年(613)在“下泗安”筑城,设鹰扬府;唐朝和五代十国时期为军镇;自宋至民国向为浙西大镇,乃军事重镇和江南著名米市,商业发达。宋时设官以监商税;元时,亦设税务司于此;明清时改置巡检司。同治中兴后,湖州、徽州、宁绍移民首先至此,因地处浙皖交通要道,水陆码头再次造就泗安镇的繁华,至民国年间发展成“七里长街”,居民约万人,成为长兴县第一大镇。

        一、上泗安集镇              

        至迟在明朝已经发展为集镇,在上泗安街的西端有一座寿星桥,为宋代移居泗安的长兴望族孙氏(明清时期“一门五进士”,民国年间仍为泗安豪族),于明崇祯年间建造。            

        因位于泗安古镇的西部,土人将西边称之为“上”,故名上泗安。由于广德、孝丰一带不通水路,山货等物必须用独轮车走陆路运到泗安溪船运,而稻业古码头就位于“上泗安”,故而上泗安在清末和民国年间十分发达。如今上泗安还保留有南宋慈懿太后始建的泗安到广德的一截古道和泗安溪上的塌水桥和太平高桥,现已被列作县级文保单位。      

        上泗安街从头天门延伸至三天门,旧时为去仙山寿圣寺烧香祈佛的必经之地,其中三天门曾为抗战时期县国民政府临时办公地。塌水桥金氏为清代民国年间的泗安豪绅,抗战初期金晋卿为泗安商会会长,出任过长兴民间抗日武装部队的副总指挥。     

         二、中泗安集镇                                 

        中泗安位于泗安集镇的中段,由两汉之际张渤开挖的泗安溪在村北蜿蜓而过,旧有祭祀祠山大帝张渤的祠山庙香火旺盛,特别是从祠山大帝的生日阴历二月初八开始到二月二十的日子里,四方百姓赶来拜祭,各地艺人纷至表演,摩肩接踵、热闹非凡。可惜1937年11月下旬,日寇入侵,一把大火烧毁了祠山庙。另在位于“四安”古城的西门——吉安门外,还有一座祭祀远古时代华夏族神话中的天神——东皇太一的东皇殿,彰显泗安古镇所祭诸神的多样性。东皇殿现虽复建,终不能恢复旧貌。在吉安门(泗安人俗称“西门头南侧,古“四安城”的南护城河仍保留原貌。                
        贴着护城河还残存有光绪廿七年(1902)所建的新安会馆(古徽州商人经商聚集之地以新安江为名所建的同乡会馆)遗址,当为徽州人集聚泗安经商之痕印。泗安镇上众多姓汪、胡、许、俞的居民多为徽州人后代。                       

        泗安镇小(现已废弃):泗安镇小创建于民国之初,是长兴最早建立的新式学堂。其前身是宁绍会馆,因清末绍兴宁波移民较多,在泗安镇西门内侧设立了宁绍会馆,宁绍移民为泗安镇第一代移民,后代统一讲长兴话。上世纪三十年代,从这所学校走出了彭海涛、李焕、钦敦立等一批长兴风云人物。                                

                                                      (泗安镇小老校舍)

                              (位于高地上的新四军老战士彭海涛〈汪寿彭〉旧居)      

        三、下泗安集镇          

        下泗安街的西南端为隋代“四安城”所在,城设四门:北为广安门、东为长安门、南为顺安门、西为吉安门,并非县志所称的北宜安、东长安、南吉安、西广安门之说,城南尚有古城遗迹,绕城的护城河除北护城河于上世纪80年代填埋以外,西、南、东段尤存。北门跨护城河上有“平桥”,据称为唐代古桥,现被埋于水泥路面之下,附近一带仍称“平桥头”,“平桥”即为古北门——广安门所在。“平桥头”往南的直街称“平桥街”,旧时有茶馆和酱油作坊,闻名江南的名点“泗安酥糖”即出自这里;平桥街南端的顺安门向称“南门头”,为清初由小沉渎钦氏由县城皇家湾移居泗安的钦氏著姓居住地,清代上海南汇县的首任知县钦涟和上世纪的著名报人本立均出生于此,往南通向望春桥和南华山。东门已经消失无痕,现为泗安中学所在地,附近还有旧泗安地区医院。古代四安镇所设驿站“公馆基”在泗安溪的北侧(已填埋),为清代泗安巡检司办公旧址,清末巡检使司朱镇曾编有《长兴县志拾遗》两卷。抗战时,一度成为日军宪兵司令部所在地(1944年12月14日,新四军冒雪夜袭泗安镇攻此碉堡,取得大捷),上世纪为泗安区署和管埭公社治所。                                                                     (公馆基南侧街道)

        四安古镇在清朝年间又逐渐向泗安北面经历了两个阶段的发展,还新修了一条运河从旧城西端向北绕过再折弯从东面汇入泗安溪,此际以“高桥”和新运河为界线,将下泗安新区块分作桥西街、桥东街、柴湾街(新河岸)三块区域。“高桥”正式名称是“顺兴桥”,是一座兴建于清道光年间的单孔石拱桥,为了使上游码头的装货轮船顺利通航,因此桥拱高耸,被乡人俗称为“高桥”,1973年为了通行汽车改建为“人民桥”。此桥呈东西走向,连接东从关梢头到西端城隍桥的一条三华里长街,以桥为界将长安街分作桥东、桥西街。                   

        桥西街曾为最繁华的商业大街,上世纪从东到西依次分布着供销社各种商店、影剧院、诊所、陈立夫家族子弟所开的“和尚布庄”、新华书店、印章社、五金厂、农行、文化馆、染坊、派出所和铁器社(输送机械厂),还有各式各样的小吃摊、南北杂货店和手工匠小作坊等,其中泗安小吃和点心荟萃了南北诸方美食的精华,堪称一绝。                                                              (桥西街)

        桥西街还是城镇居民的主要聚居区,街北依次分布着施家弄、影剧弄、中山弄、照相馆弄(旧称盐行弄或余杭弄)、王家弄和酱油弄六条弄堂,弄堂深处是寻常百姓的居住区,其中影剧弄和照相馆弄都是后来得名于曾经开风气之先的时髦产物,吸引了四里八乡的百姓来到泗安品鲜,比如著名黄梅戏表演大师王少舫就在泗安剧院演出过,现代越剧《三千三》也在泗安剧院首演。桥西街西端旧有关帝庙(后改建为文化馆)和城隍庙(后改为粮库),向有“城隍庙在城外”是泗安之怪一说;城隍庙通往新泗安塘是新安街,旧时有两座牌坊——蕭衣坊和进士坊,是为明朝正德年间的南康知府陈霖所立。桥西街尽头为“城隍桥”,系旧泗安溪与新泗安塘的交汇处。           
                           
(城隍桥附近的码头)

        桥东街又称之为“小桥头”,旧时开有豆腐作坊、旅馆和药店;滑稽的是中有一条沟水弄被邑人称作“狗屎弄”。小桥头尽头为原泗安区小(后来合并了泗安镇小,称泗安小学),本为清光绪三年(1877)由知县恽思赞创办的蒙养书院(后更名安溪书院)旧址,民国初年改成安溪高等小学堂。清末民国年间,由于来自广德、浮云山的匪患经常骚扰泗安商户,在桥东端设栅门,晚九时后不得出入,小桥头东端得名“关梢头”。                 
                                (小桥头)                                                                  (沟水弄)
                                                                    (泗安小学旧址)

         与桥东街垂直相交的是柴湾街,系清末民国年间多达98家柴行的集聚地,故而得名。柴湾街紧贴高桥两头的新泗安塘北岸,柴湾街南端又称之为“沙滩上”,因泗安塘在此有个大折弯造成泥沙堆积成滩而命名,系上世纪泗安镇政府党政机关集中地;柴湾街西端约长一华里,曾分布着泗安“孙、钦、严、金”四大家之一的严家商行和长兴最早的邮局,抗战之前亦为泗安最繁华的商业大街。                                                         (沙滩上)

                                                                     (解放后建造的泗安邮政支局)
       柴湾街沿泗安塘向西延伸称之为“新河岸”,因系这段泗安塘是清同治之后开挖而成,因名。旧泗安溪实为隋朝就有的北护城河,因古城向北发展,渐不适应泗安塘通航需要(上世纪七十年代全部湮塞)。新泗安塘由于绕城而过,呈弹弓的“弓”形,开挖后又历经多次疏浚,成为运输上游山货、稻米、黄沙的通道,解放后在此办有长兴二航公司(如当年周苏红的父亲就是二航公司的职工),曾经船行川流不息、鸣笛昼夜不已。                                
        辉煌属于过去,与其他江南古镇相较,泗安镇已经渐趋落后,除上泗安街以外,其他集镇面貌也亟待改造。好在泗安集镇在上世纪又向北面的凤凰村发展,使凤凰村基本成为镇区范围,本世纪后又开始向东、向南发展经济开发区,如今已被列作“浙江省中心镇”和“全国发展改革试点城镇”,最近又将开始旧城改造,作为浙皖交界的重镇,又独具古镇千年文化底蕴,必将再度焕发勃勃生机与活力。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