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占卜技巧 >2017周记十一:文明是个什么东西?
  • 2017周记十一:文明是个什么东西?


  • 2017周记十一:文明是个什么东西?

     

    | 梁卫星



     

    其一,千年大计

     

    本周,有两个地名,河北雄安与四川泸州太伏,一日之间,由寂寂无名,而至天下皆知,牵动亿万人心。我这里要说的是雄安。世上本没有雄安,只有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只因是在新的核心意志之下,便有了千年大计,千年大计落地,三县立马合一,雄安新特区横空出世。三县合一,不叫雄容容雄,不叫容安安容,不叫雄新新雄,不叫雄城新城,偏要叫雄安,可见命名者的“雄霸天下,安鼎千秋”之志——领袖之品位,实在霸气侧漏,非凡俗小民可比。

     

    如此雄霸之气,国人当然不陌生。非但不陌生,反而熟悉之至。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英明领袖的地方,永远都弥漫着英明领袖的霸气,它是凡俗小民呼吸的空气、生存的食粮。开国领袖的时代虽远,其霸气无边的金句事功,仍为无数人念念不忘,仰慕追思不已。至于一个圈,渔村崛起成深圳;一句话,海滩耸立为浦东;如此霸气挥发之下的奇迹距今不远,自然更让人津津乐道,膜拜景仰之至。

     

    是以,雄安一出,天下震动,以为房产泡沫即将随之而灰飞烟灭,实体经济即将随之而枯木逢春,资本市场大时代即将随之而临,五年之后,资本市场市值世界第一实不在话下,雄安,实乃龙兴之地……诸如此类的赞歌处处可见,霸气化合之下,多少经济学家风水大师如同吃了春药一般兴奋。这自然也是常态,霸气的寄生咀蝇,歌唱本就是他们的使命。自然,也有不为霸气迷惑的人,但他们只能在朋友圈里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行政命令不可能硬搞出一个繁荣的城市,不能不能不能……

     

    我自然佩服此类市场拥戴者的勇气,却也好笑此类人的幼稚。他们仿佛生活在真空之中,这么多年了,大大小小的霸气侧漏下,硬搞出的城市,分明遍布全国,他们却总是能视而不见,让人不知说什么才好。

     

    老夫虽不懂经济,却对雄安崛起成城,深信不疑,而且,我还能肯定,这个日子必将不会太远。因为这本就不是经济,。不是说了吗,这是千年大计?,领袖说雄安成城,雄安怎么可能不成城呢!但是,我得说,雄安成城的同时,市场不会成城,资本不会成城,,自由不会成城,民主不会成城……

     

    正是“雄安一计霸千年,。可怜先烈残梦,一计化为泡影,对此,自由知识精英们却浑然不知,其迟钝无知令人叹为观止,小民百姓则欢呼雀跃,其膜拜霸气渴望奇迹令人无可奈何。

     

    我在周记九里曾经说过,霸气领导下的国度里,其资源分配格局乃抽水系统格局:集一县资源之水全部汇入一人造县级池塘;再集全省资源之水全部汇入一人造省级池塘;最后集全国资源之水全部汇入几个国级大池塘;如此自下而上抽取,省县之水所余无几,省县池塘干涸殆尽,无非繁荣了北上广深几个国级人工大池塘而已;可怜无尽萧条荒芜,换得几池波澜。如今,再加上一个国级雄安人工大池塘,水从何来?

     

    水自然不会从天上来,也自然不会从地下来,只能从人们的血管里来,没有横扫一切言出法随的霸气,谁愿意自愿输出自己血管里的液体?可怜自由知识精英们还在夸夸其谈着自由民主市场经济的调子,却不知雄安的崛起,是这一切纸上谈兵的致命一击。可怜小民们欢呼雀跃,做着或投机或分享的迷梦,却不知自己的血管上又已经扎上了一根硕大的针管。

     

    我能说什么呢?雄起的请雄起吧,坠落的请坠落吧,这不可救药的族群!

     

    呜呼,雄安……

     

    其二,校园暴力

     

    这世间一经流转着雄安崛起的消息,于欢辱母案引发的义愤便销声匿迹,四川沪州太伏校园14岁孩子之死引发的悲痛便充塞天际。这三件事先后相续,恰成一句谶语,有网友解码后如是说:昨天,我们保护不了我们的母亲;今天,我们保护不了我们的孩子;明天,我们保护不了我们自己。除了时间概念,内容真实无误,怵目惊心:我们什么时候有过能力以保护母亲、孩子和我们自己呢?母亲、孩子和我们之所以还活着,且看似平安,那只是运气。由此,我还能预见,义愤一去将不再回头,悲痛过后,这世间将再无悲痛,除了低弱无闻的吞声饮气,就是不绝如缕的赞歌与欣享奴役至死无悔的欢呼。

     

    我能说什么呢?我本已无话可说,我也早过了不能已于言的年龄,更何况,我是多么憎恨我这幅强而为之说的面孔。然而,我还活在这样的人间,我的亲人朋友和孩子也还活在这样的人间,请原谅我只能如此强而为之聒噪下去。

     

    周记此刻,警方的通报已经出来:没有校园欺凌,没有被擂肥勒索强收保护费,14岁的孩子是自杀,不是他杀。自杀的原因也被英明神武的警探仅仅几天就调查清楚了:翻墙被父亲电话批评,感冒发烧,做恶梦被人打……一言以蔽之,可谓翻墙死、感冒发烧死、恶梦遭霸凌死。不是遭霸凌死,而是梦中遭霸凌死——这通报真是直截了当简洁明了,但却让我更糊涂了,许多疑问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这里只提出几条抽象的疑问:

     

    其一,?试想想,全国各地中学生自杀事件每年没有上万也成百成千了,除了死者亲属,有几起能引起他人关注?其二,校长、县长等官富二代子女不可能是校霸,难道可以证明没有校霸与校园暴力吗?其三,为什么是这三位同学成为无霸凌事实的证人?难道这个学校这个班级只有这三位同学吗?这三位同学凭什么可以代表所有人?他们具体姓什名谁?其四,围堵校园的肯定大部分是学生家长,既然是学生家长,他们真的完全是听信谣言后去这么干的吗?……

     

    如此疑问已经大不敬了,是以不再例举。我只知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得知所有的真相,而有限的真相总会掩盖着更大的迷团,令我更加迷惑。但这迷惑其实已经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与原初事件已然没了任何关系。几乎所有的社会事件,都是如此:你不通报我还知道一些,你通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然,我很清楚一点:既然通报出来了,那么通报就是真相与定论,相信的早已深信不疑,不相信也无所谓,关键是不能以行动表明不相信。所有质疑通报真相不是真相的帖子都惨遭404即是明证。

     

    许多人以为这很蠢,其实人家一点也不蠢,他们不为人先不为人后,严格按流程来:警力拦截、网络封杀、干扰阻碍采访、监控相关人等、拿出真相、尘埃落定。,这是体制运转的逻辑程序,可怜你在叹息人家蠢时,人家已经在开庆功宴了,你能奈何?

     

    所以,我们还是转移话题,谈谈校园暴力吧。要知,“子虚乌有”的校园暴力事件引发的,可见人们对校园暴力恐惧之深忧虑之重。我可以断言,这14岁的孩子虽然只是梦中遭遇了校园暴力,但他所在的学校肯定存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校园暴力。校园暴力既非自今日始,亦非我国特产,可以说,凡有校园处,即有暴力欺凌。看东野圭吾的小说,许多都涉及到校园暴力,可见其对校园暴力关注之深之切,我甚至想,他很有可能在学生时代遭遇过校园暴力。以日本教育的先进发达,其校园暴力尚且如此普遍深重,更何况是我们。不独东野圭吾,良善孤僻胆小寡言如老夫,学生时代也曾遭遇过校园暴力,至今记忆犹新。

     

    这也就可见,校园暴力首先是人性恶的体现,所以以所谓爱与教育对付校园暴力的说法,我向来不以为然。教育需要惩戒,校园暴力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所谓未成年不算犯罪不得处刑的说法做法真是可笑之至。罪行无关年龄,有些学生就是人渣坏坯子,所谓批评教育感化最多也就是开除转校,最终无非是怂恿滋长犯罪,养虎为患。教育的最根本要旨绝不是爱,而是公平,严惩校园暴力,就是公平的体现。

     

    其次,校园暴力是学校教育的一部分,或者说,是体制暴力的校园表达我们的社会,是养蛊社会;我们的教育,是养蛊教育。何谓养蛊?看过《笑傲江湖》的想必知道,五毒教的五毒是怎么养出来的:无数的毒虫放在一个窝里,诱其厮杀,最终的胜者即为蛊王,所谓淘汰即死亡。所以,用什么来养蛊?生命。可见,教育一旦而为养蛊,暴力是必不可少的,暴力的形态亦是多种多样的,有死亡、有扭曲、有变态、有萎缩……实在正常不过。

     

    人们一般倾向于认为,校园暴力的实施者多是在竞争中被淘汰下来的学生。这种说法似是而非。的确,有明显校园暴力行为的学生,其成绩可能大部分不太好,但是他们为什么不好呢?与其说他们是学不好,不如说他们有意不学。因为这个社会的蛊王大多并不是曾经的学校分数蛊王,而是蛊王世家子弟,而是投机倒把、偷奸耍滑、坑蒙拐骗、杀人放火无所不为之徒。

     

    这些校园暴力的施行者,相比那些老老实实一根筋、只知辛苦争杀在分数蛊王路上的同学,显然有着更深刻更超前的领悟:分数蛊王从学校这个养蛊缸爬出去,不过是跌进了社会这个更大的养蛊缸,只有在这个缸里血拼胜出,才能成为真正呼风唤雨的蛊王。所以,他们不玩分数厮杀这样按部就班的游戏,而是跃过这个阶段,直接玩起了真刀真枪厮杀的社会游戏。而他们的对手还处在前一阶段,他们无往而不胜,没有任何悬念。他们以此磨砺自己的霸气与武功,培养提升自己修蛊长路上必备的素质:残暴凶狠下贱无耻不择手段……

     

    不得不说,他们是这个社会上最清醒的顺水推舟顺手牵羊顺藤摸瓜顺其自然者,他们是最聪明的人,他们早早就看穿了这个社会也顺应了这个社会。他们是天资卓越的变异蛊王,他们无须经历按部就班的所谓教育就早早洞悉了学校的养蛊奥秘,他们以醒目血腥的暴力宣告他们的先知前悟,他们才是学校教育收获的最大蛊王,他们大部分也终将成为横行霸道的社会蛊王

     

    校园暴力若仅仅基于人性恶,法律自可对付他们,但倘若校园暴力还基于体制恶,法律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基座,怎么办?我只能老实说,我不知道怎么办。是的,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完全不知道。

     

    其三,人民名义

     

    本周,反腐神剧跃上电视荧屏,《人民的名义》持续刷屏,从演员的演技到内容的大尺度,惊叹叫好声一片又一片,一帖又一帖。我自然没有看,我想我以后肯定也不会看,是以无权对电视剧本身说什么。不过,罗列一些相关事件与看法且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我想,还是可以的。

     

    首先,看看这个帖子:恶意诽谤《人民的名义》触犯法律“天花”博主被……这个审略号真是意味深长,“天花”博主被怎么样了呢?据说由于认错态度好,被批评教育后微博被封号了。“天花”博主究竟做了什么?也就是把《人民的名义》与另两剧放在一起,自己设计星标,设计话题,找人评论。这算雇佣水军苛评吗?倘若他雇佣水军好评,会是什么情况呢?

     

    我不想从法律层面聊这个话题,我只是奇怪,难道人家批评你就是犯罪吗?真是好大的口气与底气!但看这个帖子最后一段,我明白了,人家口气大是自然的,底气足也是必然的:《人民的名义》剧组再次警告一切不法分子,《人民的名义》不仅是一部十分难得的现实题材反腐剧,,广大人民群众和有关制片方绝不会允许被恶意抹黑诋毁,我们将利用一切合法手段全面启动预警机制,检测那些利用水军底毁我党反腐成果,诽谤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的一切违法破坏行为,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

     

    自我表扬“十分难得”,,真是何其荣耀,何其霸气,何其不容置疑。如果不是看具体帖子,我不会以为是某个电视剧组的声明,而是某有司部门的通告。真是一旦而为《人民的名义》剧组,就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拥戴喜爱了,说起话来字字句句也无不洋溢着人民的名义了——如此荣耀与霸气之下,什么样的评价才不算是诽谤诋毁呢?什么样的评论者才不算是不法分子呢?

     

    其次,看众多喝彩帖,以为尺度前所未有之大,于是大赞进步开明。这些人凭什么去评价尺度大呢?与十几二十年前的反腐剧比较。我并不认为不能如此比较,我只是想,二十年前贪几千万是巨贪,现在贪几十个亿才算巨贪,贪腐与时俱进,大家不以为意,反贪腐与时俱进(我很怀疑是否做到了这一点)怎么就成了尺度大了呢?我理解这一点,我们每个人都深陷在如此不讲逻辑的思维泥潭里,我自己也不例外。比如你住在某小区,物业从不派人清理打扫,后来派人做了这件事,你很容易就说:物业真好。其实它只是做了它该做的事,你只是享受到了你久已丧失的权利。比如你所在的单位,每次有大的自然灾难发生,你的工资就会在不为你所知的情况下扣掉几百元,这一次又有事发生了,新领导在扣款前让会计贴出了一个通知,你就很高兴地说:我被尊重了,领导真好。

     

    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但我们习以为常——我们每时每刻都生活在如此境况之下,我们的思维早已经无逻辑无理性无尊严。久被损害剥夺的人们,一旦被损害轻一点剥夺少一点,就会感激涕零,这真是人类最悲惨最无望的贱性,这种贱性使得此一部分人类永远生活在极度的损害剥夺与稍轻一点的损害剥夺的循环之中,其面孔也在麻木呆滞与感激涕零之间随之转换。这不是人的面孔,而是奴隶的面孔。当人们赞叹进步时,后退即随之而来;当人们歌唱开明时,黑暗即随之而来……这便是奴隶社会的运行法则,只要黑暗时,奴隶们不知诅咒,后退时,奴隶们不知抱怨,这个法则就会永远运行下去。我想,此时此刻,它真是运行良好。

     

    再次,解冻说。有人据此剧大热而欢呼反腐题材解冻。这真是想多了,你从来都没抗争过,人家凭什么给你解冻?此剧如果不是某行业最高级别有司领衔,谁敢拍谁又敢播?活在这样的国,一剧而由最高级别有司领衔,即使蠢笨如老夫,,无非如下几种:奉迎歌颂最高领袖,因为反腐即其英明伟大的体现;奉旨拍摄,一则呈现领袖反腐成果,二则表明领袖继续反腐的决心;反腐只能由党反只能由领袖领导反,领袖打造的反腐体制是最好的体制;最好的体制有民主有自由有法治,这是既定事实,不可质疑,只可阐述与说明。

     

    别再傻不拉叽地说什么解冻了,你以为你在歌唱,人家却以为你在诋毁:英明领导之下,还有什么不是温暖如春而需要解冻的?

     

    其实,人家早已经什么都告诉你等了,还有比这更醒目的标题吗?“人民的名义”,明白了吗,是“人民的名义”,而非“公民的名义”。

     

    其四,在世认证

     

    神奇国里有无数神奇的事,“在世认证”即为其中之一。最神奇的是,它已经神奇了,但你还不能说它神奇,它的神奇如此低调。所以,关于“在世认证”的帖子便和谐于血红的感叹号下。

     

    其实,它真的很低调,倒是我等小民过于大惊小怪了。不是吗,退休老人要自证自己还活着,这算什么,小儿科而已——没有退休的人不是也要经常填各种表格证明自己在职在岗吗?老师不是每年都要填满一本纸,证明自己在继续学习吗?旅客上车时已经证明了自己,但并不妨碍它们仍然要你下车再次证明;游客进入景点时已经证明了自己,但还有无数景点内部的景点需要游客一一证明……不怪它们如此神奇,只怪我们都是潜在的小偷、强盗、骗子、劫匪、无赖……一旦我们不能不愿用我们的血汗证明自己,我们就是小偷、强盗、骗子、劫匪、无赖。

     

    它们视我们如寇仇,我们却必须视它们如父母,这才是神奇国里最神奇的事。

     

    其五,清明教徒

     

    清明节,国产基督教徒们很为难。事实上,国产教徒们为难的何止清明节,春节要为难,生日要为难,所有的中国传统节日几乎都为难。

     

    他们为难什么呢?比如,清明节,他们要不要给祖宗先辈和死去的亲人过节,要不要烧香烧纸钱祭奠……真是太为难了,烧吧跪吧过吧,违背了自己信奉的教义;不烧不跪不过吧,又害怕被指六亲不认。

     

    我理不理解他们呢?老实说,不理解。不是我理解不了,而是根本不值得理解。这真的很难吗?倘若你不想烧不想跪不想过,谁能强迫你?害怕他人的眼光,才是真正的偶像崇拜——既然信教,却在乎他人的眼光,你将你唯一的神放在了哪里?倘若你想跪想烧想过,却担心你唯一的神发怒,这仍然是真正的偶像崇拜——既然信教,却始终让这些死人与神比肩并立,你究竟把你唯一的神放在了哪里?

     

    信仰没有这么复杂,心若真有信仰,无论什么传统节日,来去无踪,怎么可能放在心上?不烧便不烧,不跪便不跪,不过便不过,心中有神,万事了了,何来挂碍?

     

    信仰真的很简单,心若真有信仰,无论什么传统节日,来去有迹,怎么可能放在心上?烧了便烧了,跪了便跪了,过了便过了,心中有神,不妨有情,挂碍何来?

     

    日本大作家远滕周作的长篇小说《沉默》里,洛特里哥最后为了信仰为了他心中唯一的神而弃教,是何等的惊心动魄而又深刻通透。心中有神,心怀神谕,弃教入佛,有何不可?唯一的神从不沉默,只是你不曾听到他的声音,只因你心中并没有神,你的心中满是偶像,最大的偶像,自然是你自己。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国产教徒的国不是神的国,而是文化的国习俗的国他人眼里的国凯撒的国他自己的国;他的为难,不为信仰,只为自己

     

    其六,温馨提示

     

    自周记九被和谐后,每发一帖,必有温馨提示。血红的感叹号领衔,而后是这样一行黑体字:你所编辑的图文消息可能含有涉嫌不当使用国家机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形象的表述内容。以下是一行淡灰的文字:你可以继续保存或发布该图文消息,若保存或发布后,经核实涉嫌含有上述相关内容的,将可能被作删除、屏蔽等处理。

     

    老夫智商有限,一点也没办法体会到这浓浓的温馨,差点没急死。能不急吗,这完全是天书啊,低智弱知如我,怎么可能理解得了?

     

    本节无法评述没有态度,只能立此存照以待来日。

     

    其七,生化灾难

     

    神奇国里有神奇国的神奇,神奇国外亦有无穷的罪孽与苦难。4月4日,叙利亚北部发生毒气袭击,很多居民因为呼吸困难和抽搐而被送往医院,约400人在遭受袭击过程中暴露于毒气下受到感染,100多人死亡。死者有儿童、妇女、老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组织承认这伤天害理的罪行。是的,不会有任何组织敢于承认如此卑劣无耻惨无人道的残酷罪行,但罪行疾驰在大地上,这不会是最后一次。4月5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了以应对化学袭击的紧急会议,在布鲁塞尔,来自70个国家的官员聚集在一起,讨论叙利亚地区的未来。他们已经如此讨论过无数次了,但没有什么卵用,罪行就潜伏在他们无止境的讨论扯皮里。他们的眼中没有死亡与灾难,。

     

    人类,这就是人类。只有另类如特朗普,才给这令人绝望的人类带来一线光亮:他在次日晚间下令向叙利亚多个空军基地发射了共59枚战斧式巡航导弹,藉以惩罚叙利亚政府向平民使用化学武器。特朗普就此发布了简短的全国演说,他说:“我呼吁所有文明国家加入我们,、流血,。”

     

    然而,文明国家有多少呢?且既为国家,又是多么难以文明啊。我因此深知,一个叙利亚倒下,会有无数的叙利亚崛起。而身为人类,我并不坦承我骨子里的野蛮与卑劣;身为奴隶,我欣喜于我没有生长在此刻的叙利亚。我算什么?人类算什么?文明是个什么东西?

     

    其八,本周荐文

     

    辱母者启示: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兰川

     

    情根未了弃凡尘/范美忠

     

    权力之界——洛克论政府/梁雨寒

     

    2017/04/08

     

    个人微信号:laoliang-1984


    更多阅读:

    2017周记十:当我成尘时,你们终将看见我的微笑

    2017周记八: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他们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

    2017周记七: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我读 |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小民生子,当如林冲

    我读 | 《荆轲刺秦王》:一个人的刺杀

    我读 | 《鸿门宴》:一场微不足道的宴会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