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占卜技巧 >双峰地名故事 | 印马渡的前世今生
  • 双峰地名故事 | 印马渡的前世今生


  • 图文 / 龚向阳


    在双峰县杏子铺镇白沙村和梓门桥镇青石村的界河测水河畔,有一个渡口叫印马渡。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一赶马人赶着马群从这里过河时,一匹母马怎么也不肯上船,赶马人举鞭驱赶,那母马便一头冲向河中,淹死了。赶马人告诉摆渡人,两天前,有一小马驹被他卖掉后,这母马便不吃不喝,更不听他使唤了。当地人为了记住这匹母马,将渡口改名淹马渡。


    代代相传中,淹马渡变成了印马渡(当地方言中,“淹”和“印”谐音)。

    因为一部纪录片,我与印马渡结下了不解之缘。宋竹初是印马渡的渡工,出生在渡口西岸边的村子里,他的儿子宋德义是我的第一部纪录长片《印马渡》中的主人公,刚过完11岁生日,是个半哑的弱智孩子。


    十四年前,我在娄底公共频道做纪录片,秋天里,一次下乡拍片过河时认识了这对父子,那时,印马渡的渡船刚刚由木船换成铁船,80多岁的老渡工随着老渡船上了岸,50岁的宋竹初再次被村民推举为渡工,领着八岁的儿子上新渡船安了家。


    宋竹初上几代都是摆渡人,他和弟弟整天在父亲的渡船上玩,十来岁就学会了撑船,20刚出头便接替老父亲在印马渡摆渡,因家里太穷,40岁才娶了邻村一个女子上岸成了家,这时他的父亲巳经去世,村里将摆渡的活交给了另一位70多岁的老船工。

    一年后,宋竹初有了儿子。后来夫妻俩发现这孩子是个哑巴,又是弱智,妻子便开始嫌弃儿子,打骂儿子,还经常将儿子的头按住往水缸里淹。宋竹初极力阻止妻子的暴行,呵护着儿子,既当爹又当娘,将儿子拉扯大。儿子八岁那年,宋竹初的妻子弃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这时,新渡船下水换渡工,他便背着铺盖,带着儿子上船安了家。


    我渡河认识这对父子时,他俩上船才几天。就在这天,我开始拍摄纪录片《印马渡》。


    之前,我在电视台做的是10来分钟的纪录片,拍了《湘中古渡》后不久,我便辞了电视台的活,回原单位一边上班,一边拍《印马渡》。

    两年后,片子快拍完的时候,宋德义在替插田的父亲撑船時不幸落水身亡。


    儿子的死,将宋竹初的希望给击碎了。


    如今,宋竹初已外出打工,不再摆渡。印马渡也换了渡工,渡口有时依旧会传来那首古老、凄美的船歌:

    哎——

    荡一桨来,

    跺一脚,

    这门手艺切莫学

    六月日头好象柏炭火,

    十二月雪上又加霜,

    河风吹老个少年郎。


    荡一桨,

    绕一脚哎,

    这门手艺偏要学。

    不作良田吃白米饭哎,

    不纺细纱也穿好衣,

    我要讨个姣莲(哎)是好(呀)妻!

    (本文配图为纪录片《印马渡》海报或剧照)


    推荐阅读

    纪录片《印马渡》(视频)

    印马渡之殇

    重访印马渡

    本土影片《印马渡》回顾专场

    和《照相》首映专场与你相约湄水湾影院

    投稿:932067121@qq.com 向哥

    中里微周刊

    发现湘中之美

    主编 | 龚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