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经典潮剧全剧《告亲夫》电影和一团新老版本,抓紧收藏!

楼主:潮剧 时间:2021-07-31 10:21:07

即潮州戏,源于温州南戏,并吸收其他戏剧艺术及潮州民间音乐、舞蹈艺术,创造性发展而成。剧目有从其他戏剧移植的;也有以潮汕地方题材创作而成的。“凡是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凡是有潮人的地方,就一定有潮乐。”潮剧是潮汕文化的根基、纽带,也是连结潮汕人民的亲情纽带!

剧情简介

《告亲夫》是潮剧传统剧目。旧本曾名《戒自由》1956年由林劭贤首次整理。1957年经张华云再度修改并由当时三正顺剧团首演。金林表、吴越光作曲,姚丽珊扮演颜秋容,陈云娟扮演文淑贞,吴介孝扮演盖良才。郑壁高扮演盖纪纲。1962年广东潮剧院青年剧团重排此剧搬上银幕,吴峰、马飞加盟导演、作曲。剧中颜秋容由陈淑妆扮演(配唱为朱楚珍)文淑贞由林舜卿扮演,盖良才、若云由叶清发、翁妙辉伉俪扮演。

    下面辑录的剧本是根据八四年广东潮剧二团录音版本记忆编辑而成,以飨同好。

    剧中:颜秋容由曾馥扮演;盖良才由陈文炎扮演;文淑贞由郑健英扮演;盖纪纲由陈光耀扮演;若云由刘小丽扮演。

传统潮剧《告亲夫》

秋容:(唱)心脉脉长盼待,数日未见盖郎来,个中甚缘由,令人费疑猜。(白)奴颜秋容,母亲早丧,爹爹乃是一介穷儒,执教他乡,今岁早春,偶于后园得遇吴江盖郎良才,花前月下,两情缱绻。订下白首之约,盖郎言曾修书,上禀高堂,尚无消息。数日来,又未见盖郎到来,委实放心不下,已命若云前去看个究竟,因何事故,至今尚未回来,好教人愁持呵。

若云:小姐,小姐……

秋容:若云,可曾见到盖郎?

若云:见是见了,幸得早到一步,不然他……

良才:娘仔。

秋容:盖郎,数日不见,令人望眼欲穿呵。

良才:小生日来有事在身,因此来迹俏疏,望娘子勿怪,

若云:公子今日动身,也不告知我小姐一声。

秋容:此话怎讲

良才:我正想料理行装,即来面辞,并非有意。

秋容:郎君意欲何往?

良才:只因昨晚家人到来,带来严父手谕,要我即可吴江。

秋容:因何事故如此急骤

良才:只因我爹卧病不起,故而催归甚切

秋容:公爹此次来书,可有提及你我之事

良才:尚未提及,此次回去正好当面禀明,定成随我之愿。小生实不愿远离娘子,但为人子,理应克尽教道,望娘子勿怪

秋容:夫妻之情,瀚海同深,父母之恩,高天难比,公爹有痣,郎君理宜回归,妾怎敢因私情而忘大义。

良才:娘仔真太贤慧了

秋容:(唱)才喜良缘巧合,数料劳燕分飞。骊歌一曲君归去,两地相思会何期?

良才:这个娘仔不铁忧虑,小生此次回去,即可当面禀求,岂不是好

秋容:(唱)念秋容慈娘早丧,老爹爹执教在外方,天南地北缘先订,月下吟咏遇我郎。喜的是一丝红罗订白首,忧的是私定婚约未禀高堂,怕的的好梦不好把终身误,因此上,焦灼苦徘徨。

良才:这个娘子不必忧虑,小生此次回去,正可当面禀明,那时诺吉下礼,岂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巧姻缘千古美谈

秋容:(唱)原如君所言,得遂奴素志,欢好才三月,告君知……

良才:娘子为何欲言又止。

秋容:珠胎已是暗结。

良才:哎呀,这这……

秋容:(唱)君归去,速禀高堂迎婚娶,莫使枝头红杏露春光。

良才:娘仔真是想得周到,家君膝下只有一脉,一经禀明,定能遂我之愿,尽可放心,放眼且看花似绵,鱼水同心岁月长

若云:(唱)誓言犹在耳,脚下有地上有天,公子呀,切莫锦帆飞去无归日,失却绣闺女红装。

良才:若云言重了,小生岂是忘恩负义之人,天上明月作证,我盖良才愿……

秋容:郎君何必如此,若云,休得造次。

良才:临别匆匆,无物相赠,就以此定情之物,留诗纪念:一奏吴江占独枝,楼前别语两依依,风雨不忘三生约,轻筏相期志不移。

秋容:多谢盖郎,未知佳音何时到来?

良才:时约一月,自我喜讯传来,呵,说话之间,天已蒙胧,娘仔就此一别。

秋容:一刻也不能停留么?

良才:只巩船家等得心焦,辜负这满天好风。

秋容:恕我不宜长亭送别,仅将薄酒,为君饯行。若云酒来

若云:是

秋容:(唱)送别那堪双泪涟,殷勤举盏敬君前,郎舟未离青柳下,妾心先在白云悬。

良才:娘子,就此一别

秋容:若云,送公子

若云:是

秋容:(见良才匆匆急下)盖郎……(依依不舍,奔至楼前)

内唱:相逢花向月,赋别迎晨曦,天涯盼飞雁,此地长相思。

盖成:公子行为有跷蹊,说是要勤奋书史,可这书橱尽是蜘蛛丝,老爷赴任苏州,少夫人过门才三月,如何使他回心转意,我看又得大费力。

淑贞:老管家

盖成:呵,原来是小夫人,老奴叩头。

淑贞:老人家无须多礼。

盖成:天气寒冷,小夫人到来?

玉儿:正为数九寒天,少夫人怕公子夜读风寒,特送貂裘到来

淑贞:老人家,公子为何不在书房?

盖成:说……说是与友会文去了

淑贞:与友会文?

盖成:恕老奴多言,听说近日吴江新来一名妓,据闻生得如花似月,而且弹得一手好琵琶,公子想是与友学弹琵琶去了。

淑贞:原来如此

盖成:老爷赴任苏州,眼看春闱将至,欲望公子有成,这个重担就全仗少夫人了。

淑贞:老管家一片至诚,淑贞不胜感激,你伴老爷多年,诸事尽知,今后对公子,望祈多加照顾。

盖成:这是老奴本份,请夫人回房

淑贞:公子未回,我正欲在此徘徊些时。

盖成:那就待我添炉取暖,公子该回来了

淑贞:(唱)阵阵疑心,阵阵疑心,真教淑贞费思寻。公爹身远去,春闱将临。愿期郎能奋志勤书史,鹏程万里慰亲心。怎奈伊,行为失检点,何策为郎指迷津。

良才:一曲琵琵意未尽,流水行云堪绕梁。

盖成:呵公子回来了

淑贞:官人……

良才:原来是娘子,娘仔不在香闺来此作甚

淑贞:恐君夜读清冷,特送貂裘与君御寒。

良才:娘子真太有心了,小生日来勤奋书史,致使娘子深闺孤寂,还望见谅

淑贞:妾身并非为此,近闻官人与学友辛君潜心研读琵琶词,未知岂可读些与妾见识见识?

良才:纯属讹传,小生埋头书史,指望来日题名雁塔,那些言情遣兴的诗词,吟风弄月的勾当从不沾手,

淑贞:官人,此二语妾身不解,未各作何解释

良才:业精于勤荒于嬉,行则于思费于随”娘子才智过人,岂有不解之理?

淑贞:解是解得,得行之确是不易呀

良才:娘仔言之诚理!

淑贞:官人,(唱)念淑贞不敏,得侍敝帚,结缡数月,不由隐为君忧。

良才:新婚燕尔,其乐融融,这忧从何来?

淑贞:(唱)忧我郎吟风弄月,惜君家书史不修,玩物必丧气,韶华似水流。君须念前途锦绣,莫视人生如蜉游。

良才:哈哈,非我自夸,以某之才,视功名如拾草芥,娘仔何必作杞人之忧

淑贞:(唱)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望君勿忘公爹临行嘱咐,争个凌烟阁上芳名留。

良才:我良才上有严公训导,室有娇妻扶助,诚属难得,难得呀(不服)

盖成:禀公子有子仆二人求见公子

良才:你可回说,公子并不在家

淑贞:官人,有友来访,为何不愿。

良才:想是那些穷途潦倒之日,不求自求屡来相扰,真是可厌呵

淑贞:客人,岂不闻济困扶危,仁者之道,官人理宜乐而助之

良才:娘子言之诚理,盖成,就叫客人往书房一坐

淑贞:官人,有友来访,妾当回避

良才:慢,待我取出斗逢与你御寒(良才回房,不觉一封书信丢在地上)

淑贞:(见信)方送郎归,突得恶讯,家君许妾王家,定于秋后迎娶,妾已许郎,唯死毋他。哎呀……玉儿扶我回房

良才:娘子,娘子,为何不告而别,缘何书信落于地上,莫非……

盖成:公子,客人到

良才:不见了

若云:人已来了为何不见

良才:你……(见秋容、若云女扮男装,惊讶不已)

若云:难道盖公子,竞忘南昌故人?

秋容:盖……(见盖成在场,不敢叫下去)

良才:(对盖成)你可下去

盖成:是,(到门外)(暗白)这就怪

良才:你等怎可乔装贸然至此

秋容:急欲面见郎君

良才:可知这是诗礼之家重地

秋容:事急出于无奈

良才:这……

秋容:盖郎(唱)实忆绣阁话别两情依依,时约一月音讯至,有谁知盼断云山渺渺无期。践前盟,不辞关山跋涉苦,为夫君,不惮千里。今日喜得夫妻会,秋容此身全赖君扶持。良才:(唱)眷恋惜别离吴江,两意缠绵情难忘。原指望一经禀明当应允,有谁知却来身受重责囚禁书房。

秋容:那苦了盖郎了

良才:(唱)数月来我苦不堪言,人远天涯恨,梦魂常绕牵,我为你愁肠一日九回转,相思泪下一行行。

若云:如何我家小姐屡次来书却渺无回音:

良才:若云你想,我囚禁书房,音讯那能通。

若云:如今我家小姐前来,你装如何主意:

良才:(唱)为求两全计,你另寻依栖,待我明春及第日,自能笙歌迎娘偕百年。

秋容:(唱)孽根已种悔莫及,八月怀胎问君怎主意。

良才:(唱)哎娘仔哙我的贤娇妻,我为此筹思无策,我为此煞费心机,怨只怨

秋容:怨什么?

良才:(唱)怨俺当初错主意。

秋容:(唱)说什么当初错主意,说什么别处寻依栖,妾身已是盖家妇,海枯石烂情不移,你为何,你为何言词闪烁,令人费猜疑。

玉儿:禀公子,小夫人命我端茶敬客

良才:休得哆嗦(一气之下,把杯打破)

玉儿:坏了坏了

良才:快与我下去

玉儿:是(下去)

秋容、若云:你……

若云:原来盖公子已另婚娶了

良才:事到如今,不得不说,小生已娶了名门文氏小姐了

秋容:哎呀(昏厥)

若云:(急扶)小姐……小姐……

秋容:(唱)旱雷起睛天,你呀,咦你咦你……你难道忘情负义。怪不得相见如冰冷,却原来,背弃前约情别移,哎冤家,你今抛弃旧日恩义停婚再娶请问今后置妾何地?置妾于何地?

良才:(唱)这都是亲命难逆不得不已,前情只算作罢,待来生你我再续旧弦。

若云:(唱)骂书生,书生无义。我小姐为你甘冒指责人讥议,弃家出走苦奔驰。她错寄痴情把身误,白面书生忘恩负义,你你你,你不怕头上有青天。

良才:(唱)道什么头上青天,遵圣训顺亲命乃属正理,我不能为了情而忘了孝,为私婚而受人讥议,前缘只算巧合,也是逢场作戏。

秋容:(唱)你败德丧行,与禽兽何异。

良才:(唱)你全为自已,也不为我细思,一来门风不相对,那能偕老百年,二来无媒苟合名不顺,勃礼教我前程尽弃,三来家风爵禄有妨碍,事若张扬惹罪戾,宦门那容不节妇,华堂难植闲花枝,姑念旧日情,白金三百送你归,趁早自安全,莫再痴缠。

秋容:(唱)此情向谁诉,肠肝寸寸裂。耻看旧时物,越添今日悲,恩爱原如此,留此有何期。

若云:慢,禽兽为人如此,难道就此罢休

良才:意欲何为

若云:(唱)留得此物作奸究,不信世无包青天。

良才:吓好,你等既敢上刀山,我便能下火海,盖虎上来

盖虎:公子何事?

良才:把门锁了,(对盖虎)速去准备干柴磷硝,今晚三更(耳语)速去准备自我重赏

盖虎:是

秋容、若云:贼子,你不怕天诛呀

若云:小姐……

盖成:少夫人来走

淑贞:(唱)忍悲泪步难怆,强打精神急把书房闯。冤家悬岸偏纵马,见死不救心难安。不由淑贞心乍难。秋容主婢信能脱险,阮夫妻反目何以堪。

盖成:二更了

淑贞:(唱)二更鼓声声催,三更将到二命垂危。盖府顿变杀人所,昧良夫婿成罪魁。到那时落得个丈夫妄为妻子失义罪及公爹满门遭累。事到期间莫犹豫,择善而为。(白)伯伯,你可上前把门开了

秋容、若云:是谁?

盖成:我是这里老管家盖成

秋容、若云:老伯救命

盖成:二位可是从南昌来的

若云:正是,这是我家颜小姐

淑贞:颜小姐(欲上前相扶)

秋容:你是……

盖成:这是我家少夫人,贤慧的文淑贞小姐

秋容:(怀疑)少夫人,深夜到来何事?

淑贞:淑贞幼秉庭训,略知仁义之道,今晚冒昧,前来搭救二位

秋容:此话怎讲

淑贞:早间看了小姐书信,适才细问此事,冤家酒后失言,竞想……

秋容:竞想怎样?

淑贞:今晚三更就要火烧书房了

盖成:那恶奴盖虎已去准备干柴磷硝了

秋容:(唱)闻言魂飞升,恨良才狼心狗幸。背约弃义倒还罢,还思杀人灭口下绝情。良才既安杀妻计,秋容何惜了残生。

淑贞:小姐,你逃生去吧

秋容:人世如此,良才既已绝情,秋容何必蒙垢偷生

淑贞:你须念来日方长,还是听妾身相劝,火速逃生去吧。

秋容:我等纵然脱险,诚恐累及你身

淑贞:我自留此地,时间那冤家到来,方可对付。

秋容:秋容愿在这里与小姐同生共死

淑贞:你怎忍腹中婴儿在此同归于尽,还是速速走吧,不然淑贞就要下跪恳求了

秋容:二位再造之恩,未知何日能报,请上受我一拜

若云:小姐走吧……

盖虎:公子,门房门洞开

良才:往外寻来(见淑贞)哦,却原来是娘子来此,娘子深夜来此何事?

淑贞:为使你免陷绝境,不得不冒至此

良才:(对盖虎)还不与我寻来。

淑贞:且慢

良才:你意欲何为:

淑贞:(唱)郎君,夫妻好比同林鸟,当至诚相待沥胆披肝,妾良言劝尽君不闻,易心变志逼红颜。秋容失足恨未已,你何忍反恩为仇比纵火逞奸。哎冤家一错再错罪深重,船到江心补漏难,急水尚有回头浪,你为何履薄临深不思还。淑贞苦心为了你,劝郎迁善莫造祸殃。

良才:良才欲除秋容,也是为你我夫妻百年大计,你为何偏偏阻梗

淑贞:(唱)文淑贞虽求夫妻百年长欢乐,但怎忍秋容主婢无故丧生,杀人灭口天理难宽恕,忘恩负义万古传臭名,生死荣辱系一念,望君体识淑贞一片诚。

良才:事已至此,秋容怎肯干休,若被告发,那时大祸难了

淑贞:杀人偿命,律有明条,难道你愿以身试法,甘愿作千古罪人

良才:这……

淑贞:淑贞幼秉庭训,怎忍夫你非法妄办,招来不仁不义之讥。

盖虎:禀公子,内外遍寻无踪。

良才:贱人想是逃走无疑,快与我追赶(弃而急下)

淑贞:官人……官人(急追下)

秋容:(唱)寒月无光举步难,窥望四野风呼号。

内声:追呀

秋容:(唱)后面虎狼已追走,怎能逃脱此一遭。

若云:小姐,大道难走,俺可绕小路而逃。

秋容:(唱)慌不择径走忙忙,前无去路只见浩瀚大江。(白)莫非昏天欲绝我,(唱)滔滔东流水,寄我弱女身,今朝仇和恨,留告未来人。

若云:小姐,冤未伸,仇未报,怎能如此轻生

秋容:若云,你看这四野茫茫,呼天不应,那能逃出贼子之手

若云:罢(把斗逢扔于江面,后隐入小路而逃

盖虎:追呀……禀公子,追到这里,不见他们终迹,(见江上有物)看来是无路可走,投江自尽了。

良才:哈哈,天寒水浅,诚恐贱婢不死,你可下去看看。

淑贞:(唱)一步步恨悠悠,你难道纵马悬崖不回头。

良才:你看,她自作孽,投江自尽了

淑贞:(唱)逼害红颜下毒手,冤家你,行同禽兽。

良才:不想此话,竞出自你口,来人皆回,有话回家说去

淑贞:清浊之水不同流

良才:你意欲何为

淑贞:秋容遭害我既管不得,淑贞意向你也无须盘问

良才:贱人,你既不与我同流,就与秋容同路去吧(将文氏推下江中)且住,文氏一死,难免爹爹查究,如何主意么?呵是了,不如到爹任所,慌称文氏病亡,就是这个主意了。正是,吴江风浪急,苏州求安宁。

秋容:(唱)漫空迷漫步难移。谁怜恤颜秋容命薄如丝。

若云:小姐仔细

秋容:若云,想我此时,心跳口干,诚恐……哎哟

若云:莫非……小姐你且忍耐,待小婢到江边吸水与你止渴。暂借神前香炉一用,小姐小婢即去即回。

秋容:正直神明哙,请把慧眼睁开……(唱)弱质良家女,遭害苦悲哀。极目无生路,遗恨恨无涯。前日甜言诓弱女,今朝顿弃旧情爱,前言白发同偕老,今朝烈火把奴害。一腔怨恨长万丈,满腹冤情深似海,神应为奴伸冤苦,惩戒那害人贼子盖良才。血……红罗犹如催命索,悔教当初情错栽。血渍斑斑淹黑字,山盟海誓今何在……。一阵阵痛疼难耐,眼泪如珠命难捱。只可怜腹中婴儿随母同爱害,哎神明哙,你为何见死不救眼不开。难道是这被休受罪,无故遭害、哭枯泪眼、呕尽心血理应该。我死难消千般恨,撕下罗裙,沥血控告人面兽心的盖良才。罗裙点点洒血红,血写冤状告苍穹,自古冤情有千万,莫若秋容冤万重。

若云:小姐,小姐

秋容:你是……

若云:是文小姐,她为救俺等,竞被盖良才推下江中,幸得渔翁相救,才得活命。

秋容:呵,小姐,累苦你了

淑贞:何必言此,保重为要

秋容:(唱)情尽愿成灰,遭难苦同悲,死者悠悠去,留血告罪魁。

淑贞:小姐……小姐……(秋容已气绝身亡)

若云:(唱)苦命的小姐哙,你冤恨海洋深,你苦情如天大,你冤未伸来仇未白,何故撒手归泉台,这一尸二命,苍天为何眼不开…… 小姐……

淑贞:(唱)是泪、是血、是恨、是仇,是泪是血是恨是仇。你泪血织成仇和恨,冤状告那人面兽心的盖良才。嗳圣母圣母三圣母。你毁天条私临凡界为刘郎华山受苦苦难捱。秋容姐,她比你苦债重,误将终身托狼才。刘郎为妻子愿势心头内,良才他,严绝人性把妻子残害。宝莲灯下你夫妻母子欢聚首,圣母殿前,秋容姐他母子二命丧泉台。这陈尸冤命,这血溅神台,你应知,这杀人凶犯应惩戒。

若云:小姐呀小姐,可怜你身无异地,冤情万状,盖良才罪恶滔天,天理岂容呀(急欲走)

淑贞:若云,那里去

若云:(唱)我为小姐报仇雪恨,吴江县衙告狼才

淑贞:他父官居苏州府尹,吴江县怎肯受案?

若云:难道这天大冤情,就无处申诉么。

淑贞:(唱)秋容姐,血书无竞含冤死,文淑贞无故受残同遭。若云她她仗义执言无难色,我愿上刀山蹈火海,头顶冤状肩挑恨,苏州堂上告爷台。

若云:他们情属公子,那能告得

淑贞:(唱)我告亲夫,他罪亲子,法堂那能徇私,

若云:若是告不准?

淑贞:(唱)若是告不准,文淑贞沥血上金阶。

若云:若云代我家小姐,叩拜复仇之恩

淑贞:(唱)咬破指头,续写血状告冤案,公公台前告狼才。

内声:升堂侍候

纪纲:传击鼓人上堂

淑贞:含恨鸣冤,头顶血状告公堂

纪纲:下跪女子,有何冤情从实诉来

淑贞:有口难诉,只有血状(递上血状)

纪纲:具呈人颜秋容,抱告人文淑贞……哎呀,你是

淑贞:含冤抱告的文淑贞

纪纲:告的是……

淑贞:告的是人面兽心的盖良才

纪纲:你是妻告……

淑贞:是妻告亲夫。

纪纲:住口,岂不闻天下有三不告

淑贞:那三不告?

纪纲:民不告官、子不告父、妻不告夫,你今竟敢控告亲夫,按律该责三十大板

淑贞:这律有明条,冤妇愿爱仗责,这亲夫么……却要告得

纪纲:军棒无情,恐你经受不起

淑贞:只要冤仇能得雪,那怕皮肉受苦刑

纪纲:如此,左右与我打了

若云:且慢,大人呀大人,我小姐含冤待诉,那能爱此大刑,小女愿代仗责,求大人图察冤情。

纪纲:如此,暂请寄下这四十大板,只是案属吴江辖下,应由吴江县处理,退堂……

淑贞:且慢,大人呀大人,如此重冤奇案,非大人断难昭雪。大人忍令死者含冤莫白,生者有冤难鸣么?

若云:莫非那盖良才是……

纪纲:住口,两帮暂退,这是……

淑贞:这是爱婢若云

纪纲:你可暂退

若云:是

纪纲:媳妇你可起来

淑贞:公公明镜高悬

纪纲:闻说媳妇暴病身亡,因何能死里复生

淑贞:天怜念,遭害命未丧,留得此身告狼才

纪纲:告的可是实情

淑贞:无良所作所为,神人共怒,望请公公明察秋毫,定能重释此冤。

纪纲:只是颜秋容,无媒苟合,实属辱名失节

淑贞:盖良才淫乱闺阁,岂非豺狼成性,恣意妄为。

纪纲:你为名门千金,官家娇媳,理应克尽妇道,不该公堂露脸,私离深闺

淑贞:媳妇妇道无亏,只因冤惨万状,不得已血告罪魁。

纪纲:良才有不法,你夫妻情重,若能苦口相劝,何致罪上加罪

淑贞:公公半世为官,素称贤吏,却为何治家无方,养子犯法,实是食禄有愧。

纪纲:(唱)言出如山,激得我满面惭惭。有道法勤政爱民保君国,却落得治家不严教子无法,媳妇他哀词剀切,说得我哑口无言,只是呀,这法堂罪子难又难呀。媳妇,凡事须要从长计议呀

淑贞:公公,(唱)计议从长,王法总难执偏,公公哙,修身齐家而后谈治国,家道不齐,居官也枉然。食民之禄保民有责,望公公,为生者雪恨,死者复仇,扶纲植堂。

纪纲:义正词严,我有口难辩,论理法网难开一面,论情安忍骨肉遭殃,自来清官难判家内事,却偏是父判亲子,妻告亲夫,奇冤血状到案前,回头来叫一声,贤媳妇,逆子一死不足惜,只是儿你今后,为公……为公实不忍讲……

淑贞:哎公公,我的老公公,媳非不为终身想,媳为此再四再四思量,古及今,谁不想夫妻偕老百岁,谁不想一家和顺乐团圆,谁愿令庙堂宗祠断香烛,谁愿令青灯独守悲秋凉。莫奈冤家自作孽,逼妻害命恨心肠,秋容她千里投靠,偏遇狼才命丧异乡,文淑贞良言苦谏还遭逼害推坠吴江,似这般昧心害理十恶辈,那堪厮守百年。

纪纲:(唱)眼逆子不法,恨逆子不法,祸及爹娘,执王法,盖门一脉从此断,我桑榆暮景悲残年。

淑贞:(唱)哎公公,遇人不淑我挥泪,养子不孝你痛断肠。为正义岂容我庇夫邪恶,执王法公公他那能护子存偏,若说儿媳忤逆有不孝,媳愿斧钺加身上刑场。

纪纲:势成骑虎罢不得,叫出畜生细问端祥。衙役,到后堂叫……请公子出来

衙役:是

纪纲:媳妇你可暂避

淑贞:是

良才:未知爹爹叫儿出来有何事相议

纪纲:为父今日,审得一桩奇案,特叫你出来质疑

良才:未知是何奇案

纪纲:是妻告亲夫

良才:奇哉,未知告他何来

纪纲:告他狼心狗幸,枭义绝情,杀妻灭口,火起三更。

良才:爹爹,孩儿并无……并无想到世上竟有这等狠心之人,真是猪狗禽兽呀,未知那妇人姓氏名谁?

纪纲:恰与儿媳同名。

良才:告的是谁?

纪纲:就是你这禽兽。

良才:爹爹,天下同名同姓者甚多,况文氏已经暴病身亡,想……想是有人将儿诬告。

纪纲:有人诬告,畜生,你看看这是何物。

良才:血渍迷糊,又无真人实证,望爹不要认真。

纪纲:那就让你看看真人实证。文淑贞上来。畜生,尚有何说。

良才:也罢,事到如今,不得不说,爹爹呀爹爹,贱人私通奸夫,双双逃脱,儿为护门风,谎称文氏病亡,如今贱人自投罗网,爹爹理应将她严刑究治,以儆后人。

淑贞:禽兽你呀。(唱)含血喷天,构陷反诬。我奸夫是谁,我聿情在那里,颜秋容是你亲逼死,圣母殿前二命一尸。我良言苦谏,竟推我下江几至死,磐竹难书你千万罪,求公公按规绳法定罪戾。

良才:颜秋容是谁?与我素昧平生,说我逼害,有何凭证?

若云:若云就是铁证,罗帕赋诗,题名题姓,这是谁笔迹,这是谁血泪,大人呀大人,你乃一府之尊,万民所仰,今日事出盖门,若不秉公执法,你心怎安,你心怎安!

纪纲:激得我怒发冲冠,这边是香罗帕泪痕点点,这边是白罗裙血渍斑斑。这冤情似海,这铁证如山,若不从公断……

若云:死者冤莫白

淑贞:生者怎安宁

良才:爹爹……

纪纲:住口,畜生你罪巷深大,律法无情难恕开,请看亲父判亲子,吩咐升堂告狼才。

纪纲:畜生你尚有何说?

良才:但求爹爹宽容恕罪。

纪纲:叫他招供画押。把畜生锁了。(唱)为正义妻告亲夫,伸国法,父判亲儿,公私、生死,公私生死朱笔无情全在一字,论罪……

淑贞、若云:论罪罪该斩!

纪纲:论情……

良才:论情情该恕!

淑贞:青天……

良才:爹爹……

纪纲:(唱)执法无私斩狼才(白)罪犯盖良才罪该问斩!


经典版《告亲夫》电影潮剧


《告亲夫》广东潮剧院一团 

主演:张怡凰 吴奕敏 林初发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