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郭襄 一场美丽的错误

楼主:姜楞文剪 时间:2021-07-31 09:30:19

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


我路过海时,海不说话,


小毛驴滴滴答答,倚天剑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才在峨嵋山上出了家,


其实我只是爱上了峨嵋山上的云和霞,


像极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


                                                                                     ——程林素


初春二月,黄河北岸的风陵渡口。
来自天南海北的客商行人、豪杰异士,受困于恶劣天气,都聚到了这家名叫“安渡老店”的客栈内。
由于客栈已是人满为患,因此大家只能围坐在大厅里将就一晚,烤火祛寒。左右无事,这些三山五岳的人物便纷纷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近年来江湖中甚嚣尘上的新鲜见闻。
户外风雪交加,室内围炉夜话,倒也暖意融融。
由于平素家教甚严,郭襄本来极少有机会涉猎江湖上发生的种种轶闻怪谈,但她自幼饱受父母影响,胸中常怀侠义之心,最是推崇孺慕英雄豪杰。初次外出闯荡江湖,便能听到这么精彩的下酒故事,襄儿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致,毕竟,她现在还只是个江湖小菜鸟。但听这些人说来说去,左右总离不开“神雕侠”的故事:
一位说他,为救忠臣四日四夜不曾合眼,搭救不成便将贪官的首级吊在钟楼高悬;一位说他,把奸相丁大全吓成青面;一位说他,花二千两银子买一个杀人犯;一位说他,杀了人父而把人母救出生天……种种离奇的故事,在这些奇人异士的口中,活灵活现。
郭襄听得痴了。
一个策马奔腾、任我纵横的热血江湖,依稀在她眼前呈现;
一位快意恩仇、惩恶扬善的侠士青年,仿佛邀她同行作伴。
16岁,如花的年龄正写满了反叛。本就蠢蠢欲动的少女心,给这群江湖人物添油加醋勾勒出的“神雕侠”形象,逗弄得躁动不安。火热的心中实盼能够见君一面,方才不枉此生,不留遗憾。


(那少女听得悠然神往,随手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轻轻说道:“你们许多人都见过神雕侠,我却没福见过。若能见他一面,能听他说几句话,我……我又可比甚么都欢喜。”那少妇大声道:“这人武功自然是好的,但跟爹爹相比,可又差得远啦。你小娃儿不知世事,让人家加油添酱的一说,便道这人如何如何了不起。其实这人你也见过的,他还抱过你呢。”那少女红晕双颊,啐道:“你做姊姊的,说话也这般颠三倒四,有谁信你的?”)
“其实这人你也见过的,他还抱过你呢”,姐姐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更是撩得郭襄好奇心起,欲罢不能。
须知好奇,是普天之下最毒的药,它不仅能够害死猫,更害得这位花季少女半世漂泊,一生孤苦。
她不会知道,正是这个美丽又错误的决定,导致属于她无忧无虑的生活即将落幕,而属于她悲剧人生的大门正在开启。
16岁的风陵渡口,成为襄儿此生最凄美的劫。
在大头鬼的帮助下,襄儿梦想成真,见到了这个在大家传说中如同天神般的英雄人物,并且有幸和他在一起度过了两天两夜的美好时光。
这两天两夜中,蒙着人皮面具的神雕侠带着郭襄一起,凭着侠骨仁心、惊艳绝世的武艺,为无数江湖大佬、前辈英雄排难解纷:助西山一窟鬼从狮虎群口下逃生;替史氏昆仲捕捉九尾灵狐疗伤;为一灯大师邀得瑛姑相见;帮瑛姑寻来周伯通重逢;完成慈恩大师的遗愿。
小小年纪且无甚江湖阅历的郭襄,但觉平生际遇之奇,再莫过于此次。而在整部《神雕侠侣》中,似这段轻松愉悦的美好时光,也极少出现。
然而,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就像襄儿感慨的那样: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万兽山庄的大宴才刚刚酒过三巡,曲尚未终楼尚未空,姐姐郭芙已经寻上门来,要带她回家了。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襄儿不得不走了。已对神雕侠产生眷恋之情的她,一滴清泪滴落酒杯之中。便在此时,杨过方始意识到,眼前这个面容雪白秀美、风姿娇俏可人的小姑娘,正是十六年前自己曾亲手抱在怀中的那个小小婴孩。为救她性命,自己曾与法王、李莫愁多番血战,又曾捕缚母豹,喂她奶吃,其后又携入古墓之中养育多时,情份着实不浅。回思往事,也不由痴了。
(杨过从怀里取出一只小盒,打开盒盖,拈了三枚小龙女平素所用的金针暗器,递给郭襄,说道:“我见此金针,如见你面。你如不能亲自会我,托人持针传命,我也必给你办到。”郭襄道:“多谢你啦!”接过金针,说道:“我先说第一个心愿。”当即以第一枚金针还给了杨过,道:“我要你取下面具,让我瞧瞧你的容貌。”……杨过道:“好!”左手一起,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郭襄眼前登时现出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


二人素有渊源,因此交浅言深,相逢便若平生。杨过更是爽快地赐予三枚金针,答应为郭襄做三件事情,纵然是天大的难题。然而,小郭襄顽童心起,当场以一枚金针换愿,欲识庐山真面目。
当面具揭开的那一瞬间,这位16岁的小姑娘,霎时便堕入了情障。正所谓: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第二枚金针,郭襄邀请杨过到自己的生日宴会上来,说几句话;第三枚金针,此刻未用,后来于绝情谷底求杨过不可自尽。
其实,拥有这三枚任卿驱策的金针,郭襄本应在与杨过的情感中立于不败之地,何以最终竟一败涂地至斯?
究其原因,这三枚金针她没能好好利用。倘若这三枚金针,一是求杨过今后每年都要在郭家住上一段日子;二是绝情谷底求杨过不可自尽;三是求杨过不要再行潜入绝情谷底的深潭,那么,杨龙之间的故事或许就到此为止了。而杨过浪迹天涯久了,二十年,三十年后,终究会悄悄地与这位情痴小妹子携手吧。
匆匆数十年之后,也有位少年英侠,答应一位妹子做三件事。不知道是不是吸取了前辈郭襄的教训,那位智商与情商双高的赵家妹子,很知趣地提出三个要求:一借号令天下的屠龙刀;二不可娶自己的情敌周姑娘;三让对方日日为自己画眉。然后,如愿以偿得到了自己的情郎。
对比这位后辈女娃,郭襄的确傻的可以。
有道是:情深不寿,强极则辱。深情自古以来就是用来被辜负的,只可惜,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小郭襄并不懂得。
须知在爱情的世界里,固然需要真情,但更需要手段和套路。
(三)烟花璀璨耀襄阳
十月廿四。英雄大会的日子,同时也是郭襄的生日。
天下群雄,或为抢夺丐帮帮主之位而来,或为商量如何驱逐鞑虏还我河山而来。在宋蒙两军即将大战的当儿,哪位英雄能有心情记得,这黄毛丫头的生日。
但,唯有她心心念念的神雕侠,一如继往地信守诺言,不但记得她的生日,还给她备了三份天大的祝寿礼。
在她眼中,有他一人陪伴,便胜却这世间的芸芸众生。
英雄大会上,当带有“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字样的烟花划破襄阳城夜空的宁静,并化作突袭蒙古鞑子捷报的讯息,她已在心中认定:这辈子,只有他才配做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真豪杰。
杨过为她度身打造了一场比维密秀还要引人注目的烟花秀,比她这辈子见过的所有烟花都要更加绚烂、璀璨十倍,美过襄阳城里落日余晖下的悠长琴韵,美过十六年来所有春夏秋冬的色彩变幻,美过菱花镜里自己略显青涩的娇嫩容颜——至少她自己这样认为。
莫说她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就算是个顶天立地的老爷们,碰到这样的表白套路,当场也得从了吧。
通常的偶像剧套路中,在欣赏完这样一场浪漫至极的烟花大秀后,男主角应该单膝跪地,掏出一枚钻戒,女主角则应该含羞伸出右手,俩人幸福相拥、喜极而泣,开心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然后剧终,柴米油盐、磕磕绊绊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襄儿大约也是这样想的吧。是啊,一位年仅16岁的少女,纵然再是英侠之后、大家闺秀,稚嫩的心灵如何能承受这看似是在天下群雄面前赤裸裸的表白,更何况,用的又是这么高超见效又快的撩妹套路?
(她怎料想得到这个自己中心藏之、何日忘之的“大哥哥”,与自己家里竟有这么深的渊源,更料不到他那只手臂竟是为她姊姊斩断,而他妻子小龙女所以离去,也是因中了姊姊误发的毒针所起。她只道杨过只是她邂逅相逢的一位少年侠士,只因他倜傥英俊、神采飞扬,这才使她芳心可可,难以自遣,却原来这中间恩恩怨怨,竟然牵缠及于三代。待得母亲说完,她已是如醉如痴,心中一片混乱。)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如果说,风陵渡口初闻神雕侠的诸般英雄事迹,只是让她心生仰慕、盼望一见;那么,万兽山庄得见神雕侠的真面目,足以让她芳心可可、情愫暗生;而英雄大会上,看到这场盛世难逢的烟花大秀,耳听母亲黄蓉说起当年“杨过以一柄玄铁剑压住了达尔巴、霍都二人”的悠悠往事,在脑海中遥想杨过的雄姿英风时,她那颗稚嫩的处子心里,对这位大哥哥的眷恋已经是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了;及至了解郭杨两家的三世恩怨,得悉杨过一生孤苦,内心对他的那份怜爱,已是深入肺腑、铭心刻骨、永不磨灭、至死方休了。
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
她哪里知道江湖险恶套路众多,她哪里知道杨过此时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因此,在绝情谷中,断肠崖畔,看到杨过跳崖殉情,她毫不犹豫,也跟着勇敢地跳了下去!
我一直在想,一个人究竟要多爱另外一个人,才能舍弃这三千繁华一世美好,心甘情愿为他赴死。
杨过对龙女的爱,交织了数年古墓共同生活的情份,至死不渝可以理解;然而,郭襄与杨过仅仅见过两次面,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过两天两夜而已,为何也能这么深挚真切,死生相依?
可以理解为,郭襄对杨过的爱,事实上要远超龙女对杨过的爱吗?
如果龙女此生再也见不到杨过,她会自杀吗?我觉得,当然不会,她只会继续修习那什么摒欲功,然后与世无争地终老。
当然,她也爱杨过,只是她的爱,更像是一位严师、一位慈母的爱,远不如郭襄所怀的那份男女之爱火热激情,足可灼烧一切。所以,龙女能做出另嫁他人的轻率举动。
(忽听得身后脚步之声轻响,有人走进殿来。两人站起身来,见是郭襄。杨过喜道:“小妹子,你和咱们一起玩罢!”郭襄道:“好!”小龙女携着她手,三人走出殿来……这时天色渐晚,一轮新月已挂在大树之巅。郭襄靠在小龙女身旁,她对上来的两个人全不关心,望着杨过的侧影,心中忽想:“若是我终身得能如此和大哥哥、龙姐姐相聚,此生再无他求。”但觉此时此情,心满意足,只盼时光便此停住,永不再流,但内心深处,却也知此事决不能够。小龙女在暮霭苍茫中瞧得清楚,但见郭襄长长的睫毛下泪光莹然,心想:“她神情有异,不知怀着甚么心事。我和过儿总得设法帮她办到,好教她欢喜。”)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那一瞬间,郭襄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大约是三人行吧。她所痴恋的这位大叔,不但有阅历,有地位有身份有名望,更兼痴情!哪个妹子能受得了呢?因此,她内心大约偷偷想过,纵然父母反对,但只要杨龙同意,便给他当小的,也无关紧要吧!
但杨过毕竟不是韦小宝,不会认为娶老婆如同韩信将兵——多多益善。性格孤傲的杨过,纵然少年时代多有风流韵事,但在历经了十六年的漫长等待之后,对待伴侣的信念已经是忠贞不二,“一生一世一人心”了。
这世间最遗憾的便是,纵然你愿意放弃一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然而,人家却未必愿意“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无疑,缔造郭襄悲剧的始作俑者是杨过。在爱情的世界里,杨过虽然表面上反对世俗礼法,但终究仍然是套着礼法道义的枷锁,抱残守缺,不懂选择,不知道真正爱她的,其实是郭襄,而不是龙女。
属于杨过生命中的那个女主角,在他14岁那年,已经在终南山活死人墓,向他张开了接纳的怀抱。而郭襄,只能在今后的大半生里,一个人默默品味着入骨的相思和冰冷的孤寂。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杨过这番话说的潇洒,一如他平素的为人,可是郭襄听到耳中,却如同是生死诀别天人永隔一般,因为她明了,此生这段相思,随着杨龙的归隐,终究要无处安放。何况,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在这样的时节分别,最易引起人的感伤。所以,她甚至连一句“祝愿大哥大嫂幸福美满早生贵子”之类的话都说不出口。
她未曾受到过爱情方面知识的教育,可是她的爱,偏偏比任何人都更深沉,更热烈,更难泯灭。
纳兰词说: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月亮自古以来便承载了人类的相思与悲欢离合,然而,郭襄的这份思恋,纵然能够上达苍天明月,又如何遥寄给常年隐居在活死人墓中的大哥哥呢?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大哥哥,这第一根银针是想看你的真面容。

大哥哥,这第二针银针是想在生日上见你。

大哥哥,这第三根银针是愿你放弃轻生之意,和相爱之人厮守生生世世。

大哥哥,看着你好,我很开心,可为什么总有点难过呢?






终于找了一个周末看完了《神雕》,对杨过小龙女的荡气回肠英雄儿女的爱情故事到并不是有很多触动,觉得比较经典而且深刻的人设罢了。但郭襄二字一直在脑中缠绕,看完已久却仍然在细细咀嚼这个角色。小时候看电视剧不懂郭襄为什么喜欢杨过,现在懂了。十五六岁的少女看看玛丽苏故事意淫一下还罢,若是被一个这样的人带着,大场面大冒险烈火烟花宝刀美酒地经历一次,猛地感受了全部憧憬过的的英雄梦想和温柔目光,这辈子也真是回不去了。都说一见杨过误终生,而打开了《倚天》,开篇数笔郭襄与张君宝的轻描淡写,竟也撩下了他的一生。堂堂武当三丰真人何尝不是一见郭襄误百年。

杨过是郭襄的终生不能忘,她也未料到自己是张三丰的百年空惆怅。

武功纵然能达到登天的地步,却也难忘有情人的一个目光。这世间教人生死相许的,便是那金庸老先生也未能参透的情字了吧。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