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星座占卜分析研究社

微信诗话2017

楼主:零下行者 时间:2021-07-31 10:28:45







卷一


1、为诗歌寻求标准的做法是外行的。诗歌肯定无须标准。但诗歌内部会自动形成一种基本灵话的标准。具体到单个诗人如何确认自己和别人的一首诗的好与不好,涉及到此诗人的综合素质,又必然与其世界观、趣味性、甚至历史感紧密相关。作为一个当代者,处在过去、今天、明日的中间,如何让自己成为记忆的一部分(这么说,有点永恒的意味了),要看他能否继往开来,至少也应进入这样一股潮流。这需要诗人自己的自觉。只有自觉的诗人才是有方向的。但这个方向不是每个诗人的。谁会有这么蠢的想法?伊沙说,诗要发明(这可能即是标准,如果一定要个标准)。这是对诗人诗写的又一次"秘密"的发现。就我个人来说,不管怎么写,写什么,只有十个字:准确,清晰,集中,多维,冷酷。舍此,我觉得就很难是又明白又好的人话了。以前,我常说“诗即人,人即诗",现在改个说法,“诗即人话,人话即诗"。这也是我坚定不移口语诗写的根由。我只有一个念头:说人话必写人诗,此外便不入流。


2.再说诗歌标准。从“相位"而言,我们不能不发现“位移"。这就是变化。古人也早说过“变则通"。我们要适应甚至把握这种“变"。白话运动就是这种“变"。现在口语诗也是这种“变"。当然要“变"好才行,要“变”得适意,更有活生生的人味(我坚信,人味才是永恒的)。当然你可以选择抱残守缺,做一个顽固的守旧派。白话运动时候难道是全民接受的吗?就到今天,我看还有很多人不白话的,一开口就犯酸。我个人以为,白话约等于口语。由此看来,不单是诗歌,一切文化艺术的规律和标准,人类史无不昭示无遗这个字:变。所以,过去的标准一定难以乃至无法适合今天的要求,削足适履,抱残守缺,不思变化,无视当下,我一律视之为僵尸。


3.一个不懂绘画、书法、诗歌的人在面对这三类艺术的时候,只要他识字,他极可能选择诗歌非议。因为诗歌是一些分行文字,看上去更容易操作,也似乎没有成本。但他的非议毫不可信。当然,也有一些略具,甚至颇有素养者以及个中者,一样表现得是个外行,对他们除了禅宗的棒打喝骂,也只有一笑或置之不理。说到禅宗,我个人了悟的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人,成为自己,而非像,太多人都停在像一个人,像自己上了。后来,我觉得其实并无什么禅的,只有我的心。心外无物。


4.诗歌乃至所有艺术,到今天都肯定有各自的内部规律和基本标准。就诗歌来说,诗写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搁在抽屉里存在优盘里,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我个人认为,艺术即对话。尤其是公开发表出来,更是为了获得来自他人的赞同。否认者必装逼,也必自废。既然这样,我想别人赞同自己,就既是一种需要把握适度的自恋,又是一种个人积极的自觉自信。我们观察这个世界,描述这个世界,表现得就是“我"这个主体的主观感受、情怀、思想,以期散发出活生生的人味,并引起他人关注。我厌恶一切缺乏人味的东西。


5.写一幅大写意,写一幅字,写一首诗,我都感到忐忑不安,我不知道会被我写成啥样,或者说,我无法预知未知的一切。但我又特别兴奋,我爱未知的一切。诗书画的作品一旦完成,便再不可自我复制,错误的地方都成了有趣味的地方。这是我对天真烂漫的理解。写字画画,我必经无数次训练而忘掉手上的笔,一任笔自动如行云流水如枯藤昏鸦如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如清风丽和雪卧千里,一任语言恰如其分如河流如大船如罗盘如自在,“一任"的意思就约等于忘掉已会的“武功"进入“盖世神功"之境。所谓可想不可得,又所谓志在必得,才所谓不厌其败。我认为“一任自动发生"的结果来自于我不可一日无诗书画的起因。


6.活语。突如其来的一个词语。我个人认为其意思即是最鲜活的语言,也即是口语。


7.谁没有活在“政治"中?日常生活即是政治。


8.写诗时切记要和说话一样去写,把话说溜了,诗写得手感上来了就顺了。


9.千万不要一写就想着千古绝唱。要写下当下的一切事物,为人而写。一切宏大的东西容易滑入假大空,唯有微小事物值得我们发现,从毫无诗意的地方去挖掘诗意。


10.现实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超现实、荒诞。超现实不在于词语凌乱、纠结、乱想,荒诞不在于古里古怪,在于我们目击到的时候给我们的震颤。





11.爱诗写诗,我们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所以诗不在远方,就是我们自己。


12.一首诗的立意,切入角度,描述方式,手感都非常重要。文学的真实性不等于真实的现实。


13.很多时候,我们老是拘泥于事实。伊沙说的"事实的诗意",我说的"本真诗意"实际上不等于真实的现实,是源于文学的真实性提出来的。


14.诗不要去下结论,更别议论讲道理。


15.诗写肯定有阶段性的。多维之中是有平面的。诗显然不在禅不是禅。但一定在意是意,所谓"诗"——"意"。写什么关乎怎么写。不过,你的锐气符合诗的需要。师生分岐各执一端合乎独立精神标准,但不论谁都务必有写作上的自觉:我这么干对吗?有否更好的方向方法方式?就像炼字词句一样,能否更准更新更顺(给左秦)?


16.关于诗的机智和转承可依靠想象,但想象之诗往往痕迹重,伊沙说"事实的诗意",我说"本真诗意",很大程度上都是说本乎于心的那份自然发现与对本质的呈现。


17.机智更偏重技巧。本乎于心更偏重自然无痕。流水随物赋形,风动树叶,实际都乃我心观照。吾心为镜,镜外无物,物由心生。格物致知终究低格心致知一筹。


18.还一个本真事实就是,这个本真事实并非实实在在的现实,但又绝对是——符合现实可能发生的真实感——文学的真实性很多人忘了,所以往往发生对号入座的笑话。或者往往“事实的诗意”写成了泥实的描述。对于废话诗,我曾提出的一个说法就是不要为废而废,否则就真废了。对于诗歌而言,没有废话。诗歌就是有话可说,说的就是人话,所以才是人诗。真的无话可说,还写诗来干什么?伊沙对此有过论述。我专注本真就是专注本乎心。我所以说伊沙可以等于真正的大师,在于他深谙“自然法则”,写出了自然的荒诞、超现实、灵魂状态、生命存在、人为什么是人。这在大部分诗人那里或具其一二,在中国,唯伊沙一人全部具有。


19.伊沙、杨瑾很早就曾说过,诗不是想出来,是遇出来的,活出来的,我深感这样的诗才会是真正有生命感的诗。生命何在?在于你自己的心跳血流气质口气语调声音的独一无二。


20.我说本真诗意的目的就在于诗写必须本乎于心,心外无物,一旦心镜着物,只要老实叙述下来即可,那就是现实为你准备好的诗。当然,叙述是需要有语言能力的,以及最佳角度的。由此,我是万物,万物是我。由此,主客体得以相互流转。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似乎成了某种宿命了。





21.词语间的碰撞可以出诗。但绝难写大。真正的大诗只有一个标准:诗人的生命在诗里。这就是沈浩波“向命要诗”的根由。至于技艺,对于任何一门艺术都是基础,必不可少,但艺术的最高境界在于通过技艺尽量完美地展现了艺术者的灵魂状态。诗人的生命就是其灵魂状态,也即诗。技艺不过是桥和路。


22.每个人,尤是诗人,骨子里都悲观,但要不屈于任何逼仄,要握紧自由的灵魂,做独立的自己。


23.人可以很穷,但骨子里那高贵的魂气穷不掉的。骨子里有的魂气会让我们自动养成大灵魂。


24.当你能用日常话去说出不平常语的时候,即明白了诗。


25.太多人把目光放远了,结果一写就假。为什么?因为不熟悉。回到自身,回到身边,才是真。


26.贴切才能准确,准确才有文学的真实性,否则虚假。


27.不着天不着地,非口语诗,我眼里便难入流。


28.准确,清晰,集中,多维,冷酷,这十字中前八字是一切形象艺术的铁律,后两字是我的铁律。十字便是庞华读诗的铁律。


29.诗和木匠一样,要手感,唯日日写,唯熟而已,不画线,所写所锯都能平平整整。


30.诗歌就是结结实实的生活提炼。






31.心外无物才能心有万物。在此基础格物便与格心连接起来,也才能真正致知了。法由心生,心随法司,也由此无法无不法。同时又确立了人的自我认知力,以及对所处世界的客观观察力,以期最终进行主客体(或心物)交互流转。岂止诗歌,与人相关的一切都应该这样。


32.由于人的自私本质,人是自恋自爱的,人释放出来的爱,都是自爱的延伸。这是人性的本质。一个人说"我爱什么"其实等于说"我爱自己"。万事万物和他人都是我的镜子。我们实际上一直只看见那个镜中人的自己。我反复说主客体交互流转,意在在人的本质上保持自私自恋自爱的适度,也是我提零下的理由。人要对自己冷酷点,以便获得自控力。反映到诗写,完全一致。


33.读诗找共鸣,我越来越怀疑这个可能性和必要性。作者所写和读者所读完全会发生南辕北撤的现象。所以,我认为最好的现象是作者写其所写,读者读其所读,读者尤其不能揣测作者的意图,而应读作品提供的那一切。


34.万事万物和他人还有自己的心,都是镜子。我认为诗从其中来。因此,什么样的心写什么样的诗,也表现了是什么样的人所写的。所以,问题来了。我们都可以自问一下自己的心是什么样的心。


35.好诗不思想,不夸情,是流血。


36.我对天地心存大爱,天地是否一样与我便无关。


37.自我认识是一切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心才能生出法,才能镜照万物,而又能遵循心生的法度。而这法度又会变动,不是死的。禅说明心见性,即此指。心明了,也才知道尘世一切,来自来,去自去,纵有万千牵挂也难强求。我认为,这对诗歌与人情练达是一个理。因此,无所谓放下不放下,顺应心性便可。

 

38.活着就是冰火两重天。当冰则冰,当火则火。是以,无须奈何!又何可奈?顺应心法,当为则为。这不正是诗歌想我做的吗?


39.风来了吹风,雨来了打伞。


40.深情者乃真人也。为情所苦乃诗人必然事。再零下冷酷的诗歌,其中都必藏着诗人的深情。无情不诗。但情的表达是个

需要讲究方式方法的问题。





庞华,南昌人。著有《一个梦的归宿》《呼吸》。曾入选《2004年中国最佳诗歌》《2012年好诗三百首》《新诗典》及其它多种选集。主编过《无限制诗歌》《赶路诗歌》民刊。2009年开始零下无诗意写作。作品散见国内各种刊物。


庞华诗集《呼吸》有少量余书,40元(含邮费,只亏不赚)

有意者私微 




欢迎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